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Monday, December 19, 2016

希盟与团结党正式合作 纳吉大选无法不战而胜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366499
刘镇东 发表于 2016年12月18日 下午5点16分 更新于 2016年12月18日 下午5点21分



议员观点

希盟三党(公正党、诚信党和民主行动党)于12月13日与土著团结党签署合作协议,政治重组进一步成型。在野力量的整合,也捣毁了纳吉的春秋大梦,遏止他在来届大选因为摧毁了在野党势力而不战而胜。

纳吉自2013年大选以来,就布局透过囚禁安华和收编哈迪派系的伊党,企图让在野联盟失去马来巨头,只留下华裔领袖,削弱在野联盟的族群多元性优势。如此一来,纳吉与国阵便能在没有可行的替代选择下,轻易赢得选举继续执政。

纳吉现在不必再妄想这会发生。

让我们回顾505大选以来的政治演变,将有助于我们了解希盟与团结党携手合作的脉络和意义。

2013年第十三届大选,纳吉竭尽所能为国阵收复失地,最终却只获47%的总得票。纳吉享有执政者优势,并在一党独大的情况下,任意操弄选举制度、控制媒体,以及滥用国家机器公然为国阵助选,为保政权无所不用其极。我们后来也知道,纳吉私下坐拥数十亿现金,供他收买人心换取选票。然而,这么庞大的竞选资源,纳吉都只是惊险过关,选票不过半。

纳吉深知,若政局没有剧变,国阵巫统将在来届大选垮台。

无法制胜就失去支持

如果纳吉无法赢得选举,巫统不一定会继续支持他。马哈迪与阿都拉分别在2003和2009年卸下首相兼巫统主席职,原因在于巫统把他们视作拖累选举的包袱,纳吉并不想自己落得同样的下场,被巫统中途换帅。

除了阿旦杜亚命案以外,纳吉如今也因为一马公司丑闻恶名全球。纳吉知道自己一旦离开权力中心,这些丑事足以让他在监狱度过晚年。毫无退路的纳吉,将不惜一切以任何手段保住权力。

永久掌权的唯一方法,就是借由打压与收编,摧毁原先的在野联盟——民联。


纳吉在2013年大选不久后,透过印尼副总统尤素夫卡拉当说客,向安华提出“大和解”并拉拢他和公正党加入政府。安华毅然拒绝了该献议,最终的代价是自己身陷囹圄。纳吉505选后最初喊出的口号“全民大和解”,就是试图复制他父亲拉萨收编在野党的事迹。当然,两父子处在完全不同的时代。

在野党从民联到希盟,虽然被打击却仍然延续,很大程度要感谢安华不被收编、无惧牺牲的勇气。

对于不能被收编的行动党,纳吉也不屑一试。纳吉的策略是,把行动党打成妖魔鬼怪,被用于煽动种族情绪。我们也看到林冠英被选择性指控,以及行动党面临撤销注册的风险。

拉安华不成转向伊党

纳吉在与安华的“全民大和解”告吹后,找上了伊党。早在2008年大选,伊党内部已经有一股声音,提倡伊党与巫统在州乃至联邦组成“联合政府”,而非与公正党和行动党结盟。所幸已故聂阿兹坚决反对靠拢巫统,并在2008至2013年之间多次挡下巫伊合作的献议。

自1998年9月安华被革去副首相一职后,伊党内部出现了两个主要派系:一派主张伊党专注深耕吉兰丹、登嘉楼、吉打和玻璃市四个马来州属的基本盘;另一派是由已故法兹诺所领导,主张伊党进一步接触城市穆斯林,甚至是非穆斯林。前者认为有必要时,并不避忌与巫统合作;后者志在替代巫统,与其他在野党联手击败国阵。前者是基本教义派;后者强调与现实情境的结合。

我2004年在澳洲国立大学撰写学术论文,就提出保守派与尝试走向中间、主流化的开明派两派之争。伊党当时的主席法兹诺倡导伊党走向全国,成为一个全民接受的全国性主流政党,投入在野联盟取代巫统、国阵执政联邦,而非安于在丹州和登州当地方政党。

2013年1月,大选跫音将近,哈迪阿旺拒绝推举安华为民联的替代首相人选,反而推举立场摇摆不定的东姑拉沙里。东姑拉沙里则提出大选后在视选举成绩决定是否成为民联首相人选。

2014年1月,公正党透过加影行动让安华出任雪州大臣,遭到哈迪阿旺的反对。同年7、8月,哈迪阿旺也反对旺阿兹莎担任雪州大臣。

依赖伊刑法课题拉拢


2014年3月,纳吉启动收编和分化策略。首相署部长贾米尔代表纳吉政府,向哈迪阿旺领导的伊党保守派伸出橄榄枝。贾米尔建议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呈私人议员法案,以便修法让丹州落实伊刑法。355修正法案,已明示了巫伊两党的非正式结盟。

纳吉此举可说是一石三鸟,导致伊党内部的保守派与开明派分裂、激化民联三党之间的矛盾,以及把社会撕裂成穆斯林与非穆斯林的对立。

伊党保守派与开明派的两派经历了1998年至2015年17年的角力,到2015年6月的伊党大会后,捍卫开明和进步价值的开明派宣告退党。伊党大会也决议与行动党断交,民联正式瓦解。

从2013年起的政治演变,我们很多时候看到哈迪阿旺倾向纳吉多于安华,与巫统合作的意愿还高于其他在野党。至今,还有人依然寄望与哈迪阿旺领导的伊党合力打到巫统,他们应该好好认清事实。

退出伊党的多位开明派领袖,无疑是真英雄,在纳吉极力收编马来在野领袖的当儿,他们的立场依旧坚定不移。他们在2015年9月16日创立了诚信党,随后在9月22日与公正党和行动党组成希盟。

不料巫统后院却起火

纳吉势必让在野联盟的马来巨头倒下,却意想不到巫统后院起火,打乱了纳吉的如意算盘。

自一马公司和26亿令吉丑闻爆发以来,部分巫统领袖开始施压纳吉。为了排除异己,纳吉在2015年7月28日大刀阔斧撤去了慕尤丁的副首相兼巫统署理主席职,以及沙菲益的部长兼巫统副主席职。慕克里也在2016年2月被撤走吉打州大臣职。

马哈迪在2016年2月29日再度退出巫统,并与林吉祥等多位前政敌在3月4日同台推动《公民宣言》救国运动,如此破天荒的举动震惊不少人。

多个月后,团结党在8月成立,并于9月取得注册。安华与马哈迪9月在法庭的历史性握手,以及旺阿兹莎与茜蒂哈斯玛11月的流泪相拥,是我们这个时代极具意义的一刻,昔日宿敌在大是大非前放下恩怨,寻求大和解共同对抗纳吉暴政。

在野整合的重要意义


2016年11月12日,马哈迪与慕尤丁出席希盟首届大会,是政治重组的一大里程碑,尤其是马哈迪在演讲时,表明了团结党加入希盟的意愿。

马哈迪11月19日现身Bersih 5集会演讲,也分别在12月4、10日分别出席行动党与诚信党大会,进一步奠定政治重组的格局。

在野党一路走来几经波折,克服种种考验才成功整合力量,遏止纳吉在来届大选因为收监安华、收编伊党而不战而胜。政治重组的过程中,我们不能忘记安华、林冠英,还有忍痛告别伊党的诚信党领袖。

政治重组后,在野党再次整合为一个多元族群,且拥有马来巨头领袖的在野大联盟,准备挑战巫伊两党的非正式结盟。

2016年12月13日,这日期之于马来西亚政治非常重要,希盟三党和团结党在这天掀开了政治重组的新一页。

编按:本文作者刘镇东乃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文章原题“政治重组、重整希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