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Monday, June 8, 2020

蔡金強:美國放水遊戲何時了?

文章日期:2020年6月8日

【明報專訊】不得不說美股專治各種不馴服(美股、日債、中房——世界三大最硬核資產),3月中的美股世紀崩盤,大家有想過能deep-V成這樣反彈嗎?納指已再創新高,道瓊斯也差不多了。太瘋狂了,老實說,小金人覺得會反彈,可這麼猛真沒想到,看來我是太悲觀了,真是「Don't fight the Fed」,放水之下再無節操和基本面,股神巴菲特也中招。

後市怎樣?老實說,我也不知道。雖然我還是相信未來半年會再有一隻腳下去,可這個反彈會不會繼續我也說不準,現在已經別扯什麼基本面了,現在無論美國還是香港,最火的股票估值基本都已經超越年頭了(因為疫情下,除個別外大部分股份EPS下跌10%挺基本),而且後面還有幾乎可以肯定的經濟滯脹或者通縮(兩者都好大鑊),疫情還有一定機會在冬季再襲來,世界各地的貧富懸殊也造成世界極度動盪,可so what?

無敵放水下,資產照漲,尤其股市債市。這種架勢連股神都搞不清楚,現在分析股市的核心已經變成宏觀,尤其是美國的放水遊戲,放水下,錢不流進實體,因為經濟前景太差;相反錢流進資本市場和企業,而企業又把錢拿來回購股票,增加分紅,或者併購,所以還是資本市場。所以美股節節高,尤其是大龍頭。所以在美國極度無恥的大放水遊戲下,美國不容易真正終極崩盤,哪怕冬季疫情再襲來,因為Fed還是可以再放個幾萬億美金(3月這輪它準備注入接近3萬億美金!)

世界亂局源自美國放水

那放水這個法寶,是不是可以永遠不停注,永保平安,那短期取決於通脹,中期取決於美債的總規模,會不會連利息都還不了?長期取決於美國經濟和企業盈利增速。今天就聊聊這短中長期。老實說,世界有今天的亂局,基本拜美國的放水遊戲所賜,萬惡來自量寬不是嘴毒。2008年以後的美國量寬,直到現在,導致世界經濟極度虛胖,實體經濟弱,各類資產狂飈,尤其是硬核資產,對社會最大的傷害就是極度懸殊的貧富差距,世界各國人民完完全全的「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甚至國與國之間也是。

有些白癡會說那除了美國外,其他國家不也是一樣放水,所以罪不在美國。太白癡和無恥了。首先,全世界只有美國有鑄幣權,也就是典型的「我的美元,你的問題」,美國是全世界最大債權國(欠其他國家),它大量印錢,對自己是減少債務壓力,對外輸出通脹和資產價格飈升;第二,其他主要經濟體面對美國印錢遊戲,嚴格上來說沒有選擇,只能一起印,造成實體虛弱。過去十幾年,香港作為世界經濟最自由經濟體,受到美國量寬(中國也有)影響最大,資產(尤其是樓市)狂飈,貧富懸殊舉世罕見,所以才有今天的社會亂局,然後再把責任推給中國,一石二鳥多爽,還有很多傻子被人賣了還在幫着數錢。

美藉鑄幣權「剝削」其他國家

恨歸恨,可它美國確實就是有這種剝削全世界的權力和能力,1944年的布雷頓會議美國就取得了美元最為世界基準貨幣的地位,世界各種交易70%以上用美元,各國外匯儲備用美元,美國人有權印美元,背後只需國家信用,用它印出來的錢換其他國家寶貴的資源,這就是世界獨一無二的鑄幣權(剝削權),你奈何不了它!世界上誰敢動美元霸權地位,必被打死。現在美國在格林斯潘、伯南克、耶倫後已經信用全無,現在鮑威爾更是毫無底線,大家也知道美元的剝削遊戲,可誰又敢挑破皇帝的新衣。題外話,很多朋友擔心美國不准香港自由兌換美元,乖乖,神經病,誰怕誰,香港現在是世界第三大美元結算中心,佔8%,你想逼香港放棄美元結算嗎?限制中國用美元,中國佔世界貿易額12%,大家用美元是給你剝削權力,你想自己廢掉嗎?

美債規模距離35萬億「死線」不遠
說回美元放水遊戲什麼時候終結:

(一)短期看通脹。放水最怕的就是通脹起來,如果通脹起來,放水就不得不暫停,要不很容易形成惡性通脹。美國過去十幾年放水,可是通脹一直沒來,而形成高增長、高就業、低通脹的黃金組合就是拜:(1)放出來的錢流進資本市場,而非消費者手裏,所以只是資產價格飈升,人們的消費需求沒有飈升;(2)過去20年中國印度這些新興國家大量殭屍低效企業,產能過剩,極度便宜的產品,冲銷了價格壓力,這些國家像黑洞般吸進了通脹壓力。最近美國的CPI也只有1%多,可別忘了,今年GDP增長是負數。而年底,通脹將開始大幅攀升,新興國家在逆全球化下已經無法再吞進通脹壓力,美國制造,那是鬼話,美國制度下是無法「同時輸出美元和產品」的。如果明年中美關系進一步惡化,或者疫情持續,產品價格將飈升,通脹將真正襲來。以前的放水更多的是貨幣政策,可現在為怕老百姓造反,更多的將依賴財政政策,比如直接派錢,比如龐大的基建投入,這將更刺激通脹。

(二)中期看負債規模。美國政府可以完全不管赤字,不管債務/GDP比例,發債發得這麼開心,靠的是信用,利息得付吧?今年4月1號的時候,美國的債務是24.97萬億美元,再加上3月底剛通過的2萬億美元刺激計劃,4月推出的2.3萬億美元計劃,疫情控制遙遙無期,經濟增長慘不忍睹,所以發債肯定還會繼續下去,美國今年的債務一定會突破30萬億美元。年底債務/GDP的比例就達到130%左右。到底美國可以承受多大的債務規模,小金人覺得大約是35萬億美元,也就是美債的上限就是35萬億美元。35萬億美元,每年的利息是五六千億美元,按照10年期計算的話,每年應還本金是3.5萬億,若再算上林林總總的各州債務,每年需要還差不多6萬億美元的本息,美國政府的一年的收入也就是6萬多億美元。超過這規模的話,美國政府就連付利息和每年到期的錢都得借債,那不就成了龐氏騙局?

在這個臨界點之前,美債理論上是可以被兌現的,因為美債此前的信用很好,尚未出現過違約(當然也是因為大規模債務尚未到期)。以前買美債大戶就是中國、日本、印度這些,如果明年這些國家貿易盈餘大幅下跌,還有個屁錢買美債?所以說,美國原則上是無法「同時輸出美元和商品」的。按照現在這個速度,明年美國如果想提振疫情下的經濟,再用放水刺激經濟,那美債的規模距離死線35萬億美元就很近了。也就是最後一發子彈。

美國無法同時輸出美元和商品

(三)長期看企業盈利增速。美國2008年以後放的10萬億美金級別大水,基本都流進資本市場(中國是流進樓市),現在標普指數2020年預測市盈率已經到了27倍的接近歷史高位。以前龍頭企業靠回購和增加派息維持估值吸引力。事實上過去5年,標普企業盈利總規模幾乎沒增長。3月這次的救市,開始限制大企業的回購和派息,那大企業的絕招就失靈了。所謂的EPS增長得回到實體經濟層面,可幾乎肯定的是在後疫情時代,加逆全球化,加中美激鬥,大企業的盈利增速幾無疑問會下降,甚至盈利倒退,那也就是美股的估值甚至年底就有可能已是歷史新高,股市的崩盤也就近了。最少這個超級蓄水池也會封閉,那美國的放水遊戲也就到了盡頭。

總結來說,美國的放水遊戲是開弓沒有回頭箭。在通脹起來以前,美聯儲是可以極盡無恥的繼續放水,直到美債規模上限(35萬億美金左右)。現在happy,哪管你以後洪水滔天。在如今的信用貨幣時代。美元不斷發幣,價值降低,信用變爛;各國為了穩住外匯、匯率和貿易,必須繼續印鈔,貨幣信用將變得更爛。這樣一襯托,美元就變成最靠得住的貨幣了。信用貨幣時代,完全是一個比爛的時代。

奧陸資本總裁兼投資總監
[蔡金強 奧陸之聲]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