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Friday, January 10, 2014

《巴伦周刊》:如何保护健康和财富

Source: http://finance.sina.com.cn/world/20130930/160016895698.shtml

导读:最新一期《巴伦周刊》于9月正式出刊,本期封面文章是《如何保护健康和财富》。如今医疗保健计划在财富管理策略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这一期封面找来了三位专家为投资者提供建议。

  很多人觉得围绕退休进行投资越来越困难。安全可靠高回报的投资越来越难找,很多投资者不得不违心的接受更高的风险,但是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

  如今应对退休的策略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关注身体健康和关注财务健康同样重要。医疗费用耗费了退休人员资产的很大一部分,如果你不把这块费用规划进去,那么以后你可能要有麻烦。根据富达国际投资公司的数据,今年退休的65岁老人,平均需要22万美元的医疗费用安度晚年。

  这还不包括居家护理费用,根据美国退休者协会的数据,平均每年都需要5万美元。如果你觉得这算高,那么《巴伦周刊》第一届健康财富圆桌会议的专家会告诉你,更富裕的人要想获得他们想要的照护服务,就要支付更高的成本。

  还有更坏的消息,很多大公司纷纷取消了给退休人员的福利。过去几周,通用电气(27.22, 0.01, 0.04%)、IBM[微博](187.38, -0.59, -0.31%)、杜科能源公司和时代华纳宣布他们将取消或削减给现在或未来退休人员的福利,这些公司会引导员工去私人保险交易所购买服务,它们就像2010年《平价医疗法案》通过后建立的那些交易所一样,该法案要求每个州都要设立自己的保险交易所,这样没上保险的美国人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购买保健计划,联邦政府将给予补贴。而私人保险交易所将由雇主提供部分补贴,而不是联邦政府。

  上周,沃尔格林公司将不再为员工提供健康福利,而是要求员工去私人交易所自己购买保险。种种迹象表明,筹划自己未来的医疗费用多早都不为过。为了更好的读者管理健康和财富,我们请来了三个专家。

  Melissa Spickler是美林集团(0, 0.00, 0.00%)的执行董事,在这行已经干了34年,她现在业务范围扩大到和医疗相关的领域,Spickler坚持建议客户考虑长期医疗保险。

  Mary Deatherage是摩根斯坦利的执行董事,在这家公司已经工作了27年。她负责的业务包括各种投资组合在内的财富管理,同时她也关注退休后资产保值的问题。

  Kim Ciccarelli Kantor是独立财务顾问,同时还是佛罗里达Ciccarelli Advisory Services的总裁。她的很多客户都接近或已经退休了,Kantor已经有30年的从业经验,为一些家庭爷孙好几代人提供过服务。

  她们都认为一个健康幸福的晚年不仅取决于一个战略性的投资,更要求你在提早,甚至在退休之前就合理规划支出。管理好现在的财富,预测未来的需求,保全你的房产,这些都是确保退休生活无忧的必要条件,而家庭几代人之间的协调和沟通贯穿了谈话的始终。

  《巴伦周刊》:各位觉得管理健康和财富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

  Deatherage:我认为是长寿风险。我的客户很多都是婴儿潮一代出生的,现在他们希望过想要的生活方式,同时维持退休后的财富,另外还想留给后代一些财产。

  Kantor:在需要长期护理之前,对这些人来讲,维持他们现有的生活方式非常重要。

  Spickler:人们总觉得自己不会受任何事的影响,因此健康问题会毫无征兆的突然出现,这时必须快速做出确定,而通常他们并没有做好准备。

  《巴伦周刊》:人们什么事情没准备好?

  Spickler:痴呆症。我和客户谈话时,会发现他们忘记了我们上次谈话的内容。而我和客户的子女交谈时,他们也彻底否认,似乎有些事是无中生有,但是我知道这不是。

  《巴伦周刊》:所以你需要让子女知道父母做了什么?

  Spickler:我必须让他们知道,如果我默不作声是不负责任的。

  Kantor:这也是我们非常关心的问题,我的很多客户退休后都搬到佛罗里达,而他们的孩子遍布全国各地。

  Deatherage:最近和一个客户的孩子交谈中,我说他们的父亲不能再开车了,我问:“最近一次坐你父亲的车是什么时候,我今天坐了一次,非常可怕。”他们听后都非常震惊。

  《巴伦周刊》:你是怎么开始关注家庭的?你会谈老一代的话题么?或者你会鼓励年轻人为了退休后的生活存更多的钱么?

  Kantor:我们通常会在客户40岁以后讨论他们的情况。

  Deatherage:对于单身客户,我会在50岁以后谈论关于健康计划。

  Spickler:我总是告诉自己要更早更频繁的谈论这个话题。

  《巴伦周刊》:你从哪方面开始?

  Spickler:长期照料保险。这是我的第一道防线,我们使用来自林肯国民银行的一种混合型产品。你预先一次性支付一笔钱,然后获得三到四倍的长期照料费用,具体要依据年龄而定。另外这个产品还有死亡抚恤金,投保后六年如果出现意外可以获得全额赔偿。

  Deatherage:就我个人的经验,如果你非常富有,支付高成本的长期照料保险没有问题,那么你其实不需要它。真正需要长期照料的人还是少数,当然如果你家有人得了阿尔茨海默症那就另当别论了。

  《巴伦周刊》:Melissa,你同意富人不必买长期照料保险么?

  Spickler:我认为购买长期照料保险非常重要,原因有很多。人们总认为自己状况很好,不会发生什么意外,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需要长期照料,以及这些照料的费用有多少。我有一个客户就不听我的,拒绝购买长期照料保险,他身体健康而且很注重保养,然而两星期前,58岁的他突然中风,现在半身不遂了,如今他住在私人疗养院。我还有一个客户,今年60岁了,她认为自己以后需要长期照料,因为她离婚了而且子女搬到了其他州。后来她摔断了腿,行动困难,然而现在她的保险可以支付康复期的所有费用。

  《巴伦周刊》:好吧,每个人都有可能需要照料,但是即便不买保险也能支付照料费用,为什么还要买?

  Spickler:我有一个客户非常有钱,资产大概有3000万美元,他也问了同样的问题,我说:“为什么不买一个25万美元的产品,以后可以支付80万美元的护理费用,这样你可以省下55万美元留给孩子或者做慈善呢?”

  《巴伦周刊》:但这还是需要预先支付一大笔钱,为什么不用传统的年金方式购买呢?

  Spickler:因为这样更踏实,比如一次性支付了10万美元,这笔钱用途非常明确,就是用于长期照料。未来你不用再付款,不用考虑物价上涨,也不用担心未来10年会发生什么。

  Kantor:我认为可以购买这种资产,然而可以利用贷款的形式,也就是首付大部分,以后再慢慢的支付。对于长期照料保险,我不支持也不反对,我认为在某些情况下,它是一种有益的补充。

  Deatherage:通常我用它来帮助客户获得内心平静。

  《巴伦周刊》:但是你并不认为长期照料保险非常必要?

  Deatherage:长期照料保险属于长期投资。我非常怀疑这些保险公司能否履行30年前签署的协议。

  Kantor:我也有同样的担忧。2008年还有14家提供长期照料保险的公司,而此后有六家不再做这项业务。另外,现在为一个50岁人制定的保险条款能否支付他80或是90岁后的照料费用呢?

  《巴伦周刊》:换句话说,今天的保险条款不一定能满足30年后的医疗费用?

  Deatherage:当所有婴儿潮一代的老年人还依靠这个体系的时候,我们无法预测未来的金融模式。日本的老龄化程度是世界上最严重的,那里正在使用机器人进行照护,因为没有足够的人手。

  Kanto:一些新型生活社区提供长期护理,如果你住进这样的社区就不需要购买长期照料保险。

  《巴伦周刊》:你说的是陪助型社区?

  Deatherage:我是想说”终身保健住房供应”和“持续护理”社区,在这里最初你仍然独立生活,然而在这个社区你会有自己的朋友,可以一起吃饭娱乐。当你需要陪助或者全天候照护的时候,仍然住在这个社区里,你会觉得自己是这里的一部分,你的朋友会来看望你。

  《巴伦周刊》:可是很多人不愿意搬家

  Deatherage:我有一个客户住在阴暗潮湿的房子里,我的太阳能计算器在那都无法使用。因为不能安全驾驶,他们的驾照也被吊销了。最后他们搬到了一个终身保健住房供应社区,他的妻子以前是钢琴家,在那她开始定期为大家演奏。他们会按时吃午饭,还会去纽约看演出,而且社交活动也越来越多,想到这些我就很欣慰,因为在搬去那个社区之前,他们的生活悲惨而又孤独,但是他们生命最后的几年充满了乐趣。

  Kantor:我也有客户购买了合适他们的生活社区,但是并不准备马上搬进去。特别是那些二婚或者三婚的人,他们会考虑如果需要陪助或全天候照料,那么用谁的财产来支付,是他们的还是配偶的?他们还能够孩子留下什么?其实入住这样的社区是未雨绸缪和资产保值的好方法。

  《巴伦周刊》:那费用如何?

  Deatherage:这要情况而定。在北新泽西,一套房子的售价在25万美元到100万美元不等,你可以选择是否拥有产权。一些条款规定继承人可以获得你投入资产的80%-90%。然而你还需要额外支付费用,每月的服务费从2000美元到20000美元。多数时候,这些费用是用来按比例分担未来需照料的费用。

  《巴伦周刊》:那么人们的医疗费用至少需要多少?

  Kantor:50万美元

  Spickler:一般而言,一对健康的65岁夫妇至少需要25万美元来负担日常的医疗费用,这其中不包括长期护理和急诊费。因此最好有一大笔现金留着以备不时之需,不要用这些钱炒股。

  Deatherage:确实是这样,但是现在利率这么低,这么做确实有损失。

  Kantor:做医疗保健计划非常困难,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需要,如果你知道了,那就是需要的时候,这和为上大学做储蓄不一样。

  《巴伦周刊》:你说的有理,你也许可能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退休,但是大部分人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需要支出大笔医疗费用,那你们如何管理相应的资产?

  Spickler:我会单独设立一个账户管理医疗费用,如果还有别的需求,我会再开一个账户。总之你需要一个专门的账户管理未来的健康支出,而且最好都是现金。

  《巴伦周刊》:还有别的方法管理健康和财富么?

  Spickler:健康顾问通常是退休的护士或者是有医疗背景的人,他们会给你提供长期护理的建议,并帮你找到合适的医生。

  Deatherage:还有另一种方案,一站式购买所有的医疗需求。富有的客户对这种服务非常感兴趣,而医生也喜欢这种形式,因为只要给有限的病人提供服务就可以获得很好的报酬。这项计划最低年费也要3000美元。

  Kantor:最高能达17000美元每年。

  《巴伦周刊》:退休人员该做什么准备以防万一。

  Deatherage:人们总是想知道当有希望的时候该期待些什么,可是没人关心老了以后该期待些什么?我有个客户总是说:”会发生什么?“现在我明白了,他是想问如果去世了会发生什么?他们想知道自己当时是否在家,是否睡在床上,家人是否叫来了救护车,是否安排好了葬礼。

  Spickler:我会让我的客户确定知道自己配偶的密码,有很多事情需要提前准备,永远别嫌早。最近我还和一个客户讨论撤销401(K),他是周五退休的,可周日就死了。

  Deatherage:我总是告诉客户,把重要的文件放进塑料袋,搁到合适的地方。万一出什么事,你不可能去银行或者找到保险箱的钥匙,另外有了这些文件也方便核对资产。(鹿城/编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