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Monday, December 24, 2018

【独家】持逾93亿挤下云顶 国油石化膺现金王

2018年12月24日
独家报道:谢静雯



今年即将步入尾声,在饱受各种“黑天鹅”冲击经济的这一年里,我国越来越多上市公司开始转向保守的“现金为王”策略,保留更多资本作为未来景气好转时的扩张“银弹”。

根据《南洋商报》统计,截至今年11月底,共有121家非金融的净现金公司,手持高达428.66亿令吉,在过去一年内增加了172.49亿令吉,或高达67.3%。

其中,近期市场曝光在媒体镁光灯前的云顶(GENTING,3182,主板消费股),被挤下“现金王”的位置,拱手让给国油石化(PCHEM ,5183,主板工业股),高达93.64亿令吉。

当然,也有一些公司依旧通过举债来发展生意,今年“债务王”依旧是债务高达271.65亿令吉的杨忠礼机构(YTL,4677,主板建筑股)。

更值得关注的是,榜中大部分官企都在高负债的排行内,恐怕对未来的财务展望蒙上一些不确定性。



从负债70亿转拥46亿现金 亚航卖飞机赚到

债务高或低,现金多或少,往往是投资者做决定的指标之一。

企业保留现金,可能是为了未来拓展计划,方便并购、派息奖励股东等。

但若是保留太多现金,却没有良好规划使用,则是浪费了公司的潜在回酬机会。

当然,在华人的传统观念中,“欠债”太多并非好事,可能会影响未来的财务能力,也必须承担较高且长期的融资成本;但同样的,若有良好规划还债时程和妥善利用举债资金拓展公司,也绝非坏事。

根据《南洋商报》统计的“现金王”和“负债王”榜单,在截至11月30日的过去一年,有几家公司的波动特别大。

最令人关注的就是亚航集团(AIRASIA,5099,主板消费股),从原本净负债70.86亿令吉,在短短一年内转而坐拥46.34亿令吉的净现金!

还有正启动减持官企计划的国库控股,旗下的9家上市公司,合计债务高达546.87亿令吉。

金融公司不在统计名单

本次的统计排除了占马股总市值23%的金融公司,因为这些公司账目中的债务和现金,并非真正持有,所以无法代表其资金流动的情况。同时,也排除了1585家只占总市值5%的小型股。

这次只专注在309家中大型上市公司,占总市值的72%。当中,有121家公司为净现金,共持有428.66亿令吉,比去年同期的256.16亿令吉,多了172.49亿令吉,或67.3%。

而净债务公司数量相较更多,高达188家公司,负债共达2853.85亿令吉,短短一年增加了256.65亿令吉,或9.9%。去年同期为2597.2亿令吉。



官企大多高负债

我国两大投资机构的旗下公司,都倾向于举债来扩张业务,说的正是国库控股(Khazanah)和国民投资机构(PNB)。

国库控股旗下9公司:

国家能源(TENAGA,5347,主板公用事业股)

亚通(AXIATA,6888,主板电信与媒体股)

马电讯(TM,4863,主板电信与媒体股)

UEM阳光(UEMS,5148 ,主板产业股)

大马机场(AIRPORT,5014,主板交通和物流股)

IHH医疗保健集团(IHH,5225,主板保健股)

Edgenta(EDGENTA,1368,主板工业股)

时光网络(TIMECOM,5031,主板电信与媒体股)

明试控股(AEMULUS,0181,创业板)

其中,国库控股9家公司的债务加起来,高达546.87亿令吉,比去年足足多了55.14亿令吉,或11%。

国能负债增最多

当中负债增加最多的就是国能,去年同期的净债务为215.68亿令吉,增加至266.52亿令吉。

国能也是继杨忠礼机构(YTL,4677,主板建筑股)后,马股负债第二高的公司。

另一家负债破百亿的官企则是亚通,举债高达116.09亿令吉,但比去年的124.66亿令吉稍低。

在国投方面,举债最多的是森那美种植(SIMEPLT,5285,主板种植股),有88.69亿令吉;第二高则是实达集团(SPSETIA,8664,主板产业股),为68.4亿令吉,比前一年的41.97亿令吉多出26.4亿令吉。

国投旗下的8家公司,共净负债达215.72亿令吉,一年内多了26%,或44.42亿令吉。

持有“莫实得系”(Boustead)和发马(PHARMA,7081,主板保健股)的武装部队基金局(LTAT),旗下4家公司皆处净债务,共负债76.51亿令吉,按年增18%。



顶级手套“买贵了” 从净现金变净负债

若要从百分比变动来看,顶级手套(TOPGLOV,7113,主板工业股)的债务增加了19亿令吉,高达2400%。

在最新的季度财报中,顶级手套的净债务为18亿令吉,前一年还是拥有8000万令吉的净现金。

债务在短短一年间就以如此大幅度增加,主要是收购Aspion所致。目前,顶级手套以“买贵了”为由,和当时的卖方闹上法庭。

与亚航命运迥异

相较于顶级手套从净现金变成净负债,亚航集团过去一年的表现恰恰相反。

亚航集团在去年的负债高达70.86亿令吉,但在今年赫然转变成坐拥46.34亿令吉的现金,更在“现金王”榜单中排行季军,主要是脱售了182架飞机租赁业务给BBAM有限公司。

若扣除亚航长程(AAX,5238,主板消费股)的4.69亿令吉净债务,亚航的总现金为41.64亿令吉。



举债发展事业版图 杨忠礼“债务王”常客

上文提到国库控股旗下9家公司,负债达546.87亿令吉之高。

但单是杨忠礼机构(YTL,4677,主板建筑股)一家公司,净债务就占了这9家公司总额的一半。

多年来同季“债务王”榜单,杨忠礼机构也说是“榜首常客”,多年来借着举债发展事业版图,业务横跨电力、洋灰、产业等。

根据最新数据,该机构净负债达271.65亿令吉,按年增加了5%。



首富郭鹤年“现金为王”

我国首富郭鹤年在马股持有的3家公司中,PPB集团(PPB,4065,主板消费股)和香格里拉(SHANG,5517,主板消费股)皆为净现金。

其中,从事种植业的PPB集团,握着14.18亿令吉的净现金;香格里拉则有6406万令吉的净现金,去年同期为负债784万令吉。

而另一家大马散装货运(MAYBULK,5077,主板贸服股),则净负债2.88亿令吉。3家公司综合,共为净现金11.94亿令吉,按年多22%,可见富豪过去一年宁可保留现金作为日后用途。

但另几位富豪榜上的常客,旗下公司依旧抱持净负债。这包括“马来首富”丹斯里赛莫达,旗下6家公司共净负债210.2亿令吉,最多的是马拉卡(MALAKOF,5264,主板公用事业股),达111.56亿令吉,在“负债王”中排第三。

从事油气、电信和付费电视业的阿南达克里斯南,净债务则按年减少5%,至194.78亿令吉。

打造IOI集团(IOICORP,1961,主板种植股)的丹斯里李深静,旗下的种植和产业臂膀,净债务总达124.13亿令吉,按年少了20%。

从持股量区分 云顶王国最多金

若从企业来看,今年的“现金王”为国油石化;但若从大股东来区别,“赌王”丹斯里林国泰的“云顶王国”,还是坐拥最多现金。

就像杨忠礼集团常年霸占“负债王”的位置,云顶(GENTING,3182,主板消费股)也常驻“现金王”。目前共持有89.75亿令吉的现金。

来看“国油系”,国油石化去年的净现金为65.18亿令吉,今年大举增加至93.64亿令吉。

不过,其他国油系公司的净现金减少,或是债务增加,造成国家石油(PETRONAS)的净现金总额,仅有35.37亿令吉,是国油石化的四成左右。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81224/%E3%80%90%E7%8B%AC%E5%AE%B6%E3%80%91%E6%8C%81%E9%80%BE93%E4%BA%BF%E6%8C%A4%E4%B8%8B%E4%BA%91%E9%A1%B6-%E5%9B%BD%E6%B2%B9%E7%9F%B3%E5%8C%96%E8%86%BA%E7%8E%B0%E9%87%91%E7%8E%8B/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