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Thursday, June 13, 2019

贸易战引“缺美元危机”?/何启斌博士

2019年6月13日

6月8日,虽然《南华早报》报道中美正在寻求继续贸易会谈的机会,基于美国不断传出“否定一个中国”的声明,就算中国要谈也必然拖延。

因此我们有必要预测:贸易战的延续会有什么后果?对于全球金融是否会产生“缺美元危机”?

其实这个题目和我在中国一间经济研究所演讲的那样:贸易战对全球金融的冲击!

以下是我的分析:贸易战之前,美国联储局已经开始了多次的利息提升。特朗普的许多政策也是要逼使美国跨国公司把资金回调美国。

整个形势是“美资回流”,已经导致一些国家的汇率下降,资金外流。现在贸易战更加快了这个形势。

2014年8月联储局只是宣布将要退市,6个国家的汇率即刻下滑近危机深渊。

更多美资回流美国

现在特朗普(美国)正在实施对各国的关税或所谓的贸易战,我们可预测更多的美资回流美国。最为严重的应当是中国的“美元形势”。中国过去的20年来,累积了高额储备金(2014年近4万亿美元),以美元美债最多。现在贸易战开始了,中国累积美元的方式刚刚“相反式”出现或所谓的“美元倒流”如下:

1)中国从2005年“汇改”时,储备金只有区区的1.4万亿美元。到了2014年居然升到3.9万亿美元。其中最大的美元来源是“卖人民币买美元”。

PIIE国际经济研究院的FRED Bergstein的计算是几乎每一天高达60-100亿人民币或10-20亿美元!累积起这个才是中国外汇储备金最大的来源之一。

自2016年储备金巨幅外流,来自中国抛卖美元支持人民币汇率,几乎导致“缺美元危机”。现在的形势仍旧不变:资金外流。

2)中国接收高额真实发展指标(GPI)国际组合资金来收购中国的地产,债券,股票等金融资产。这笔高额的美元资产,已经从2016年开始不断外逃。上证5200掉到2800就是因为资金外逃。

自贸易战开始,这笔资金多数外逃。其数量很难推测或计算。肯定的是:贸易战的延续必然阻止更多新的资金流入。

3)自加入世贸组织以来中国不断吸收大幅度的直接投资工厂生产的跨国公司。现在特朗普的贸易战开打,关税巨幅升高,这些跨国公司带了资金已经外逃,许多转移到越南等地。对于中国的储备金,必然削弱减少。这些数目应超过几千亿美元。

4)中国的企业和官联企业不断从香港和开曼群岛发美元债券,借了超过3万亿美元(单单房地产公司就借了1.5万亿美元)。一个海航HNA就借上1000亿美元,这个就是美元收入。这些企业必须把美元换上人民币才可以投资。这就是高额储备金的来源。现在刚刚相反,这些企业都必须偿还。2019年中国需要偿还1.2万亿美元的外债。

5)高额贸易盈余。对于美国,中国现在的盈余一年近4000亿美元。过去中国累积的储备金主要来自这个盈余。

现在开始了贸易战,中国必然面对急速下降的贸易盈余。尤其是来自美国的4000亿美元盈余。如果中国“不怕”有其“势力实力”来应对贸易盈余急降,看看后果吧!

贸易战最大的后果是:中国和许多有贸易盈余及累积美元的国家可能很快就陷入“缺美元现象”。

是否会出现“美元流动性危机”,就的看看这些国家是否拥有高额外债。中国今年就有1.2万亿美元外债到期。

只要贸易盈余快速下降,中国肯定很难周转。尽管中国有高达200万亿的人民币,却只有区区的3万亿美元储备金和3.2-3.5万亿美元的外债。

人民币在国际贸易和交易上只占区区的1.2%,属于“不受欢迎”的货币。因此就算贸易战在6个月解决(不可能),中国可能已经陷入“缺美元危机”。其效应如何?这是见仁见智的命题。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90613/贸易战引缺美元危机何启斌博士/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