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Saturday, March 25, 2017

[转贴] 有否發現價值投資者特別長命? - 止凡

2017年3月23日星期四

之前分享了市場先生的講座(見《市場先生親述施洛斯投資法》),當中還有一個很有趣的點子,就是市場先生很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價值投資者好似都好長命」。我回家google一下,結果很有趣。




Benjamin Graham(1894-1976),享年82歲,他可算是價值投資的鼻祖,相信談價值投資的都會知道他是誰,培訓出很多高徒,其中一位是巴菲特。曾出版Security Analysis及The Intelligent Investor這些講述價值投資的著作,被譽為價值投資聖經。

David Dodd(1895-1988),享年93歲,上面的照片就是他了。投資聖經Security Analysis其實有兩位作者,一位是Benjamin Graham,另一位就是David Dodd。

Warren Buffett(1930出世),今年86歲,相信不用多介紹了,巴菲特在有生之年一定能保持全球最富有的投資者。

Walter Schloss(1916-2012),享年95歲,與巴菲特同為Graham的徒弟,他就是市場先生在課堂中所提起的施洛斯。

Irving Kahn(1905-2015),享年109歲,與巴菲特同為Graham的徒弟。

William J. Ruane(1925-2005),享年79歲,與巴菲特同為Graham的徒弟。

Charles Brandes(1942出世),今年75歲,與巴菲特同為Graham的徒弟。

Jeremy Siegel(1945出世),今年71歲,著作Stocks for the Long Run的作者,是一位奉行價值投資的學者。這裡也有文章提起過他《如何使用債券及股票的投資工具》。

John Bogle(1929出世),今年87歲,被稱為指數基金之父,著作The Little Book of Common Sense Investing的作者。這裡也有文章提起過他,見《一本書學識投資》、《imoney訪問John Bogle》。

Peter Lynch(1944出世),今年73歲,非常成功的基金經理,也是鮮有寫著作分享價值投資之道的基金經理,這裡也有文章提起過他,見《彼得林奇的投資語錄》、《彼得林奇演講》。

Philip Fisher(1907-2004),享年96歲,巴菲特指他今天的投資理念,是Graham與Fisher的合體,可見這人在價值投資界的地位。

Charlie Munger(1924出世),今年93歲,巴菲特的長年拍檔,他的智慧與謙卑令人十分欣賞,亦一直影響著巴菲特的投資決定,與巴菲特一起造出今天的巨富。

John Templeton(1912-2008),享年95歲,他是少數不是Graham的門徒,但所提出的投資理念與Graham有很多地方相似,影響很多投資者。

上面所列出人物的年歲,過身的價值投資者,普遍達90歲以上,還未過身的,今天至少都70多歲。他們都這有點不尋常地長命,到底長命與價值投資有沒有關係呢?

曾經看過中大校長沈祖堯醫生的講座,主要談及退休生活需要的要素。談生活時,除了身理上的處理,原來心理上的處理也很重要,其中一個包括人與人之間所發生的關係。

當中沈教授提到一個Ted talk,內容講述一個歷時75年,長期追蹤數百人的研究。研究結果總結出一些長壽的要素,當中正正反映出社會、人際關係對生活開心程度的影響,從而影響生命。

其實我也觀察到不少人,一到退休時就適應不了生活,不久就過身。好像體育新聞報導員伍晃榮先生、足球評述員林尚義先生等,主因大概是退休前後,生活轉變太大,人生目標突然失去,可能無所事事,身體自然會有很多毛病跑出來。

有否發現我們不少生活上的意義也是從工作而來,例如工作中的事務、同事。工作以外,我們未必有很多「陪玩」的朋友。因此,一旦退休,失去工作,生活上的事情一下子消失掉,公司發展與你無關,同事升職與你無關,行內競爭與你無關,我們有否想過生活將會變得怎樣呢?

這證明生活內容、目標、意義等因素,對長壽有莫大關係。該影片長達一個半小時,有興趣的blog友不妨看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_dAlcVDr0s&list=PL2FflE5xSM4SB9vazF_dcYmop-HiucsPD

看完醫生的研究,要證明奉行價值投資是否有助長壽,這需要很嚴謹的驗證。例如要先對價值投資作很好的定義,又要找足夠多的投資者作調查研究,更要對調查對象作長時間的追蹤,確保排除其他因素,更要對非價值投資者的年齡作比較。

這裡沒有嚴謹的研究統計與定作支持,純粹無聊找題材思考一番。先假設奉行價值投資對長壽的確有幫助,讓我亂想一下有什麼令價值投資者長壽的可能原因。

首先,所提到的價值投資者都是富甲一方的,生活好,無壓力,自然比較長壽,這是生理上的處理結果,可算是最直接的想法。

第二,是本身的投資方法比較穩定,沒有大上大落的刺激,不用無時無刻花心力追蹤市場,又不用坐市場「過山車」、吃「驚風散」,讓心臟負荷低一點。

第三,與其他投資方法有所不同,價值投資者著重思考多於行動,大部份時間都在閱讀與思考。醫生多會建議老人家多打麻雀,避免腦退化症,用意也是多用腦筋,多思考與長壽也有點關係吧。

第四,價值投資者很多時都有一個概念,就是把投資項目安排到時間值有利的一方,只要讓時間推移,價值就會越來越大,又會配合複利的威力。從意義上看,讓價值投資者在潛意識上很有誘因生存,留在世上等待巨大的投資回報。

大家有否聽過,老人家到了奄奄一息時,如果很久沒回來的仔女都遠道回來見面的話,多會辭世,但如果還有某仔女未見,反而可能捱多一關。心理上,沒有心事未了,很容易去。當然,見老人家「最後一面」,孝子們又要小心處理。

第五,價值投資者,較少想不開而自尋短見。自殺,死得非自然,絕對會令壽命大大縮短,原因可以有很多,而投機者在股災時很多時也有這個傾向。

而價值投資者到了一個境界,股市大升時好開心,因為可以把手上股票以超高價錢賣出,股市大跌時又好開心,因為有便宜貨。這令價值投資者少了因為投資出事而自殺的可能性,從機會率來看也算是提高了壽命。

第六,有如沈教授所提及的研究,價值投資者多是因為喜歡投資而投資,這養成了一個工作以外的興趣,即便到退休時也可以一直幹下去。不像其他投資者,或許他們不愛投資,而是為錢才投資,因而未能以投資作為一個寄託以致長壽。

第七,這是一個反轉思維,價值投資需要長時間才會產生驚人威力,若行駛價值投資的人十分年長,所累積財富之巨大就會讓舉世觸目。這論點的意思是,其實不是價值投資者特別長命,而是能令我們知曉的價值投資者都一定要有這麼長命才行,否則,早死的價值投資者,他們的名字,永遠無人知道。

情況就好像,少年股神一定要是少年,大學股神一定要是大學生,出名的價值投資者就一定要年長,否則我們大概不能知道他有存在過。

其實我都幾無聊,市場先生在分享中所說的一句戲言,讓我想了這麼久,找了這麼多資料,寫了這麼多字出來,真奇怪。

張貼者: 止凡 21:18

http://cpleung826.blogspot.my/2017/03/blog-post_23.html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