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Wednesday, April 10, 2019

快速回顾:马哈迪与王室的第一次大战

Source: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71614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2019年4月9日晚上11点09分



上周,首相马哈迪满腹牢骚地宣布撤签《罗马规约》,批评有人意图藉这个课题挑弄种族宗教情绪,同时把王室卷入,以对抗希盟政府。

当时,他若有所指地抱怨,政府在签署不到一个月就U转,是因为某人想要“自由地打人”。

“内阁议决,我们会撤回签署罗马规约。这不是因为它有害我们,而是某人想要自由地打人而引起混淆。

“如果他这样做,我会派遣警方逮捕他。我不管他是谁。”

虽然马哈迪没有指名道姓,但外界猜测,他剑指的正是之前公开在罗马规约课题上唱反调的柔佛王室。

致力削弱统治者权力

当然,上述的猜测还有其他基础。马哈迪首次任相时,早就与时任柔佛苏丹依斯干达(Sultan Mahmud Iskandar),即现任柔佛苏丹依布拉欣的父亲交恶结怨。

苏丹依斯干达于1984至1989年期间出任第8任国家元首,当时也是马哈迪的掌权时期。

英国《独立报》于1993年1月31日刊登的一篇文章,形容马哈迪为一名“非常现代化的首相”。文章点出,自从马哈迪于1981年接过胡先翁的棒子后,其执政主轴之一就是削弱统治者的权力。

他第一次对抗王室是在他任相的两年后。

“1983年,他试图撤除元首阻截法案的权力。去年(1992年)则施压统治者签署一份守则,禁止他们从政和经商。有3名统治者抗拒禁令,苏丹马末(依斯干达)就是其中一人。”

1992年“哥美兹事件”


《独立报》的文章指出,柔州苏丹1992年的打人事件,让马哈迪找到了正式“开战”的理由。

该报纸戏剧性地描述说,“钩球队教练道格拉斯哥美兹(Douglas Gomez)受柔佛苏丹依斯干达传召到王宫时,他或许已预料到将会发生什么事。该60岁的统治者拥有1艘里尔喷射机、8座王宫和200名私人军队,并以脾气暴躁有名。”

“哥美兹先生去觐见苏丹时,他的思绪里肯定是回到去年由柔佛对霹雳的大马全国钩球赛决赛。柔佛队是由苏丹的儿子——东姑阿都马吉(Tunku Abdul Majid )领军。霹雳队赢了……”

“记者在外等待该名钩球队教练,而他在1小时后出来。虽然哥美兹先生在颤抖和鼻青脸肿,但他拒绝发言:马来西亚统治者除了享有免控权,针对苏丹的任何批评可当作是煽动。”



事缘,东姑阿都马吉被指掌掴和脚踢霹雳钩球队的守门员,直到他不省人事。该名柔佛州王子虽被提控,但获判无罪释放,而他同意支付该名守门员1000令吉的赔偿。

马来西亚钩球协会对东姑阿都马吉下达6个月的禁赛令,而此举激怒了柔佛王室,并指示柔佛队退赛。由于哥美兹是投诉者,他因此受传召入宫。

尽管原本选择对觐见苏丹依斯干达时的遭遇保持沉默,但哥美兹最终却采取史无前例的做法——报警。

《独立报》报道写说,哥美兹告诉警方“王宫职员告诫他要尊重统治者后,把他带去见苏丹。在那里,一群身穿牛仔裤的男子连同苏丹殴打他。”

借媒体政府机构打击

马哈迪利用哥美兹的事件为筹码,对统治者实施行为守则,同时也撤除统治者的免控权和宽赦自己及家属的权力。

“苏丹否决该建议,但国会仍投票通过修宪。由于法案需等元首签署,一场危机蓄势待发。”

“与此同时,政府向统治者全面宣战。公务员受指示,觐见元首前须先寻求首相批准,州政府也获指令,拒绝对统治者有利的生意。”

“过去1个月,政府控制的《新海峡时报》保留了第二版,专门批评苏丹挥霍无度的行为:如吉兰丹苏丹伊斯迈柏特拉(Sultan Ismail Petra)如何免税入口30辆豪华车,超出所允许的7辆,以及他如何以试驾1辆兰博基尼鬼怪(Lamborghini Diablo)为借口,摆脱关税局的官员。

“王室耗费的2亿令吉详情被巨细靡遗地抖出来,包括保留给他们的专用病房,以及为元首使用餐具和床单所花费的930万令吉。报纸表示,有关款项可以用来建造2所医院、46间乡区诊疗所和46间小学。”

“宗教老师受鼓励,评论所谓伊斯兰守护者的‘非穆斯林’行为。”

修宪案最终在1993年3月落实,从此苏丹一旦违法即可带上特殊法庭提控。

柔王储抗议当年恶待

2016年3月23日,柔佛州王储东姑依斯迈(Tunku Ismail Sultan Ibrahim)忆述,其家人在当年宪政危机期间所经历的“黑暗时代”。



东姑依斯迈在上述事情发生时只有8岁。他在面子书撰文提醒,政府切勿重复类似“由贪婪所驱使的事件”。

“我不会忘记1992年的宪政危机。我如今仍深深记得,联邦政府官员当时如何对待我的家人。”

“我记得(政府)试图解散柔佛御林军,不允许柔佛行政议员到机场接送我的祖父,而公共工程局也受命,勿到柔佛王宫修理任何东西。”

“我的母亲从新加坡进入柔佛时,马来西亚关卡甚至挡下她,要求她下车,因为官员要检查车上的所有东西。我仍然记得一切的事情,我也记得是谁该为这些事情负责。”

哥美兹儿子隔空反击


隔天,哥美兹的儿子布莱恩则在面子书上隔空回应,说他也深深记得1992年的事——所有马来西亚人奋起捍卫他的父亲。

“我还记得,在两方(政府与王室)的斗争中,是人民挺身而出,照亮未来的路。”

他也写道,自己仍然记得当天父亲从王宫回来时,脸上的黑眼圈。

“我还记得他的事,王宫里发生了什么,造成黑眼圈的祸首是谁。”

马哈迪在跟王室的最新角力中受挫,无奈撤签《罗马规约》。但《罗马规约》是马哈迪向来在意和留意的事情,毕竟他在过去退隐之际,曾通过首要领导基金一次又一次地强烈反对战争罪行。

如此一来,积怨已久的两方预料不会就此罢休息兵,马哈迪会否发动反击,我们就拭目以待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