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Friday, May 31, 2019

譚新強:Dr. Huawei or: How I Learned to Stop Worrying and Love the Chip

文章日期:2019年5月31日

【明報專訊】這兩天在北京參加大摩的年度中國峰會。一如所料,愁雲密佈,所有人最關注的問題只有一個,就是中美關係的惡化情况。非常納悶,微觀繼續被宏觀綁架,宏觀又被地緣政治綁架掉。

按照大摩全球經濟師Chetan Ahya的分析,單看中美貿易關稅的問題,如不能在三四個月內解決,不止中國和美國,全球經濟都有可能在兩三個季度後走進衰退!全球經濟衰退的定義並非真的負增長,而是增長速度低於2.5%。這個極恐怖的預測,已經把中國將增加財政和貨幣政策的預期計算在內。中國今年本已積極減稅,規模高達2%的GDP,如今遇到更困難的情况,必將再加大財政刺激,但將較傾向基建投資,而並非再減稅。原則上,我當然不贊同又再大量投資基建,導致債務繼續增長,但政府擔心即使再減稅,在現在經濟前景不明下,未必有效刺激消費和私人企業投資。所以唯一方法只有由政府帶頭來做。

華為遭禁運 影響不止5G

但以上這個已極度悲觀的場景,仍非最差的局面。我認為「華為 ban」的問題,比關稅帶來的壓力更大亦更緊急。因為如不能在短期內解決華為禁運的問題,就不止是5G的問題,連4G手機,甚至普通PC都將受影響。最差情况,連Wi-Fi、藍牙和SD卡都不能用,夠絕未?

到底哪些企業已全面停止跟華為的所有業務,哪些只停止部分業務,哪些仍夠膽繼續跟華為正常做生意,我不清楚,相信所有人都不知道,情况一片混亂。不止投資者不知道,華為的供應商、合作方,以至客人都不知道。哪一個供應商能準確判斷他的產品或服務中,美國零件和IP的含量,到底是高或低於25%?我相信即使去問美國商務部長Ross,他是位八十多歲的老人家,開會時都經常打瞌睡,他也不一定不懂如何回答這個問題。更拜託大家千萬不可去問更不懂的特朗普,我擔心弄巧反拙,他的答案將是如25%太難判斷,那麼他就「幫」大家一把,把臨界線降至跟針對伊朗技術禁運一樣的10%! 不要以為不可能,反正這些莫須有的指控和苛刻懲罰,都是美國單方面任性決定的。

台積電倘屈服 中芯代工水平仍不足

儘管華為自稱有足夠FPGA、RF晶片,和其他重要零件的庫存,但我仍然相信,如禁運問題在短期內解決不了,仍將有巨大影響。有朋友指出,5G的CPU晶片,用的是只推出不久的最新台積電7nm技術,不可能囤積了太多的存貨。現在華為面對的情况已極度困難,但重中之重的仍是幫他做代工的台積電。如再過數周,連最有義氣的台積電都撑不住,不幸屈服於美國淫威之下,到時華為的情况就更堪虞了。

長遠一點,華為當然必將更加努力自力更生,開發不以ARM為基本的CPU,不倚賴Android的自家OS,但中芯的代工水平仍跟台積電差很遠。况且中芯的生產設備也必大量來自美國,所以連中芯也未必能夠逃避這個華為禁運。明顯中芯也很擔憂被美國制裁,所以就率先主動申請股票從美國退市(阿里也在考慮回歸香港)。

即使華為真的成功改用自家的CPU和OS,但如何保證華為手機將能繼續無縫使用全球為Android和ARM architecture設計的數百萬個Apps,是個極難甚至無法解決的問題。據聞,在歐洲和台灣等地區,P30手機的二手價格,已狂跌了50%甚至90%!原因正是擔憂如不能再更新Android,跟大量Apps的未來compatibility(相容性)問題。如真的跌了九成,我認為有極大撈底價值,估計拆骨出賣零件,都有套利空間!提醒大家,DRAM仍在跌價,如此拆機套利也要手快啊!但即使不套利,用一折買部可能將變絕版的P30,也有收藏價值。

現代民用IT技術具軍事戰略重要性

華為作為中國極少數全球科技龍頭企業,能否繼續正常發展,已對中國經濟和科技前途有頗大影響。 但可惜問題不止於此,好像美國已開始準備第二和第三批的entity list黑名單,將可能包括海康、大華、大疆、商湯和曠視等等,都是代表中國未來重要科技領域的龍頭企業。有人開玩笑,騰訊(0700)、阿里、百度等互聯網大佬,榜上無名,可能反而覺得被「侮辱」了!更值得留意的一點是過百間正在申請在科創板上市的公司,似乎沒有一家被美國商務部提到過,是否意味科創板,到現時為止,仍未能吸引到中國的真正一流獨角獸呢?

為何科技突然變成美中衝突的最新焦點?這次峰會有一位美國國防專家,艾肯伯里(Karl Eikenberry)將軍,曾當阿富汗美軍總指揮和大使,現為史丹福大學研究學者。他指出很重要的一點,現代民用IT技術,具有重大軍事戰略重要性。40年前,70%的軍事戰略技術都在Boeing(波音)、Grumman(格魯曼)和Lockheed(洛歇馬丁)等軍工企業,但現在,70%以上的軍事戰略技術,反而來自主要面對消費者的矽谷企業。他相信中國軍方的看法也差不多。

科技戰不同貿戰 美國勢嚴鎖後門

就是這個原因,技術如5G、AI和drones等,本來主要用途為民用,但現在都帶上軍事色彩。中國在這些範疇的相對領先地位,當然令到美國更感不安。Eikenberry將軍形容美國,從9/11事件後至2015年,所有軍事注意力都放在打擊全球恐怖主義,浪費數十萬億美元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美國猶如夢遊一樣,戰略上完全忽略了中國崛起。到了2015年才如夢初醒,發現中國在hypersonic(超音速)飛彈、drones(無人駕駛機)、AI和cyber戰略各方面,都已追貼或甚至超越美國。他說,過去美國自命在高科技最善長「進攻」,絲毫不怕任何人的競爭和挑戰。但現在發現中國是一個極厲害,具超强創新能力的對手,所以必須也打「防守戰」,需要鎖起後門。意思即是我們現在見到的情况,利用控制半導體和其他中國仍落後的底層技術的出口,來打擊中國的競爭力。這亦即是話,即使中美最後能達成某些貿易協議,千萬不可天真,以為科技戰也可同時解決。

這位將軍更指出現代戰爭的困難。陸戰和海戰,人類都有數千年經驗,空戰約一百年,所以已有不少國際條約,稍為控制各國行為,包括禁止化武,限制核武,不可攻擊醫院,蓄意謀殺平民等基本規則。但太空戰爭只有30年歷史,網路戰更短只約20年,無人drones(無人駕駛機)參與戰鬥更只約10年,所以幾乎完全沒有任何rules of engagement(迎戰規矩),令到這類爭鬥更無法預料,或許比常規戰更危險。

核武地位或逐漸被晶片取代

電影大導史丹利寇比力克(Stanley Kubrick)的1964年經典黑色幽默戰爭作品,Dr. Strangelove or: How I Learned to Stop Worrying and Love the Bomb(《密碼114》),講述一個瘋了的美國將軍,發動叛變,用假命令發動對蘇聯的核武攻擊。美蘇領袖雖有直接通話,但互相犯忌,仍無法解除危機。喜劇大師Peter Sellers(彼得斯拉)一人分演多個角色,包括Dr. Strangelove,一位明顯影射基辛格的極度鷹派德裔國防顧問。如沒看過的朋友,現中美對峙,情况當然跟美蘇冷戰很不同,雙方的經貿,投資和人民交流仍密切,但可能已開始decouple(分離)。核武的地位亦可能逐漸被晶片取替,所以我建議開拍續集:

Dr. Huawei or: How I Learned to Stop Worrying and Love the Chip

(中環資產持有台積電、中芯、騰訊及阿里巴巴的財務權益)

中環資產投資行政總裁

[譚新強 中環新譚]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