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Friday, March 6, 2020

譚新強:美國正舉辦恐怖COVID-19疫症派對

文章日期:2020年3月6日

【明報專訊】數十年前,未發明水痘(chicken pox)和麻疹(measles)等疫苗前,美英等地的父母曾流行舉行「pox party」(疫症派對),目的是盡早讓小孩感染這些疫症,認為既然遲早會染上,不如愈早愈好,愈安全。這做法有點極端,但也有些少邏輯,因為如到了成年才被感染,危險性的確高很多。但後來發明了疫苗,醫生當然建議打免疫針,不應再開疫症派對,因為如感染了水痘,可導致可致命的腦膜炎!不幸仍有一些不相信疫苗的邪教信奉者,仍會拒絕免疫針,亦因此讓有些本可完全消滅的疾病如小兒麻痺,得以死灰復燃。

COVID-19是個新的傳染病,距離成功研發有效疫苗仍最少一年,即使明年有,估計有效率也不會100%,即使已發明多年的流感疫苗,有效率也只約66%,且每年需要按病毒變異而調校。加上藥物成本和物流難題,明年能接受到免疫針的人數必極少,應不到全球人口的1%至2%。藥物研發好一點,希望Remdesivir和其他藥物試驗成功,能在數月內癀泛使用。

如何處理COVID-19疫情,已成為目前全球每個國家面對的最迫切問題,關乎到公共健康、經濟,甚至乎政治。

過去數周,已討論不少有關死亡率問題,解釋確診(CFR)和感染死亡率(IFR)的區別。現在讓我再討論一下傳染度。近日相信大家都見過R0(Basic Reproduction Number)這名詞,大概定義為疫症的基本傳染度,一個已被感染的病人,在毫無隔離措施情况下,平均將傳染給多少個人。如R0>1,理論上這個病將繼續擴散,直至一個自然峰頂,然後逐漸回落(圖中第1點)。

除R0外,還有另一個概念,R(Effective Reproduction Number),這就是在各種醫療、公共衛生、隔離、旅遊限制和其他緊急措施干預下的實際傳染度,理論上R

面對全新疫症,極多未解疑惑,只感覺R0頗高,CFR也在攀升,懷疑IFR頗低,但沒甚證據。如墮進十里霧,但每個國家仍必須決定各種緊急政策,盡力把感染曲線壓扁,即減低R。

西方政府傳媒不斷攻擊抹黑中國

但因每個國家的疫症情况、公共衛生、醫療水準、政府能力、政治和經濟狀况,以至氣候、地理和文化都有很大差異,所以實質政策也有很大分別。最理想當然是全球國家一齊執行高度協調政策,公開分享醫學數據和經驗,共同研發疫苗和藥物,並分享成本。但事實是美國為首的西方政府和傳媒,不斷攻擊和抹黑中國,把COVID-19形容為一個或比SARS更嚴重的疫症,施壓迫使中國採取全世界前所未有的緊急措施,幾乎全面犧牲短期經濟。但亦出現很難收科的回力鏢效應,引發出連美國人都包括在內的全球疫情恐慌。

先分析一下企圖壓扁感染曲線的原因、效果和代價。找方法企圖控制疫情,是一個正常的本能反應,在某些事件如SARS,亦證明有效。但這只是一個幸運例子,更多疫症如MERS、伊波拉,至今仍未杜絕,有些如HIV,甚至已成為pandemic(大流行病),有些如流感,更可同時成為pandemic和endemic(風土病),醫學定義上有些衝突,但事實確如此。不幸COVID-19似乎正走往這方向。

壓扁曲線的另一原因是盡量減低疫情高峰期時,大量重症數量對醫療系統的巨大壓力。如隔離和旅遊限制等措施奏效,亦為其他暫未受波及的地區爭取寶貴時間來作準備,包括搶建隔離病院,增購防護衣物和ECMO心肺機等。

另外亦希望拖到夏天來臨,疫情自動減退,但沒有絕對把握。理論上如有較好準備,將可減低CFR。當然若要把曲線壓得愈扁,社會亦必需付出愈高的經濟代價。

但這策略也有副作用。以中國武漢、韓國大邱和日本鑽石公主號郵輪為例,他們採取了孤立加隔離政策,雖有效拖慢疫情擴散,但就對這些被孤立地區非常不公平,結果導致超高感染率,公主號高近20%,相信武漢感染率也有3%至10%,大邱也或已接近3%。再者,因為不斷交叉感染,每人吸收的viral load(病毒量)也可能大增,導致病情更嚴重。武漢情况更慘烈,因集中大量重症(約佔確診20%),緊急醫療設施嚴重不足(雖已搶建火神山和雷神山醫院),不幸導致很多人失救。武漢人民和醫護確為國家以至全球作出巨大犧牲,值得我們致敬!

反過來,如某些國家決定不採取積極政策,又是否一定大錯特錯?首先不少傳染病專家,包括Imperial College的Neil Ferguson、哈佛的Marc Lipsitch、美國NIH的Anthony Fauci和世衛的Ira Longini等,都認為隔離和旅遊限制,對減低最終全球總感染人數效果不大。從附圖看,即是說它們的"area under the curve"(曲線下面積),分別未必很大,較扁的曲線,只不過把疫情的時間拖長。這些權威學者的另一預期是今年內COVID-19或將感染全球40%至70%人口,如屬實,恐怕無論多努力都是徒勞無功,最後重症人數仍必將壓毀所有醫療系統。當然希望這最差情况不會出現。

其實不太積極壓扁感染曲線,也可能有些好處。首先當然是付出的經濟代價較低。如果此病的最終CFR,真的會從現在較高的3.4%,降至近估計IFR的約0.3%至1%,那麼實在不值得每個國家過度緊張,不顧一切地全面犧牲經濟。當然如CFR長期高企在3.4%或更高,則另作別論。

除此,如不用全力去壓制疫情,當然會加速蔓延,但病毒會否亦將因此而加速變異,不肯定,但不少傳染病醫生相信,經多代傳染的病毒變異,一般會走向減低毒性。另外,如病毒加速蔓延,會否多了人接觸到較低病毒量,因而身體產生antibody(抗體),提升免疫力?上述專家估計,即使出現大流行病(可能已經是),一半以上被感染的人將毫無徵狀。

總結來說,積極政策的好處是死亡率可能較低,但必須付出沉重經濟代價。政治上可能亦較易向人民交代。較輕鬆抗疫政策,付出經濟代價較低,但死亡率理應較高(但也不一定)。政治上這做法賭博性很高,可以成功,但也可一敗塗地。

中國現反擔心再從外國輸入病毒

中美兩國的對策就是絕佳的對比。中國的對策非常明顯,以舉國之力抗疫,基本處理方針與對付SARS大致相同,目的是全面消滅COVID-19,似乎暫時仍未願意討論此症將成為風土病可能性,和如何與此病毒並存的最佳方法。付出的經濟代價已非常高,更棘手的問題將是如何逐漸消除人民對此病的恐懼。內地雖已逐漸復工,但如何與海外回復正常交通往來,將是更大難題。現在問題已不止是外國不願跟中國重啟航班,中國亦擔心再從意大利、韓國、日本,甚至法、德和美國輸入病毒!長遠一點,當然更多的跨國企業,需要加快分散現時過度集中在中國的供應鏈,沿用了40多年的低庫存,高效率"just in time"供應模式,亦必須改變,但對企業盈利必有影響。

相反,特朗普繼續沿用"ignorance is bliss"(愚昧是幸福)的掩耳盜鈴手段。口中不停說已採取了歷史上最積極政策,但事實上近乎什麼都沒做過。神奇地,連最基本的病毒測試都做得極少,更遑論其他犧牲經濟政策。直到數天前,美國只有3個州有測試儀器,在疾控中心(CDC)的網站上,3天前顯示的測試人數僅472!後來因太多人指罵,CDC索性刪除了這數據!前天更離譜,CDC宣布將不再每日宣布確診個案數目,只會一周更新兩次,做法連伊朗都不如,令全國人民震驚!近日連美國也出現口罩和廁紙搶購潮,不少企業及個人更取消旅行計劃。

因此,特朗普的公信力,甚至連任機會都受到重大影響。上周一美股大跌後,他已呼籲投資者入市撈底,但時機甚差,投資者不理他,繼續恐慌拋售,一周內完成有史以來最急速調整。

疫情助拜登初選反先 道指再急升

周一本來股市已開始反彈,但特朗普不斷攻擊聯儲局政策落後於歐、日,結果成功迫使軟弱的鮑威爾緊急減息50點子,美10年債息更歷史性首次跌穿1厘!但美股仍缺乏信心,結果周二再次大跌。到了周三,民主黨的「超級星期二」初選結果顯示拜登重新發力,代表人數目反超前桑德斯,因此道指再度急升過千點。超過四成投票者表示COVID-19疫情是投票決定的一個主要元素,意思即是對特朗普處理疫情的能力缺乏信心。欺負他國,侮辱政敵時,亂吹亂擂,為支持者出出氣,無所謂,但面對生死攸關的疫情,不少美國人寧願相信較有危機處理經驗、較願意聽取專家意見的拜登。民主黨人對他的信心,亦高於過度理想化、滿腦充滿極左經濟理論,但實際行政經驗不足的桑德斯。

美國確診個案已升至144宗,11人死亡。美股有可能再跌,因為本來已不廉宜,去年盈利已沒增長,如今年再沒有,或甚至下跌,那麼即使利率下降,但P/E能否繼續無止境膨脹,是個疑問。但反對特朗普的人絕不可過度興奮,最要小心的是不要墮入美國疫情必將出現如意大利和韓國般的大爆發,美國經濟也因此必然崩潰的空想陷阱。原因有三:

一、特朗普自己不斷說,也迫Fauci和其他專家說疫情已受控,疫苗和藥物將馬上成功研發出來。Fauci身不由己,被迫尷尬地贊同進展已很快,但就提醒疫苗仍需時一年以上研製。除此,他們也企圖說服國人此病的死亡率只有類似流感的0.2%至0.3%,即使美國人數學較差,大部分人不懂計算出COVID-19現時在美國的CFR已冠絕全球,恐怖地高達7.6%,比武漢還要高!但言猶在耳,不少人應還記得之前美國不停指控中國隱瞞一個或比SARS更致命的恐怖疫症,怎可能到了美國即變成毫無殺傷力的「普通流感」?

雖然副總統彭斯不斷說已把15,000套測試儀器送到全國各地,但暫仍未看到如韓國般的大規模測試。彭斯亦不肯擔保測試將是免費,早前見有報道指測試價高達4000美元,遠超過一般美國人的負擔能力,所以測試人數可能仍很少。

特朗普「疫症派對」豪賭

最要小心的是「美國疫情才剛開始爆發」的假設,極可能是錯的。很多人已懷疑今季3200萬個流感個案,可能其實不少是COVID-19,亦有基因跡象顯示此病毒源頭或非中國,甚至可能來自美國。所以不應假設美國疫情仍處於感染曲線的最左手邊起步階段,個案必大幅增加。有可能美國情况跟中國和韓國差不多,或者已近高峰期,甚至已到了疫情降溫的曲線右手邊。如屬實,即使現時增加測試,亦可能不會發現大量新增個案。另外,美國現在測試的是核酸,而非中國已改的更佳抗體測試,可測出人體曾否受過感染。美國的做法完全無法查證過去有否混淆流感跟COVID-19的疫情,所以亦不知道疫情已到什麼階段。是巧合還是精心設計?

特朗普是個運氣非常好的人,今次再以「疫症派對」豪賭一次。最後輸贏,拭目以待。

中環資產投資行政總裁
[譚新強 中環新譚]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