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Monday, December 8, 2014

何启斌博士专栏系列一:为何大马独动荡?

10月10日,几乎所有的评论员都异口同声说明年经济没问题。

当时,股市似乎也“很听话”站在1830点,令吉稳定在3.24兑1美元。

谁料到,短短50天,综指就掉了100点,来到1745点;令吉也泻了近7%,兑美元贬至3.46的价位。

与此同时,国际油价(WTI)也直泻,从10月10日的每桶83美元,跌至12月4日的66美元,近21%之多。

就在本地报章封面头条和大篇幅报道这“惊慌失措”的种种现象时,东北亚多个股市和货币却稳健。

中国上海证券的指数更不断高攀,将很快超过3000点再攀升,反之,大马股市却继续下滑。

大马股汇这几天的走势,可说是和大多区域股市背道而驰,我认为理由有以下几个:

1.商品经济论
部分外资认为大马还是“商品经济”,靠石油和棕油,所以石油大泻冲击我国的国际收支,经济成长也必下降,所以就“双抛售”(令吉和股票)。

这个论点以偏概全;因为双油对经济的贡献不大,对外汇和政府的收入才比较重要。但外资制造噪音,目的是在抛售过程中赚钱。

2.负债太高论
一些外资基金经理指我国债务过高,虽然外汇债务不大,但令吉债务(包括潜在债务)却达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3%,而且外资持有高达40%之多。只要这些外资抛售,把令吉转卖后买美元,令吉必然受压急泻。

这些消息早在预算案前就有谣传。

果然当油价一泻,外资基金经理就即刻抛售马股马币,所以才有今天这些剧泻。

3.或陷贬值危机
更为重要的是,美元急速转升,几乎所有的商品和货币都必然相对下降。

跌得快一点的就成贬值危机,就如去年8至9月时,6个R货币(巴西的Real、俄国Ruble、南非Rand、印尼Rupiah、印度的Rupee和土耳其的Lira)急贬那样。

只是,令吉当时逃过一劫,直至今天才大贬,而这现象就和俄罗斯那样;反而其他先跌的货币这次安然无恙。

4.全球步向通缩
其实,这轮国际油价急泻,可在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上个会议时阻止的,但却没发生,理由不是因为油盟要教训俄国,而是油盟打压美国的页岩油开发商。

眼下,美国已经超越沙地,我们可以预料这个对垒将要牺牲许多产油小国如大马。

预料全球(除了美国)都面对通缩,石油在中期来说,很难翻身,大马将继续受打击。

5.马股价高市危
大马的股市值已超越本区域,所谓贵或价高市危;这几个月被抛售,可能只是开始。

别忘了,明年的美元还会继续上扬,油价保持低档,棕油价也是偏低;大马公司收入不可能好,而且还要下降。

整体来说,不论是地产、油棕、油气、建筑、银行服务等行业都已经过顶,接下来的业绩大概都只是下行,而股市也必定如此。

6.石油跌冲击收支
东亚多数国家却和大马相反,他们多数是石油净入口国,油价泻对这些国家反而更有利,因为不需要花更多外汇来进口石油,国际收支肯定更好。

因此,我们看到和大马相反的发展,几乎所有的股市都向上,唯独隆股憔悴,还要下泻。

不过最后的问题还是美元转升,这些国家最终(大概明年)还要面对资金外流的打击。

忽视国际因素

大马的金融形势表面看来无恙,但可能很多忽视了正在酝酿的国际因素,尤其是美元急速转升的趋势。

许多分析员只看到欧元区、日本和中国的通缩,只看到这些地区不断降息、增钞票、拨现金,却忘了美国蒸蒸日上的成长,和必然的增息举动;这将是未来几个月就来到眼前的重拳。

马股令吉下跌的形势已经出现,接下来必然会有一些反弹,也就是大家套现的机会。

但进入明年,市道将是严峻艰辛。

何启斌博士

Source: http://www.nanyang.com/node/667173?tid=462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