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Friday, December 12, 2014

何启斌博士专栏系列四:令吉会直泻到3.80?

1美元兑3.8令吉,是2005年7月,令吉与美元脱钩前的兑换率;令吉“开放后”,国家银行实行“管理浮动机制”。
2011年7月21日,令吉曾一度涨到2.93兑1美元;而在全球金融危机最高潮时,2009年3月2日则创下3.72兑1美元。
最近,令吉不断剧跌,一些人开始恐慌,更惊传出令吉会掉到3.7至3.8兑1美元。
令吉兑美元要从3.3插水到3.8,急泻近15%的惨情会否很快出现?
入口商软脚,有孩子在国外深造的家长也软脚,借外债的企业更软脚……这时刻,入口商就开怀了……从近期走势和历史背景来看,令吉短期内相信很难稳得住;中期来看,必然还是会再跌。
以下是我对2015年全球货币局势的看法:
俄国危机冲击令吉
之前提到俄国刚和货币炒家宣战,但普丁完全被孤立,只能自求自保的情况来看,卢布应该是“凶多吉少”。
即使俄国破产,国际货币基金(IMF)也不会出手搭救。
令吉不可能在俄国危机中上升。
新兴市场危如累卵
发展中国家或新兴市场的危机已是蓄势待发,已可预见巴西、南非、印尼、印度、土耳其和我国的令吉必然被抛售。
去年我们安然过渡是因为石油收入好,但明年却是完全相反的局面。
油价短期维持低迷
产油国组织(OPEC)坚持不减产,油价必然继续跌。下个会议在明年6月,当然,期间,会员国随时可召开紧急会议。
目前,我们看到布兰特(Brent)原油价暂时稳在每桶70美元,西德州(WTI)中级原油稳在每桶约65美元。
油盟可能是对了,因为部分页岩油开发商暂时停产,油盟可继续扩大市占率。沙地认为WTI可以稳在每桶约60美元,而令吉却下滑。
外资撤离马股债市
外资对大马看法负面,炒家必定继续肆虐。
令吉最近急挫都是因为炒家兴风作浪,再下去,他们首要任务依然是继续抛售令吉,把令吉“打贬”;单单这个因素就足以使令吉回不了头上升。
12月9日,令吉兑美元已接近3.4820,可悲的是,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沪港通激励也无效
中国股市最新的“改革”,原本可带动亚洲股市活络,果然是唯独大马股市除外。
眼见所有股市都上升,只是大马落后,令吉和综指还继续下滑,这个真是意想不到的“小事”。
原因很简单,这些从沪港通中受惠的国家,都是石油净入口国,唯独大马是靠出口石油赚外汇。
欧洲央行决开水喉
欧洲投资者都希望欧洲央行(ECB)尽快推量化宽松(QE),大开水喉,所以,欧股几乎都随着这乐观预期而起舞。
简言之,美元走势会因为欧洲中央放水而继续升高;而那些没有加入欧元的欧洲国包括瑞典、挪威和英国等的货币会与美元背道而驰,令吉肯定会受牵连。
日本量化 日圆续跌
同样的理由,日本首相安倍在大选胜利后,会继续推量化,日圆走跌的同时,亚洲货币也会被压低,大马当然无法独善其身。
这是1995至98年日圆美元倒转历史重演的掀幕。
其实,亚洲货币危机的祸首之一,来自日圆自贬和美元强势的大局;未来几年,亚洲货币会不间断重演震荡,但相信不及90年代末的严重。
大马央行出手扶市
最后可以稳住令吉的,必定是国家银行。
几天前,国行总裁丹斯里洁蒂说:要稳定的汇率。弦外之音是,随时出手扶持令吉。
问题是,国行手腕够力吗?是否有此需要?
要扶在什么价位?
今天,我国已非当年危机时的劣势,除了有足够的银弹(储备金约1400亿美元,当时只有约190亿美元),还有足够的“打仗经验”;加上大马很多朋友,随时可以出手相助……2009年1月,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激烈时,新加坡和韩国几乎“破产”,其现金近乎干涸(Illiguidity),且严缺美元。
虽然财富巨额,却没有美元现金,当时,美国联储局出手“换汇”(SWAP),马上解决了问题。
中国和大马也有“换汇”,却暂时“无用武之地”;看来令吉暂时还是往下方行的几率较高,3.6、3.7恐怕很快会到位。
何启斌博士 金融经济学家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