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Wednesday, December 17, 2014

何启斌博士专栏系列11:商品巨牛终喘气

2014-12-17 10:47 

 
这次全球油价格剧挫,其他商品如工业金属、农业商品,甚至金银等等都被抛售,价格不断低探。
或面临“缺美元”冲击
对我国来说,石油和原棕油是主要外汇收入,价格继续下跌,未来很可能面临“缺美元”的冲击;因此,政府必须对这个“商品超级牛”的趋势,详细研究、推论、预测和做好应对,才能减少伤害。
1997年初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接受传媒访问时,已暴露出政府当时对即将来临1997/8年东南亚金融风暴不知不觉。
今天,几位内阁部长对近期石油、令吉和股市剧泻的劣势,竟然像当年的马哈迪那样:半知不解!
吉隆坡股票交易所总执行长拿督达祖丁还满怀乐观的说:外资很快就会回流马股!
这次大马面对的暴泻的情况肯定和商品超级牛市去年开始“喘气”有密切关系。
近代历史曾拥4大牛市
理论上有所谓的“商品超级牛市”,联合国经济与社会事务部比尔兹‧厄顿(Bilge Erten)坚持近代历史,曾经有4个大牛市,即1917、1951、1973和最近的2001年。这些超级牛市(长达13至15年),肯定和当时的货币、利率和经济增长有密切的关联。
2001年美国才脱离科技股泡沫爆破衰退后的急速经济增长,也在当时中国也刚刚进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开始经济飙升的步伐。
经过了接近14年的超级牛市,中间2008和2009年全球金融海啸和商品极低价,全球的商品终于开始下行。最近,油价直泻就是这个趋势的现象。
问题是:如果是一个趋势,这个趋势会延续多久?
这次牛市是否会转变成长长熊市,就如1986年7月时,每桶原油才28美元,2002年一月也才26美元而已。
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爆发后,油价一路直泻,1999年一月时竟来到每桶18美元的低点!
2002至2013年超级牛市的来源,主因是中国进入世贸组织的带动,之前的分析大多看淡,认为中国的很多国企会因此倒闭,导致失业人数像星星。
中国软着陆美元转升
结果刚好相反,中国进入世贸后,踏入了红火成长机遇期;这期间美元走弱,美元指数在2008年来到71点低水平。
期间,所有商品经济体飞跃,全球景气热烘烘,宴会似乎永远不会中断,中国经济和美国美元才是商品超级牛市的来源。现在也将因为中国软着陆,美元转升,终结这个超级牛市!
去年,全球货币转头,美元开始上涨,欧元区和日本继续通缩,中国经济开始冷却。这个全球形势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尤其是商品的循环周期。
现在几乎肯定的是,美元的扬势只是开端,欧元区的通缩还在肆虐,尽管欧洲央行将大幅宽松,欧元区不可能对商品带来牛市冲击;同样的,日本也在努力宽松,但也很难压下美元的气焰和中国冷却。
大马难逃喘气打击
我国过去近10年,通过了高价棕油和石油,累计了1350亿美元储备金,同时也制造了许多巨富。不论地产、油棕、建筑、油气行业都是人才辈出,他们却不知道,有所谓的超级商品牛市的“正面影响”。
今天,超级牛市喘气了,大马的景气形势转弱,这些巨富是否有先见之明,转以守代冲,以逸待劳,等待下一个牛市?还是仍在猛冲,不断借贷扩充?
全球商品超级牛市制造了中国许多巨富,吉隆坡竟成为全球最多百万富翁(美元)之地。
现在形势转变了,而且还转变的很快,再下去,这头牛会否再发力?
从历史趋势来看,上次的超级牛市长达13至15年,同样地,商品熊市也维持长达10年;单单这次大马股市下泻已经伤了许多小富翁。借了过多债务的富翁又能生存多久?
何启斌博士 金融经济学家

http://www.nanyang.com/node/669338?tid=743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