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Monday, December 22, 2014

何启斌博士专栏系列14:中国泥菩萨过江?

2004年3月,中国首席经济师林毅夫教授在大马研讨会上说:中国在1997/8年亚洲危机时,稳住人民币,没有跟着贬值为亚洲带来了货币稳定。
我当时在场反驳说:中国在1994年改革双轨汇率制,人民币贬值40%,已带来竞相贬值的开始。
后来,林毅夫出任世界银行副总裁和首席经济师;不過,他从没对中国当年的角色加以说明。
最近,他开腔说:“中国在2008/9年放出4兆人民币,为全球带来了成长。”他感到很自豪,却忘了如果中国不大力刺激保八,中国可能产生社会动乱,因为当时超过2000万个职业消失,还有更多公司破产。
发改委和宏观经济研究学院分析员都异口同声指,中国在2009年至2013年浪费了超过6.8兆人民币的投资。
现在回头看看当时4兆人民币所结的果,几乎变成了李克强的“噩梦”,不知如何来消化那些废置产业,如鬼城等。
今天,中国的全部债务高达国内生产总值的2.5倍,多来自这个4兆人民币的后遗症;中国的广义货币M2(流通货币加存款)达国内生产总值2.2倍,超越全球所有国家。
全球商品几乎崩盘的主因之一是中国已经超级饱和,不但不能吸纳新商品来源,连旧的存货都还要许多年才能消耗;难怪今天商品经济体全都要叫救命!
中国好像只关心自己如何阻止经济快速下降,所以才不断降利息、减储备金、注水拨款等等,来确保经济增长,有如泥菩萨过江。
2008/9年全球金融海啸时,一些中国教授,包括来马开讲的中国十大经济师李稻葵教授也说了类似的话:中国为亚洲带来了稳定。
我们这些小国弱国的普罗大众,好像是旱鸭子听雷,不知这些中国专家在说什么?
更为重要的是,亚洲国家,尤其是大马将面对来临的流动性危机,中国又如何来稳定局势?沪港直通车为的是中国需要刺激方案,需要逐步开放人民币,未必是考量稳定整个亚洲。
事实也如此,中国的任何政策都以中国为前提。以下是一些分析:
地政借贷过高
中国的地政借贷超过15兆人民币,中央可以吸纳,但这过程会产生许多冲突;李克强等好像还是束手无策。
房地产近崩盘,地方政府如何偿还?只好再借新贷还旧贷,加利息就越滚越大!
影子银行无数
中国到底有多少影子银行?
FitchIrca的Charlene Chu公开说影子银行总借贷超过15兆。这个报告不但被高盛采用传给顾客,连中国领导也邀请Charlene Chu讨论。
国企财务近跳崖
中国的企业借贷,已高达国内生产总值的1.2倍,这才要命;中国的国企已到了跳崖的边缘。中央一定要搭救,但如何救?
一份研究显示中国的企业和国外子公司,大多借了巨额外债,可能高达1兆美元;这些国外借贷可能连中央都不知道,因为他们都是在岸外避税天堂执行。
私企债券近违约
中国私人企业的债券已接近违约,这次全球基金经理开始转移投资阵地,放弃新兴国债券,中国的企业(多为房地产)竟然占了全球的三分之二,吓坏了投资者。
虽然全球都知道中国拥有超过4.5兆美元的储备金,却不知道当中有多少是灌水的,多少是热钱?已知的只是中国的总外债超过官方数据。
如果只靠贸易盈余和外来投资,其储备金不可能到达4.5兆美元,当中有多是无法兑现的外国债券?
实际上,如果跟着沪港直通车后完全开放人民币,又被国际炒家狙击,中国人民银行可拿出多少储备金来抗战?
看来这次酝酿中的全球缺美元危机,中国更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啊!
何启斌博士 金融经济学家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