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Tuesday, December 9, 2014

何启斌博士专栏系列三:卢布危机传全球

2014-12-09 10:55 
俄罗斯受油价急挫之痛的同时,其实也正接近主权债务危机。
该国货币卢布已经贬了超过45%,需要大量银弹来扶市。
名义上,俄国储备金有3700亿美元,但实际上可以拿来“抗战”(支持卢布)的还不到2000亿美元,而且这几个月为了扶持卢布,已经花了好几百亿。
再下去,俄国的储备金不足抵抗炒家的抛卖。
俄外汇外债超越5000亿美元
另一个沉重的负担是外汇外债,竟已超越5000亿美元。
虽说政府本身所欠的不多,但是政府和官联机构如Rosneft不少欠款已快要到期。现在这些机构都因为西方的制裁而不能借债还债,必将违约收场。
2013年初,一美元只兑30卢布,但到了今天,卢布已贬到54,可以说正式进入货币危机阶段,再一年半载就会进入主权债务危机。
俄国央行不断扶市,但卢布却升不上来,这就是典型的货币危机现象。
俄国所靠的外汇收入,有三分之二是靠石油,如今油价急跌,外汇收入必定剧减;就连中国先付4000亿美元的部分款项也不足来应付。
西方的制裁继续发威,严重打击俄国金融经济;最新的数据显示,2015年俄国必然进入衰退,许多研究机构也已经做了类似宣布。
但我觉得最大的问题:“衰退事小,危机事大”。
俄国卢布危机足以冲击全球吗?这是否全球危机的先兆?
其中一个肯定的冲击是“巴西危机”;一些分析机构已预测巴西随时会跟着俄国卢布危机,一齐爆发或接着爆发。
作为新兴经济体,大马又会如何?
还记得1997年的泰铢危机吗?当时,泰国金融危机来自其地产崩盘,后导致银行陷困,大企业还不了外汇外债,泰铢就即刻被狙击。
玩味的是,当时其他国家完全“不知不觉”。
加上美国副财长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兴风作浪,炒家逐一炒,结果就引爆了所谓的“亚洲金融危机”;当时,开始受狙击的泰国便是这场危机的指标。
2008年初,越南盾急贬,揭开了全球的金融危机面纱。
同样的,当越南危机发难时,全球资金链已发生问题,许多企业并购都几乎停顿,接着就是美国大企业资金停顿,流动性干枯的“破产局面”。
现在回首,我们可以说:越南小经济,小市场的危机才是全球危机的指标。
卢布危机如何左右全球资金动向?
首先全球资金经理会纷纷调整投资策略,就足以诱发灾难。
“卖空”卢布跟普丁“决战”
全球500家最大的资金管理机构,管理达70兆美元,试想想,只要他们改变1%的资金流向,那就是7000亿美元。根据国际结算银行(BIS)的估计,这个转变绝对足以震荡全球。
俄国危机已经令这些基金经理开始转移,全球许多较弱的新兴货币明年肯定继续面对沉重抛压。
国际炒家正在“卖空”卢布,跟普丁“决战”。
普丁不甘示弱,周五也宣布和炒家开战,实际上俄国已输了近千亿储备金,这个现象完全是泰国危机的翻版;日本在1998年6月的形势也一样。
今天,普丁只能“自己救自己”,其他资金经理也跟着一齐“抛卖”类似俄国的发展股市和货币,导致危机传染。
巴西、印度、南非、印尼、土耳其,甚至是大马、委内瑞拉等肯定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
在欧陆的国家,如瑞典、丹麦、波兰,这些与俄国有直接贸易和借贷的国家肯定也会殃及池鱼;奥地利、瑞士和德国银行等也将被牵连。
大马如何应变?或不知不觉?
今天这篇文章的内容和分析,可能让人觉得“危言耸听”……或许我们看看明年今日吧…
何启斌博士 金融经济学家

http://www.nanyang.com/node/667622?tid=743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