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Friday, June 21, 2019

巫光伦:倾家荡产创《又见马六甲》 “接受失败是最大成功”

2019年6月21日

(新山20 日讯)为了实现印象系列海外首演《又见马六甲》的梦想,一名企业家不惜倾家荡产,投入大量心血,挺过种种艰苦的挑战并接受失败,从一连串的挫折中撷取了成功密码。

永大集团(YONGTAI,7066,主板产业股)总执行长拿督威拉巫光伦,分享他创办《又见马六甲》及创业上的筚路蓝缕。

听他这番话,就像吸收了一名企业家的成功之道。

他昨日担任南方大学学院“企业家大讲堂”第25讲主讲人时说,他出生于小康之家,父亲是小学教师,母亲则是典型家庭主妇,没有任何丰厚家底背景,不过,从小他就热爱投身中华文化艺术,加入华文协会,参加诗歌朗诵及相声活动等。

他33岁开始创业,并于2013年在友人“激将法”下,他许诺要在马六甲打造一个引以为荣的项目,这是他踏上深度文化旅游发展的创业起点。


陈洺臣(右二)颁发纪念品给巫光伦,陪同者有郑玉美(左)及张瑞发(右)。

时间观念很重要

巫光伦提醒创业者,掌握时机和时间观念都很重要,所以,当员工问他何时是截止日期时,他的答案永远是“昨天已截止”。

他说,人必须要有梦想,面对现实的残酷及慢慢磨灭意志力的时候,更要坚持梦想,不要轻言放弃或丧失信念,勇敢迎接挑战。

或许很多人看过如何在30岁前挣到人生的第一桶金等激励书刊,但他认为,之前合作过的老板曾给予的两个劝告很有道理,即其一,企业家心必须够大、做生意没有包赚的,甚至要做好破产危机的心理准备,过程中合作才能共赢。

其二,要清楚路要怎样走。

商场上尔虞我诈,不能单靠运气就上山打老虎,不是每个人都是武松,年轻创业者必须走出属于自己的路,以免陷入自满陷阱,与其冲动,倒不如把冲动化为冲劲。

巫光伦(左起)分享创办《又见马六甲》剧场背后的辛酸,勉励年轻创业者学懂接受失败与挫折。右为主持人陈再藩。

游客倾向深度文化之旅

巫光伦指出,《又见马六甲》展现马六甲的历史文化,透过当代视觉艺术的运用,赋予传统艺术延续生命的意义,不能再站在高点上处于被动方式,如此一来人文知识与精神将被遗忘。

随着时代进步,他认为,游客不再是走马看花,倾向于深度文化旅游,体验和感受当地独有的文化习俗,《又见马六甲》的演出融合先进的灯光技术、3D的视觉效果、创意的编舞和原创音乐,并100%雇用本地演员呈献,加上全球首创360度旋转观众席,为的是让观众感受舞台与艺术的震撼。

他说,印象城以“文化主题公园”为发展主轴,深度结合文化与旅游,打造出独具样貌的文化旅游产业项目,带动国家经济发展。

他提到,尽管6年来,印象城拥有国际性表演水准,惟在中央政府及州政府方面,未协助宣传。

这与中国政府鼎力支持文化旅游的概念大不相同。

《南洋商报》为“企业家大讲堂”的合作媒体, 出席者包括南方大学学院董事长拿督陈洺臣、理事长张瑞发博士、校长郑玉美及筹委会主席陈再藩。


为欢庆一周年,每购买两张《又见马六甲》普通席入门票仅售77令吉,讲座外设立的临时柜台吸引不少人潮现场排队购票。

埋水管工程困难重重

巫光伦回忆开始策划海上音乐喷泉项目时,就领悟到“人不敌大自然”的道理。

他说,因为掌握不了海水退潮与涨潮情况,项目中基本的埋水管工程就困难重重,不知水管应埋多深。这问题让他投入建设的资金泡了汤,他必须强忍失败,学习面对和接受挫折,重新检讨。

后来,他到中国观看印象系列,获得启发,回国后亲自写信寄到观印象艺术发展有限公司(简称“观印象”)给导演张艺谋,没想到两个月后他竟收到回复,对方邀请他前往北京,讲解马六甲的历史。

他也安排三天两夜的行程,让张艺谋团队到马六甲考察,并讲解这座古老的城市与中国有着极深厚的渊源历史。

“当时,张艺谋说了一句:马六甲,做!”

他获知对方推掉全球150个城市包括新加坡、温哥华及巴黎等邀约,马六甲成为首个印象系列海外作品,他心知已经不能用经营房地产的思维套用在这个项目上,反而倾向于拍摄电影般从选址、筹募资金、表演制作到聘请演员等,每项细节都必须处理好。


不少来自马新的企业家及在籍学生,前来向巫光伦取经。

张艺谋导演费4151万

首先,巫光伦必须要支付张艺谋导演费1000万美元(约4151万令吉),巫光伦不惜倾家荡产,变卖酒店、办公楼和房子筹钱,当时人人都说他是傻子。

他坦言,付款后,他获知中国的印象系列都是由地方政府开办的文化旅游项目。以阳朔的《印象·刘三姐》实景演出为例,阳朔县有15万人口靠演出及旅游周边所带动的酒店业、餐饮等维持生计,地方政府则透过税收增加收入。

“庞大的导演费已付了,我必须硬着头皮,继续坚持下去。”

4次挑选剧场地段

巫光伦经历了4次挑选剧场地段的困境。

第一次,他带地主到中国欣赏印象系列作品后,地主临时坐地起价,喊出双倍价钱导致土地交易告吹;第二个的地段在马六甲内陆,导演却指定要靠海营造实地取景的震撼感;第三个地段则落在填海土地,也获得导演的首肯,10%的订金已支付,可是州政府因地主没有兴建桥和道路为由,迟迟不肯批准文件,等了近一年毫无下文,终止交易。辗转下,他最后找到如今的地段,距离马六甲鸡场街5 公里。

第二个阶段就是寻找资金,巫光伦曾找过不少城中富豪,邀他们注资,他们几乎都开口问了需要投资多少钱以及投资回报这两道问题,当时,巫光伦根本无法给予一个明确的答案,加上是全马首个印象系列海外剧场,结果没人愿意掏钱注资。

而这时候的巫光伦,需要超过1 亿令吉的贷款,银行要求资产抵押,同时需要专人进行评估,基本上没有银行愿意受理,后来中国银行肯借出1.2亿令吉。他还记得2014年3月9日,由于中国银行在我国只是分行,需要等待中国总部审核借贷数额,他因此必须前往中国去面试,但当时却遇上了马航MH370事故的发生,中国国内民众的情绪低落,他再次错过了贷款的机会。

直至他接触到永大集团的前业者,才以上市公司的姿态开拓这项计划,发行新股,让投资者认购股票筹募资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