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Monday, May 27, 2019

潘迪藍:特朗普的精密計算

文章日期:2019年5月27日

【明報專訊】追蹤中美貿易戰背後的種種對抗,幾乎成為我的全職工作。雖然過去幾星期的事態發展好像有很多變數,令人很混亂,但我已漸漸分析出一些明確的模式,得出了三個主要結論。

首先,現在看來,中美雙方不太可能在短期內達成貿易協議,至少也要今年底,才有轉機。

其次,特朗普政府顯然正在試圖調低其他貿易衝突的音量,以便能夠集中精神對付中國。不過,到了今年底,美國仍然有可能向從歐洲進口的汽車和汽車零部件開徵關稅,或者施加配額。

第三,中美科技戰正在加劇(華為現在是美國的主要目標),不論貿易談判的最終結果如何,將來還會繼續加劇。

最快也要年底才有轉機

中美貿易談判當中發生的主要變化是政治動態。直至三星期前,特朗普和習近平基於不同的原因,似乎都有強烈的動機希望達成協議,但現在卻好像完全相反。特朗普顯然認為,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對他的政治地位會更加有利;這勝過達成一個受到其政府內強硬派和民主黨國會議員攻擊的協議。

直至目前,美國的經濟都相當強勁,股市更跑贏不少其他地區,這令特朗普感到,他維持強硬立場的代價很低。另一方面,習近平亦不可能簽署一份好像完全屈服於美國一連串要求、對於中國完全沒有任何半點好處的協議。而且,習近平亦可能認為,內地的經濟仍算強勁,足以承受沒有達成貿易協議的衝擊。

由於雙方都已將自己置於騎虎難下的情形,因此在6月28日至29日於日本舉行的G20會議之前,能夠達成協議的機會很低。

除非是特朗普改變主意,決定要在談判中達成貿易協議,命令他的談判代表修改協議文本,在取消關稅問題上作出讓步,滿足中國的要求。雖然特朗普為人善變,理論上這是有可能的,但實際上機會很微。

股市經濟堅挺 助長特朗普氣焰

假如特朗普和習近平在G20的會面之後仍然無法達成協議,那麼事態發展將會有兩種可能性。第一,是雙方恢復談判,並試圖在貿易摩擦對經濟和股市的傷害變得明顯之前,達成協議。第二,則是兩人認為,雙方的立場差距無可彌合。美國現時已開徵的關稅變成長期實施,還有可能向餘下3000多億美元的進口中國貨品也開徵25%的關稅。

到底是出現那一個情形,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美國經濟和股市的表現。只要美國經濟堅挺,特朗普支持者覺得中美貿易戰的經濟成本似乎是可以控制的,特朗普就會覺得,其強硬戰略沒有多少迴旋餘地。這個邏輯對於日本和歐洲出口到美國的汽車的關稅風險,也同樣適用。美國對於中美貿易戰之所以這麼樂觀,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特朗普顯然正在縮小美國和其他國家的衝突,以確保有足夠的條件來繼續對中國施加壓力。例如,美國商務部根據美國貿易法第232條款進行調查,認為從歐盟和日本進口的汽車影響到美國國家安全,建議實施的懲罰關稅,就推遲了6個月。美國向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鋁材和鋼鐵徵收的關稅亦被取消,為正式簽署將會取代《北美自由貿易協議》的《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議》鋪平了道路。

對默克爾敵意不少於中國

特朗普又明確表示,儘管將一艘航空母艦派到霍爾木茲海峽,但他無意加劇美國和伊朗的衝突。(雖然在上周日發表的一則推文中,他表達了較為好戰的語氣。)但就汽車關稅來說,在比較長的時間內,風險仍然存在。人們分析特朗普時,往往都犯了一個錯誤,就是低估了他對於保護主義的承諾,以及他的信念認為,保護主義本身就是貿易戰的目標,而不止是一種談判工具。特朗普早在30年前發展了這些想法,之後從未動搖過。

2016年,他就已經聲言要退出《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議》(TPP),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議》,以及對進口的中國貨品開徵關稅。結果,這三項任務他都完成了。此外,特朗普對於貿易問題的基本態度是由日本開始,長期以來都包括德國,而且他對德國抱有的敵意似乎並不少於對中國(他曾自稱與習近平關係很好,但他卻從未向默克爾示好)。他在汽車問題上的宣言表明,他想發動一場鬥爭,目的是要透過關稅或配額,來減少外國汽車和零部件的進口。

基於他強烈觀點,以及他在保護主義方面所做的事情的紀錄,只要經濟和市場條件讓美國顯然處於強勢地位,那麼從外國進口的汽車就有可能遭受制裁。他在汽車問題上的宣言表明他想要一場戰鬥,目的是通過關稅或配額減少汽車和零部件的進口。基於他觀點的強烈程度,以及在保護主義方面言出必行的紀錄,只要經濟和股市令美國看來處於強勢地位,進口汽車就可能遭受制裁。

美視華為是安全風險需摧毁

最終,特朗普應該會通過投資限制、出口管制以及限制科技學生和工人的簽證數目,來加強阻止中國從美國獲得技術。這個議題是由美國國家安全機構的強硬派推動的,而不是由特朗普推動,但特朗普並沒有採取任何措施來約束這些強硬派。這場戰爭正在多個前線進行,但目前最大的前線是華為,大約一星期之前被美國列入出口管制名單。我個人很懷疑,這個舉動是否能夠增加美國在貿易談判中的籌碼。美國透過關稅,已經有很多籌碼,威脅要摧毁中國這家標誌性企業,只會令中國不太願意在貿易問題上談判。

或者其原因是,長期以來,很多美國政府官員都認為,華為是一個安全風險,因為據稱該公司與解放軍和內地的情報單位有緊密聯繫。而以華為現時在5G網絡中的領導地位,他們更加覺得,這種風險高到無法接受。因此,他們希望削弱華為,或者至少阻止它的5G網絡設備在美國的盟國或友好國家之中安裝。當中美貿易談判看來接近成功時,美國對華為的行動就會被暫時緩和一下,以避免破壞達成協議。但由於貿易協議現時仍遙遙無期,所以便積極的向華為開刀。

如果美國切斷對華為的所有半導體和零件供應,華為很可能無法生存。但考慮到華為對於美國的硬件公司來說,也是一個重要的收入來源,這樣做的成本可能會太高,亦可能會阻礙5G網絡推出。但美國肯定會盡力令華為受到更嚴格的限制,並強烈抵制任何人將它口中的核心國家安全問題與貿易談判聯繫起來。

GaveKal Dragonomics資深經濟師

[潘迪藍 國際視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