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Monday, December 15, 2014

何启斌博士专栏系列七:令吉下沉谁来救?

1998年6月,国际炒家联合起来狙击日元,当时令吉兑美元的汇率居然一度跌破5;日本为了扶持日元,截至6月16日用上近40%储备金,但日元仍不断下挫到146兑一美元。
如果不是当时的首相桥本龙太郎果断要求美国总统克灵顿协助,日本肯定步韩国后尘,陷入破产困境。
当时,令吉兑美元一度在4.5价位,已到了跳崖境地,因为央行储备金不到200亿美元,但外债却超过1500亿美元。
同年5月,时任首相敦马哈迪最头大的问题是:安华是否准备造反?
如果是,美国和国际货币基金(IMF)肯定不会出手相助,大马肯定会破产;事实也证明这点。
当年,美国和国际货币基金成功除掉前印尼总统苏哈多;苏哈多被军方逼下台,最大理由是他和马哈迪一样支持日元债务区来取代美元。
这开罪了美国和盟友新加坡,难怪马哈迪当时会见新加坡领袖时会碰了一鼻子灰。
这个历史教训是:如果这次大马令吉下沉,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是否有足够的朋友来协助?
问题是大马的令吉明、后年会面对多大的抛售压力?这个抛压是否会转变成令吉危机?这个危机会到什么程度?会维持多久?大马外汇储备金达4117亿令吉,相等于1257亿美元,政府公布的外汇储备金约1300亿美元,外债400亿美元,这数字确实吗?问题是:约5800亿令吉的国债,外资占40%或2500亿令吉,兑换成美元约700亿美元。
外资分析员曾经说过这个可能性:这2年大马的外汇收入将剧减;基金经理也说了:从趋势来看,大马的贸易盈余逐步下降,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资金和货币管制
此外,别忘了外资还持有数百亿美元计的股市资产;这也是大马金融汇率的盲点。
1998年危机时,大马的新加坡岸外股票交易(简称CLOB)就是令吉最弱之处;当时外资抛马股卖令吉,大马岂能不沉沦?
中国搞“沪港直通车”好比当年大马的CLOB,为人民币的将来埋下了“计时核弹”;万一爆发,中国必然执行货币管制,这将毁掉香港作为国际资金市场的地位,带来长久的创伤。
令吉可能不至于“沉沦”,但兑美元来到3.7或3.8并不出奇。
这样的看法建立在以下的观点:马哈迪当靠资金和货币管制挽救了令吉和大马;今天国际货币基金已接受这个管制机制作为挽救方案。如果局势太糟糕,纳吉可再使出这招。
其实,今天大马资本户头还未完全开放,所以不容易有破产或沉沦的惨局。除非美元现金周转不灵。
国行可升息调控
即使是不沉沦,低价令吉也会对大马带来灾难性的破坏;央行必须推行高利率政策来调控,最迟明年6月,在美联储升息前就会有动作。
高利率将打击许多企业和商家;这几天,大马的10年国债利率已升到3.94%,令吉若再贬下去,政府必须提高国债利率,否则吸引不到外资。
任何升息的动作,对政府都是打击,因为政府的债务已过高,升息只会百上加斤。
大马的许多官联公司(GLC)大多借高额美元外债,保守估计至少400亿美元,进入高息年代,这些公司打击和受损最重,业绩受压,或会向消费者开刀;国家能源(TENAGA,5347,主板贸服股)、亚通(AXIATA,6888,主板贸服股)、明讯(MAXIS,6012,主板贸服股)、数码网络(DIGI,6947,主板基建股)、西港控股(WPRTS,5246,主板贸服股)和亚洲航空(AIRASIA,5099,主板贸服股)等都背负着高额外债。
明年至2017年,必定是高息年代,美国升息在望,我国国行必须与美联储共舞而升息,到时,令吉可能贬得更快,股市大概只会往下探,经济欲振乏力,大家可能要同声一哭。
纳吉和中国央行签了500亿换汇(Currency Swap)协议,即当大马需要外汇支持时,国行可用令吉来换人民币。
问题是人民币尚未完全自由兑换,谁要这么大笔的人民币?人民币无用武之地。
令吉的危机应当只是在缺乏美元现金;纳吉的“杀手锏”是必须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平衡,没有像1998年马哈迪般开罪美国,若需要美元,纳吉绝对有机会向美国求助,就如2009年正月19日的新加坡和南韩那样,避开了美元现金周转不灵的“破产”。
●何启斌博士 金融经济学家 

http://www.nanyang.com/node/668462?tid=462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