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Saturday, July 27, 2013

文艺范儿的香港女股神刘央

Source:

18岁,热爱文学、“骨子里有着文艺范儿”的刘央怀抱着成为诗人的梦想,却误打误撞与金融结缘。03年SARS肆虐,她入市抄底一战成名,旗下基金当年回报率达到近100%。06至07年的大牛市,她又为投资者带来双倍回报。如果人生可以重来,她说还会做基金经理,“因为赚钱的感觉真的很刺激”。



  03年SARS肆虐,刘央入市抄底一战成名。06至07年,她又为投资人赚得两倍收益,赢得“女股神”和“女巴菲特”的光环。

  高中毕业,热爱文学、“骨子里有着文艺范儿”的刘央怀抱着成为诗人的梦想,却误打误撞走进了中央财经大学的校园,从此与金融结缘。93年,她从中信一万多人中脱颖而出,被派去澳洲管理一只封闭式基金,开始了至今长达19年的基金经理生涯。

  03年SARS肆虐,刘央入市抄底一战成名,她的西京中国基金投放当年的回报率就达到了近100%.06至07年,她又为投资人赚得两倍收益,赢得“女股神”和“女巴菲特”的光环。她说,如果再选一次还会做基金经理,还会选择继续赚钱,“因为赚钱的感觉真的很刺激,很有挑战性”。

  误打误撞走上金融路

  刘央出生于书香门第,父亲在出版社工作,母亲则是一名医生。她从小耳濡目染,“就连赚零花钱也是给父亲抄书,抄1万字给10块钱”,从而练就了一手获奖无数的好书法。她说自己小时候对文学特别感兴趣,“十五六岁就把名著都看得差不多了,零花钱全拿去买琼瑶和金庸了”,还发表了不少小说和诗,“骨子里有点文艺范儿,挺小资的那种”。当时她的梦想是能成为文学家或者诗人,“就像北岛和舒婷那样”。

  高考的时候,刘央的第一志愿是北大西语系。当年小语种的招生人数非常少,她的高考成绩虽然上了北大的线,但却没有达到西语系的录取分数线,最后被中央财经大学提走了档案,成为中央财大第一届国际金融专业的学生,就这样误打误撞走上了金融路。

  “那个时候特别失望,要退学重考,还每天窝在被子里带着手电继续看小说。”无奈的父亲带着她去拜访钱学森,钱老给她讲了很多经济的重要性,她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去学校报到,业余时间则继续在学校的报纸上发表诗歌。大一大二两年的基础知识让刘央觉得枯燥又乏味,“还在彷徨的过程中,也不喜欢经济”,但上了大三正式进入国际金融的专业后,她好像突然茅塞顿开,“一下子喜欢上了金融”。

  刘央说,如果重新选择一次,她还会再做基金经理,还会选择继续赚钱,“因为赚钱的感觉真的很刺激,很有挑战性”。在她眼中,一个优秀的基金经理必须符合3个基本条件:首先是要有较高的体能和智商,“因为基金经理是一个特别的,永远都停不下来的工作,这份工作对人是一个不断勇往直前不断提升的过程,就好象是爬山一样。”其次,好的基金经理必须要传达一种正能量,市场每天千变万化,如果基金经理自己的心理素质不够好,就不应该帮别人打理财富。而最重要的是,基金经理要有非常高的道德标准,“每天看大把的钱进进出出,如果没有很高的道德标准,会容易迷失,丧失自己的原则,从而犯下很多愚蠢的错误。”

  虽然资产管理行业复杂,对人的要求也更为综合,但她认为,要成为一名优秀的基金经理并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中国现在有无数的机会可以帮助中国优秀的理财专家成长,未来会有无数的巴菲特出现。她还强调,“每个人在赚钱的这条路上一定要有自己的理念,要执着,千万不能人云亦云”。总的来说,“赚钱就是一个非常非常难的事情,永远赚钱基本不可能”。

  中国人在资产管理界也可以很牛

  2003年3月,SARS肆虐,刘央一家被困在海南喜来登酒店,“当时没有飞机回去,一层楼里就只有我们住”。就在这里,她加入西京后的第一只基金——西京中国基金正式投放市场。到03年底,西京中国基金的回报率已经达到近100%,入市抄底让刘央一战成名。2006年至2007年香港股市两年大牛市,恒生指数由15000点上升至31000点,刘央又为投资人赚得两倍的收益,成为西京的王牌基金经理,而这些成绩也帮她赢得了“女巴菲特”,“女股神”等各种光环,她还被《福布斯》杂志评为“50位亚洲最有权势的女性”之一。

  然而市场瞬息万变,即使是女股神也有被市场牵着鼻子走的时候。08年的金融危机对刘央来说也是一道坎,08年全年她旗下的基金平均下调空间达到30%至50%,是有史以来最差的表现。那年下半年,刘央几乎从公众眼前消失了,她自己回想当时的情景也说,“有半年时间比较消沉,很有挫折感。当时谁也不想见,谁也不想说话,觉得特别烦。我不明白华尔街为什么要把自己恶劣的东西掩盖地那么深,然后把全世界都拉下水。”

  闭门谢客的那段时间,刘央每天埋头写东西,写自己对市场的感悟,“深刻反省市场出了什么事儿”。她说,那段经历帮助她变得更成熟,让她能在今后更加严峻的环境下,也能保持不慌不乱。在刘央眼中,今年的情况比08年更为惨烈,“今年特别乱,很多东西已经超过一般人的逻辑思维和基本的分析报告可以考察的范畴了”。但经过08年的历练,她说自己现在“完全知道发生了什么,变得更顽强,更知道自己应该在什么时候出手,并且知道中国绝对没问题。”

  她透露,手里的资金在年初大概有40亿美金,到现在有5亿美金因为市场的调整而消失了。有媒体批评她的基金表现,称她为“灯神”(指买股票买什么跌什么),但刘央依然很有信心,“是的,我的基金表现现在来说是亏的,但这个游戏会going on(继续下去)。”

  近期以浑水研究(MuddyWaters)为首的境外做空机构集中打击在海外上市的中国民企,引发市场对民企的恐慌情绪,以民企为主要投资对象的刘央也被推上了风口浪尖,而她本人对此却很泰然处之。“我投资民企那么多年,他们做空我的股票一点都不奇怪”。她认为很多民企的基本面仍然很健康,做空机构只是由少数几家账面有问题的企业引导出一个氛围,使得中国的民企成为被打击的目标。

  在这场民企风暴中,刘央对一些制度上的问题提出了一些反思。她认为大股东每次增持公司股票都需要公开,而做空机构持有大量空仓则无需公布,这样的制度并不平等。此外,一些对民企的看法也让她有些许失望,“政策上没有打开,民营企业一直没有得到国家政策应有的支持,香港市场对民企的态度也是人云亦云,被人牵着鼻子走,没有给他们足够的生存地位和空间”。“李嘉诚的公司不是民企吗?李国宝的不是吗?”,她希望市场能多给民企信心,“中国的民营企业现在还处在初级阶段,未来一定会越来越壮大”。

  谈到个人的投资风格,刘央坚持要同时观察宏观层面和公司层面,“要看大市也要看小市”。她非常推崇巴菲特,认为巴菲特很执着,从来不改变自己的金融模式。“他那么有钱,可以请很多空军来帮他做空,但他从来不这么做。他的理论就是最简单的buy low sell high(买低卖高),看一家公司未来3至5年的发展前景。”刘央现在最看好内地的健康医疗行业和电讯互联网行业,认为这些行业里“有分红的公司可以闭着眼睛买了”。

  刘央一直说,自己的职业生涯中有三个贵人。第一个是她先生,第二个是她以前在中信时赏识她并派她去澳洲管理封闭式基金的前中信董事长王军,第三个则是西京创始人之一、将刘央带入西京的PeterIrving.即使现在刘央已经全面接手西京,成为这家声名显赫的老牌英资投资管理公司100%的控股股东,但公司的会议室里仍然摆着PeterIrving的大幅照片。

  当年Peter找到刘央的时候,曾经跟她说过,Oneday,Atlantisisyours.(西京有一天是你的)。“给我画了一饼,描绘了一个特别美好的图案,当时觉得怎么可能呢?我也没有这个野心,只想好好当我的中国基金经理。”但没想到在10年后,这个美好的图案真的实现了,这让刘央觉得肩上有着沉甸甸的责任感,“我一定要把公司做好,不光为了赚钱,而是要打造一个品牌,要证明中国人在资产管理行业也可以很牛,这是我的使命。”

  家庭是强大的后盾

  女巴菲特,女股神,最有权势的女性,这些称号会让人觉得刘央是一个十足的女强人,但她听到女强人的称呼时却哈哈大笑,“我真的是女强人吗?我觉得我一点儿都不强,在家里我很弱,地位全家最低。”刘央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一个疼她的先生,一儿一女,明年就是她和先生在一起20周年的纪念,“我老公是我事业上最大的贵人,家庭对我来说是巨大的稳定因素和后盾,我真的非常幸运。”她还笑说,如果没有她先生,她肯定就要成为剩女了。

  这个每天都要工作十几个小时的“工作狂”,就连生孩子都是工作到最后一天。生儿子的时候,她一直工作到开始阵痛,才收拾东西去了山顶的教会医院。她还偷偷地把手机带进去,连做破腹产手术的时候都在下单。10年以前的事情,刘央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我还记得当时下的是卖单,华燊燃气,那天把它全卖掉了,特别好玩儿。”

  她坦言,在教育孩子方面先生比她付出地更多,“我老公的原则是,‘子不教,父之过’,这方面我完全没有发言权。”为了更好地平衡工作和家庭上的时间,刘央采取严格的作息时间,提前将与孩子们在一起的时间安排好,也尽量把所有的周末和公众假期都分给孩子。“最近的爱好是和儿子一起打高尔夫球,一打就是几个小时。”虽然尽量多地和孩子们在一起,但忙碌的工作还是限制了她的时间,在某些特殊的时候,孩子们表现出的一点点疏远还是会让她有些失望,但她也能很快想开,“都是有所失有所得吧”。

  在职场上横冲直撞敢打敢拼的刘央,在生活方面却非常传统。她几乎从不购买名牌服饰,只对中式的服装情有独钟,几乎出席所有场合都穿中式服装。她坚持女人在30岁之前就一定要把自己的另一半找到,还认为“女人如果没有孩子就不是一个完美的女人,传宗接代是女人非常神圣的目标”,甚至对自己生孩子的时候选择了剖腹产而不是自然分娩都心存愧疚。

  刘央的一头长卷发也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她说自己19岁去五台山的时候遇到一个金牙老道士,老道士告诉她,她的头发和别人不一样,是她的财运所在,并告诫她千万不要剪去长发。刘央虽然一直没把老道士的话当回事,但因为先生喜欢她长发,所以19年以来一直保持着同样的长发造型。结果去年她一时兴起将长发剪短之后,公司的投资表现一直不尽如人意,吓得现在办公室里的同事都对她说,“老板你可千万别再剪头发了啊。”

  和所有爱美的女性一样,刘央也喜欢打扮,每次接受媒体专访,她都会化淡雅的妆,戴上精致的假睫毛,“我是比较追求时尚的,希望能过得比较精致的那种人。”或许是遗传,就连10岁的儿子都会评价她的打扮。参加圣诞派对,儿子还会对她说,妈妈你穿这个不行,穿那个好。“很多时候为了儿子也要打扮呀,让儿子能有自豪感”,说这句话的时候,刘央的脸上带着深深的宠溺,这时的她已经不是那个手持千金的女股神,只是千千万万个疼爱孩子的伟大母亲之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