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Friday, April 3, 2020

譚新強:全球疫情處理政治化 缺隨機抗體測試的科學根據

文章日期:2020年4月3日

【明報專訊】上星期開始討論今次大流行成為B.C./A.C.的重要歷史分水嶺,不止對公共健康政策,對旅遊、社交習慣、工作和教育模式,以至環保和氣候變化政策、全球經濟平衡、地緣政治角力和意識形態競爭,都有極大影響。

今周本想輕鬆一點,先討論開始有人預期的一個A.C.現象——Coronababies,一年後全球可能出現的「新冠嬰兒潮」。想法很簡單,全世界數以十億人因疫情隔離政策而被困家中,夫婦和情侶多了「空閒」時間,理論上就自然會多進行「baby making」活動,那麼明年出生率就必然飈升。對出生率過低的中國、歐洲多國,甚至美國,都是好消息!但有人指出,社交距離政策,對非同居情侶生活,形成極大交往障礙。Zoom容許我們WFH(work from home),但對「baby making」沒幫助。

我研究過香港2003至04年SARS前後的出生率,驟看有點興奮,2003年活產嬰兒46,965名,2004年升至49,796名,逆轉之前的下跌趨勢。但再仔細分析,發現原因並非出生率上升,而是幾乎完全來自當年流行的內地來港生孩子的風氣。幾年後,政策禁止雙非來港生孩子,出生嬰兒數目又再回復下跌趨勢。

「新冠嬰兒」潮未現 離婚率先升

「新冠嬰兒」潮仍只是個美夢,反而另一不良社會趨勢,離婚率已有上升迹象。很多婚姻關係本來已不美滿,疫情中,各種健康、家庭、經濟壓力都加大,很多人都變成抑鬱或暴躁,夫妻被迫整天一齊在家中,反而大增摩擦機會,家暴情况也在增加。

疫情中,美國人除搶購廁紙、糧食和口罩外(美國終開始承認口罩有用,但為時已晚),最具特色當然是搶購槍械,某些類型子彈銷量更跳升5至10倍!今年COVID在美國已奪取超過4000條人命,但直至兩天前,被槍殺人數仍然領先!據報,在費城COVID病人已需與槍傷病人爭奪急非常緊張和有限的ICU牀位和資源。

COVID是個疫症,本應沒有政治取向,但因近年「感染」全球的各種危險極端民粹、國家,以至本土和種族主義的崛起,不幸COVID亦被徹底政治化,東西方不同國家,甚至美國內的不同地區,都或採取不協調的截然不同政策,亦因此而導致更多人無謂犧牲!

簡單來說,某些西方極端份子如巴西的Bolsonaro,白俄羅斯的Lukashenko和更重要英國的Johnson(約翰遜)及美國的特朗普,他們的本能價值觀是經濟和股市比人命更重要,不明白控制不了疫情,兩者皆失。另一特徵是不懂亦不相信科學,特朗普就曾多次公開指控COVID只是民主黨故意製造的一個騙局!相反,較「緊」的東方文化地區如韓國、新加坡和中國,則明顯把人民性命,放在遠比短期經濟更高的位置,亦較相信科學,暫時控疫成效遠勝美英等國。

歐推Corona bond乃取巧財政統一方案

歐洲的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國等,雖較看重國民生命,但不幸經濟上太過倚賴旅遊業,無法避免輸入病毒。另一大問題是歐盟只有貨幣統一,但財政和公共健康等政策,仍然各自為政。即使意大利面對如此嚴峻情况,歐盟仍提供甚少醫療援助。

意大利和西班牙的醫療系統已崩潰,所以CFR飈升至10%的恐怖水平!唯一希望是ECB應將短期內將推出一個龐大Corona bond 計劃,以聯合信用發債重建疫後歐洲經濟。某程度上,這是一個取巧的財政統一方案。

這場疫症,是一個對制度和領導能力的嚴峻測試。最可悲亦最可笑的是美國,暴露領袖的徹底無能,政策恐怖地搖擺不定,執行不力,已成為一場鬧劇,但死亡人數正以幾何級數上升,亦是一套超級悲劇。

客觀評核,特朗普的表現是巨大失敗。美國貴為全球最強大國家,擁有最先進醫療技術,但在特朗普領導下,竟然如此失敗。現在美國感染人數已超過20萬,全球第一,感染率是中國十倍,死亡人數亦已超越中國。預測「最佳情境」,竟是數百萬美國人將被感染,死亡人數更將高達10萬至24萬,可能跟其他國家總死亡人數相若!

但在特朗普自己口中,他的表現仍永遠是歷史上最好的。直至上周仍不停輕視疫情,言猶在耳,但現在就厚顏說早知疫情嚴重!從前美國總統杜魯門有句名言「The buck stops here」,意思是總統承擔最後責任。特朗普就剛剛相反,上周無恥地,難以置信地在回答記者有關疫情責任提問時,公開宣布「I do not take any responsibility」,上台超過3年,仍推卸責任,繼續賴上任奧巴馬準備不足!

特朗普政治凌駕一切 致防疫失誤

但特朗普的認可率,不跌反升至上任以來最高的49%!部分原因是美國人在「戰爭狀態」時團結愛國,亦當然反映美國人的愚昧。原來每天兩小時疫情記招,即使特朗普從不表示任何哀傷,從不安慰病人和死者家人,但仍是最佳的免費廣告!但即使每天在記招上吹水兩小時,仍然解決不了每天死亡人數急速上升的事實。
美國政策到底出錯在哪?最重要有三點:

(1)1月時,中國疫情已爆發,但美國缺乏警覺性,加上種族歧視,奇怪地以為疫情只會影響中國,莫非以為白種人免疫?當時所有西方傳媒都擺出指責,甚至幸災樂禍態度。周三記招上,白宮疫症小組統籌人Dr. Birx,直認她開始時以為COVID跟SARS差不多,只會限於中國小範圍爆發,不會變成大流行,但其實美國CDC在1月已警告過此可能性。

(2) 特朗普已將政治凌駕於所有事情之上,即使人命關天的疫情,他也一早定性為騙局。Fox電視台,仍不斷指控民主黨故意誇大疫情,促使經濟停頓,股市大跌,企圖阻止特朗普連任。仍有不少紅色州分,如佛州,仍拒絕頒布關閉指令,部分甚至仍鼓勵市民外出消費!不少特朗普支持者故意開COVID派對,參加上千人教會聚會,甚至否認病毒的存在!本來紅色州分如密西西比和路易斯安那已較落後和貧窮,人民健康都較差,且特朗普上台後盡力拆除Obamacare(至今仍拒絕擴大醫療保險),所以平均壽命較藍州短4年多,恐怕疫情必令情况再惡化。

(3) 我之前已隱若說過,但不好意思太注重,現在講得清楚一點,就是在這次疫症中,全球醫護界固然作出偉大貢獻和犧牲,但從科學角度來說,則有嚴重不足之處。

我出身是個工程師,總算有點科學和數學常識,早在2月14日本欄中,已大聲呼籲大規模隨機測試的重要性(尤其抗體測試)。一箭多鵰,能知較準確的感染率,不再瞎子摸象,矇矓不清疫情發展階段,到底仍在感染曲線的左邊?已近峰頂?還是已到了下坡中的右邊?隨機測試亦可告訴我們較真實的IFR,是否真的如理論中,遠低於恐怖地高的CFR?這些疑問,對採取甚麼公共健康政策,停止多少經濟活動的決定,至為重要。

但可惜一直未見反應。在英美最具影響力的傳染病學家Neil Ferguson(自己也中了招),初時亦只空泛地說中國真實病例,可能是確診的10倍,海外則為4倍,亦即是說當時的中國CFR約3%,暗示IFR只約0.3%,當時海外CFR只約0.3%,即是IFR微不足道,只0.075%。當時他猜測COVID的R0只約2,應較易控制疫情,可惜他從未呼籲過進行隨機抗體測試。

特朗普看到這些輕估疫情的猜測,當然高興,所以就採取懶理態度,以為疫情很快過去,即使很多人被感染,死亡人數亦很低,所以不斷錯誤以比喻為流感。Johnson更瘋狂,索性爆陰毒,故意搞秘密疫症派對,自己中招無所謂,但痛恨他連累香港!但到了二三月,發現不對路,確診個案以幾何級數上升,到了今天推近100萬,R0明顯比預期高,CFR更沒有像理論中逐漸回落,全球CFR接近5%!3月1日時美國死亡人數只1人,短短一個月後,已超5000人。

3月16日,Ferguson公布了極具影響力的Imperial Report(帝國學院報告),分析處理疫情的兩大方法,suppression(壓制,把R壓至1以下)和 mitigation(緩解,容許R在1以上)。心底中,明顯Ferguson仍支持逐漸提升群體免疫的緩解方案,但計算中發現峰頂宗數,將是英美兩國ICU容量8倍,所以絕不可行!只有盡量且長期5個月以上的壓制,才會有效把峰頂減至ICU容量以內。

英美政策急轉彎 為時已晚

這個報告發表後,英美兩國的政策才開始急轉彎,執行較全面關閉經濟措施,但為時已晚。即使COVID的本身毒性真比SARS較輕,但R0較高,結果是病危數量仍將遠超ICU容量,最後CFR仍急升至跟SARS差不多。

但到了3月24日,牛津的Sunetra Gupta又出了一個結論極不同的純理論報告,驚人地估計英國已感染人數比例已超過50%,群體免疫在望!傳媒更一知半解地說Ferguson也被迫把預期英國死亡人數,由近60萬減至2萬以下,美國則由220萬減到10萬至24萬。

可能因此特朗普上周又馬上轉向,焦急宣布復活節前美國全面復工,宣稱「the cure cannot be worse than the disease(解救方法不可比病更差)」!

但我一看牛津預測已感不妥,後來Ferguson也指出明顯謬誤,現今英國確診不到3萬宗,跟50%感染率相差過1000倍,死亡人數2000多,CFR約6%。那麼牛津報告即暗示COVID-19的IFR只有0.005%不到,比流感還低95%,荒謬!後來特朗普看到Ferguson和其他模型的最佳場景,仍將有十多萬人死亡,就再次轉軚,延長封閉至4月底(做他支持者很頭暈)。

Gupta終於呼籲進行隨機抗體測試,從而得知最重要的真正情况,但一個多星期又過去了,仍未見消息。我又計算過,如果感染率高達50%,那麼抽樣規模很小,只約1000已足夠達到95%置信水平,±3%誤差範圍。有何難度,為何至今仍未做?當CNN記者問到關鍵問題,如特朗普政府早在1月採取行動,能否減低預期死亡人數時(當然一定會),Fauci和Birx,瞎說缺乏隨機抗體測試數據(仍推搪並非首要任務),不清楚1月時美國感染率,難下定論,如當時宗數很少,就無須馬上採取行動。如是者,又為何責怪行動已快很多的中國,在12月疫症剛開始宗數很少時,反應過慢?

美元或貶值20% 中美GDP將拉近

如要成功對抗全球大流行,必須各國合作,協調政策。大部分人積極壓制,但小部分舉行疫症派對,最後大家仍失敗。特朗普說現在全球經濟都停頓,其實不對,中國正開始內部復工。跟大摩美國總策略師談過,他認為救經濟方案將有效,但財赤將高達GDP的20%,因此美元或將貶值20%,亦即中美GDP將更拉近。美國必盡力阻止中國彎道超車,昨天已有傳聞將再收緊技術出口。除此之外,暴力意識形態戰已再升溫,因為中國已向國際伸出抗疫援手,逐漸贏得部分人士認可,美國怎可容忍此趨勢!

(中環資產持有Zoom的財務權益)
中環資產投資行政總裁
[譚新強 中環新譚]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