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Monday, December 15, 2014

何启斌博士专栏系列八:油盟可扭转油价?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简称油盟)不是传统的“卡特尔”或如远东航运人协会(FEF Conference)般的垄断集团。
一些学术研究显示,油盟能影响油价,却不能定价,因此我们不应存有太大希望。
看看国际油价过去40年来走势,我们几乎可以肯定油盟从没阻止油价下滑,最低时才每桶10美元,而4次的狂飙,也从没预先警告。
反而,发表“声明”会飙升的,却是跟石油生产无关的国际银行,例如高盛(Goldman Sachs)和大摩(Morgan Stanley)。
2007年高盛不断散布分析,指石油价将升到每桶200美元;事后油价飙至每桶146美元,当时平均价格也要每桶135美元。
这些国际超级炒家常常左右商品价,当中包括石油价。因此,除了要分析油盟的文告,还要小心分析这些投行的报告,箇中多少渗透他们对某些商品的投机企图。
炒卖决定油价?
除了实际买卖和期货,还有如交易型指数基金(ETF)等金融衍生产品;而炒卖石油的规模几乎可达实际买卖的50到60倍。
这次油价大跌,不但伤了许多国家、银行和金融机构,还未计入许多买卖衍生产品的投资者。
尤其借贷给开发页岩油的银行业更面对沉重压力。我国经济研究院(MIER)估计,约280亿至300亿令吉是油气业的贷款。
油盟会员几乎全是产油国,坚持不减产,主要是针对美国和加拿大近千家页岩油生产商,并非与美国政府对着干。
美加页岩油生产商跟政府无关,也不会听从政府的命令或指示。
而且,美国早已有出口禁运,国际油价还未真正受到打击;间接冲击是美国从加拿大进口的石油减少了35%。
明年,美国生产的页岩油将要超越沙地阿拉伯,达1000桶;简言之,明、后两年,油价都很难有起色,而大马这个小小产油国,夹在油盟和页岩油商对决间无辜遭殃。
大马政府后知后觉
政府官方喊话说:油价跌问题不大,并指过去3个月贸易盈余还高!
但我们要问的是,再下来的30个月呢?
油价徘徊在每桶60至70美元之间,国家石油(Petronas)和政府的收入会缩水多少?假如以为只是区区的35%,那政府未免太乐观了!
看看2015年的预算案,当时政府是根据每桶原油85至90美元而做估算,如今的价位离这个基础太远,政府如何能填补这个缺口?
明年生效的消费税收入,肯定不足以填补。
可以预见,更多政府计划和工程可能被逼延后执行,柔州边佳兰的石化项目已经要喊停。
寄望油盟来扶市,肯定是错误的,除了以上的炒卖和对垒因素外,从今起至2016年油盟对扶油市可说是无用武之地,因为:
美元还有上升空间
美元指数目前处于90至100点,而且还有上升空间,直上110点也不是问题,别忘了这指数曾经飙升到170;石油以美元定价,只要美元强,油价就会跌。
全球通缩危机
目前,除了美元,大多数国家都面临通缩危机,即使是中国也已在边缘,未来2年对石油的需求必然大减。
中国景气看淡
中国的经济数据日益转坏,即使上海股市飙升,但整体经济成长不断被调低。中国是全球商品大牛市的源头,现在却变成“懒牛”。
美国升息在即
美国明年肯定会升息,新兴市场的外资会回流,经济会受创,间接影响石油减少。
页岩油业者不放弃
那些开采成本较低、韧力强的中型页岩油业者,不但不会停产,还加紧生产。因为油盟扶市力量有限,大马应该还有一段苦日子要过;股市、汇市、商业、市道等等都会面对压力。对许多商家,农历新年后将是极大考验。
●何启斌博士 金融经济学家

http://www.nanyang.com/node/668686?tid=462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