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Wednesday, March 29, 2017

冷眼 - 游手好闲的爸爸

Mon, 23 Jul 2007

本文所述,是关於一位同学的爸爸的故事。

这个故事,宛如一颗芝蔴般大小的种子,这枚叫股票的种子在我心中发芽、生根、长大,使我跟股票,一辈子结了不解之缘。

话说 1960 年我高中毕业后,深感英文程度不够,难以觅职,就进入一间补习性质的学院去读
英文。

这间学院所收的,都是政府英文学校的初级文凭落第生。

跟我同座的同学,是一位十六岁的小伙子,功课差得很,只是敷衍着过日子。

他每天由司机载送上学,可见家境挺富裕的。

我是个超龄的穷学生,每天要替人补习两场来赚取学费,对这样的一位同学,一方面是羡慕,一方面也是好奇,就问他:“你爸爸是做什么职业的?”

他说:“他没有工作”。

我的好奇心更重了,问他:“没有工作,靠什么生活?”

他的回答更妙:“别人寄钱给他啰!”

我问:“谁寄钱给他?”。

他也说不清楚,总之,他知道有人定期把钱寄到他家里,他父亲只把支票放进银行,就用之不尽了。

我真的很想弄清楚,为什么人家会寄钱给他父亲呢?

我追问得多了,大概他也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回去问他母亲,然后回来告诉我:是“股票”。

他说是他祖父买的“股票”。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股票”。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后来慢慢的听懂了。原来他的祖父是一名矿家,父亲自小娇生惯养,不事生产。

他的祖父怕他的父亲没钱受苦,就买了大批的锡矿股和树胶股,遗嘱写明白不准出售,只准收股息。

那时的锡矿和树胶股股息异常丰厚,周息率十多巴仙的比比皆是。他的父亲定期收到这些锡矿和树胶公司派发的股息,过着富裕的生活。

我的兴趣,一向是文学,小学时穷追武侠小说,初中时醉心新文学,高中时嗜古文如命。

喜欢文学的人,视财经书籍为畏途,我在新加坡的新闻工作者训练课程,也没财经新闻这一科,所以对财经一向是很陌生的。

直到我做记者的第二年,才下决心搞财经。

靠股息过活

实际上,我开始时研究的是经济,后来发现经济的范围太广,不易专精,乃决定研究一个课题“英国殖民地政府怎样控制殖民地的经济”。

在对这个课题进行研究后,发现除非我了解股票和股市,我是不可能澈底了解殖民地政府搜括殖民地财富的手段的。

就这样我转而研究股票。在研究过程中,我想起了那位同学的父亲的“财源”,这正符合了我
的梦想,就一头栽进去,从此就没有回过头。

只要投资观念正确长期累积好股,每一个人都有可能像“游手好闲的爸爸”那样,靠股息生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