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Thursday, February 28, 2019

[转贴] AGM游记(2018) —— MATRIX - Easy Wong

Author: Tan KW | Publish date: Thu, 28 Feb 2019, 06:10 PM

Thursday, 28 February 2019
MATRIX在2018年AGM的基本资料
日期:8月16日
时间:早上10点半
地点:自家D'Tempat Country Club



问答环节:
问:请问公司与台湾合作的医院目前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可以开始运营?
答:这项合作的MoU已经被终止一段时间了,原因是股份上与管理上的一些问题。公司为了确保股东们的利益,选择终止这项合作。公司依然在找寻新的合作方,目前暂时还不是透露的时机。公司建造医院的计划依然存在,只是需要寻找到适合的人来管理这家医院,因为公司并非管理医院的专家。找到一个有心要参与和管理医院的合作方,将能进一步提高公司的利益。

问:公司目前在印尼的项目进展如何?这个计划会执行多久?
答:目前公司已经和印尼的公司签署了MoU,主要是在Jakarta建立一个Islamic Finiancial District。目前公司还无法透露过多的信息,因为公司还有6个月的时间来商讨合作方式。只能告诉你,目前计划依然在进行中,而且也进展得非常顺利。

问:我们将会负责所有的设计、建造吗?
答:不是,基本上在第一个项目,公司会先处于一个比较被动的地位。

问:公司在这个项目上会需要投入一些资本吗?
答:是会投入一些资本,不过详情依然在商讨中,所以暂时还是无法告知。也不必担心,目前的进展还是非常不错的。

问:新政府的更换,对公司有什么影响吗?
答:坦白说,我们是生意人,不管换不换政府,我们会寻找一个适合的方式来经营公司。我们也不参与政治,所以依然会按照公司的生意模式进行营业。目前没有看到有任何的影响。

问:高铁计划被取消,对公司的影响是什么?
答:当公司实行产业规划的时候,并没有把高铁的因素考虑进去。不管高铁执行还是取消,公司依然会按照原本的计划走下去。当然如果高铁计划能继续执行的话,这会对公司带来额外的好处。不过即使高铁取消,单靠Sendayan自身的优势已经能有非常好的回酬了。

问:公司如何与临近的大型发展商,如IJM、Sime Darby等竞争?
答:公司拥有自己的生意模式,同时也欢迎任何竞争者。过去5年,相信通过业绩公司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能力,面对竞争者,公司依然可以从容不迫。即使有新的竞争者进入,公司也会坦然面对他们。过去公司可以售出房屋,之后当然也是可以。

问:请问芙蓉房屋的需求量如何?
答:目前的趋势,大约60-65%的买家都是来自吉隆坡,因为在吉隆坡,500K到600K只能买到一个很小的单位,反而在这里不止房子大,而且还拥有许多设施,比如这里有很好的学校与保安,而且开销也比较便宜。相信未来的需求会也越来越多。

问:公司可以给个买家的详细分类资料吗?
答:其实在刚开始的时候,大约2006-2010年那段期间,买家可以按种族来分类。当时的分布大约是95%土著,和5%非土著。之后,随着公司名誉的上升,加上吉隆坡房价飙升,多数的中产阶级的家庭也开始接受在芙蓉的房产。当然也归功于良好的宣传,吉隆坡人也接受了“在吉隆坡工作,住在芙蓉”的慨念。所以,至2010年起,吉隆坡的买家从10%提升到目前的65%。目前公司产业的买家种族比例大约是40%巫裔,40%华裔,以及20%印裔。截至今天,公司已经售出大约12K的房屋单位,其中大约50%巫裔,35%华裔,以及15%印裔。相信在15K的单位完成之后,比例将会是大约45%巫裔,40%华裔,以及15%印裔。

问:请问外劳薪金的增长对公司的影响如何?
答:影响不大,根据公司的建筑数量,薪金的增长是公司可以吸收的成本。公司对于成本的预算是非常不错的,公司的Profit Margin一般都能控制在大约25%上下,公司也会尽力地去保持这个赚幅。

问:年报45页,KLIA Linkage和Paroi-Senawang-KLIA高速公路如何有利于公司?
答:当公司策划整个BSS的时候,会把政府在Micro Planning的部分纳入考量,包括这些提到的Infrastructure,如果这些Infrastructure能完成,当然会让公司获得很对额外的好处。

问:在KLIA工作的人是公司的目标和潜在购买者吗?
答:是的,公司的目标不止KLIA,而是整个Inner KL,所以目前公司的购买者从之前5%来自KL的人士,一直到目前的65%来自KL的人士。当然,KLIA那里本身就贡献了一个不小数目的买家。公司非常有信心,这些数目会在刚刚提到的Infrastructure完成后,更为提高。

问:公司可否知道那些Infrastructure什么时候会完成?
答:Seremban-KLIA的高速公路原本预计完成时间是去年年尾,不过由于一些延迟,所以他们预计会在今年年尾完成。我们也希望他们能如期完成。

问:年报155页,公司Write Off了一些坏账,请问这些坏账是属于那个部分的?
答:这些Bad Debt是属于Matrix Global School,属于教育业务的坏账。这是一些公司已经无法收到的学费,所以在会计的基础上,公司会把他们归类为坏账。其实,当初公司成立这家学校的时候,公司采取了比较宽松的政策,一些父母也向公司要求以分期付款的方式来支付学费,公司也是答应的。一般的学院在你没有付清学费之前,不会让你上课。为了让孩子们可以安心学习,我们也选择采用比较人道的方法。不过,还是有一些父母让孩子在中途退学,而且也不支付拖欠的学费,所以我们也只能Write Off这些坏账。

问:年报155页,公司有大约400K的Impairment Loss,请问是什么?
答:和之前提到的是一样的东西,只是坏账是已经确定无法取回的,而Impairment Loss是还在索讨的过程当中,有机会回收,或成为坏账。同时间,公司也做出宣布了,自今年9月起,如果学费未能缴清,学生就不能进入学校。经过4年,公司觉得已经是适当的时机来实行这个比较严谨的政策了。

问:年报156页,公司有5.4M的外汇亏损,请问这个是和澳洲的计划有关吗?
答:是的,这是在澳洲的房产计划带来的外汇亏损,当时候的汇率是大约3.08,而目前的汇率是大约2.90。所以每次总结会计的时候,必须以之前的汇率作为成本来计算。

问:在GE14竞选时期,为什么Dato Lee曾经比较高调地支持某政党?不管谁执政,公司不是应该都保持中立吗?
答:(Dato Lee)我其实并没有支持哪个政党,我只是支持目前的政党(原话:I am only supporting the party of the day)。当GE14竞选时期,我只是回去并支持我自己的家乡,我想在自己的家乡哪里做出一些贡献,所以贡献了一些金钱方面的援助。这份援助是持续的,即使换了新的执政人也是一样,就像之前答应为一个中学提供援助打造礼堂一样,即使新的MD上阵,我们还是延续之前的承诺,继续提供援助。这些援助其实是Community Services,而不是Political Services。如果你回看GE14竞选时期时我的举动,我其实并没有支持或谴责任何政党,我只是回到我自己的家乡,为我自己的家乡做出贡献,仅此而已。

问:公司可否有打算在KL购入更多的土地?
答:公司拥有相当充裕的土地,除了KL和Seremban之外,公司在Kluang还有发展计划,国外公司在澳洲和印尼也有计划。对于扩充地库,公司有自己的政策,我们不会随便在外面买一片土地,这片土地必须要可以对公司未来带来收益,如果你问我们会不会购入更多的土地,当然,我们是做生意的,只要有赚钱的机会,我们当然会抓紧这个机会买入,当然,这个必须要在衡量风险之后。以目前公司的地库,公司可以发展至2027年。
其实公司会在KL发展,是因为上市的时候,分析员们都觉得公司应该在KL露个面,并参与一些发展,所以公司才买下这片土地。在KL那里,就1 arces的土地就要价46M。公司上市的时候,在这里花了46M买到了235 arces的土地,这是价钱的差异。而这个235 arces可以得到1B的GDV,反之KL的1 arces只有250M的GDV,而且KL的风险还比较高。所以公司还是会著重发展森州。KL我们会去的,不过目前有一个Project,之后也会有一个在Puchong的Project,这两个Project应该也足够我们消化2-3年了。第一个Project是在2014年买入的,一开始我们打算发展大Unit的房间,不过在2015年房地产有点放缓,那些比较High End的产业销售也是停滞。所以我们改变策略,因为1M以上的房子在KL会比较难卖出,即使今天也是如此。我们把公寓设计成小单位,就是400间大约600平方尺的Studio,和104间2房或3房式。我们在几个月前Launching,并且成功出售了80%的单位。其中大部分是Studio,2房式与3房式反应非常冷淡。我们必须到国外(新加坡、香港、台湾、印尼等)做出宣传,而且效果也不是很好,比如在新加坡就只售出3个单位而已。所以延迟了2年还是值得的,目前80%的销售至少不会对公司带来问题。所以目前KL High Rise的房子不是公司的重心。公司的重心还是属于Landed房子。而且High Rise的房子你Launch了必须要建完整栋楼,不能因为没有出售就少建一楼。反观Landed的就不一样的,我们可以根据公司的现金流来策划建筑的次序。

问:年报192页,Note 20,公司拥有Sukuk Wakalah的新债务,可以解释一下这个Sukuk Wakalah是个怎么样的贷款吗?为什么公司只是贷款了3个月的时间?
答:Sukuk其实是拿来充当一个候备,当时机来到,比如出现可以购买好的土地的良机,我们可以有更好的速度和价钱来商讨。 目前这个Sukuk的贷款其实是用来Offset公司手头上的Term Loan。因为利息上的差异,这样做可以节省利息(7.8%降至4.7%)。剩余的就是拿来预备,因为近两年房地产处于比较停滞的状况,拥有这个低利息的Sukuk可以很容易的融资。

问:年报197页,公司的Staff Cost从47M提高到61M,请问是更多员工造成的吗?
答:Staff Cost的提高不只是因为员工的增加,公司根据员工的Performance提供的奖励也是成本提高的原因之一。

问:公司在未来有额外的ESOS计划吗?
答:目前公司没有任何新的ESOS计划。

问:公司的ESOS反应如何?有助于公司留住员工吗?
答:第一批的ESOS全部被认购了,第二批的ESOS几乎全部也被认购了,除了5月那批,因为股价下跌,造成认购价高于股价。大约10%的ESOS没有被认购。至于那些认购的员工可以说大部分都觉得很满意,所以公司才能发展得如此顺利。公司自上市以来取得了非常不错的进展,这个不只是管理层的功劳,员工也是占了非常重要的部分,所以公司选择以ESOS的形式奖励员工。公司每个季度都能派发至少盈利40%的股息,这是员工们的努力得到的成果,他们也应该得到相应的奖励。

问:公司可以考虑DRP来节省现金流。
答:这个问题去年有股东提及。公司由于每个季度都派发股息,所以每次股息的数额会比较少,在经济考量之下,以这么小的数额来做DRP对股东而言其实并不划算,所以公司决定不实行DRP。

问:年报181页,公司Inventory从177M上升至280M,是因为房子销售不出吗?
答:身为房地产公司,Inventory代表公司旗下的Land Bank(不管Long Term或者Short Term)以及已经建好准备发售的房子。自2017年,Non-Current Inventory从747M降至643M,因为这些Non-Current的Inventory一旦推出去发展的话,就会变成Current Inventory,这也是为什么Current Inventory会从118M增加至339M。至于公司已经建好的房子,从原本的58M降至今年的40M。
在森州这里,公司可以在当年卖出80-85%的房子。Inventory会增加是因为Launching的增加,包括一些Industrial Product。不必太多担心,我们的销售额每年都在增长。在2018年,公司的销售额已经达到了1.17B,而今年的目标是1.2B。为了获取1.2B,每个季度需要达到300M的销售额,而这个季度公司已经达到并超越这个目标了。我们目前是在目标的前面,所以不必担心这么多。

问:建议公司可以在会议开始时介绍各个管理层,然后再给个简短的介绍公司去年做了什么,今年打算做什么。
答:关于介绍管理层这部分,公司曾经谈论过这件事,由于公司已经确保自己在年报里有很详细地显示管理层们的图像以及资料了,所以在会议上介绍只会浪费大家的时间,所以选择跳过这个流程。公司有9位管理层,逐个介绍的话大约需要10分钟的时间,不过如果股东们觉得需要的话,或许我们可以在下一个AGM加入这个环节,看看效果如何。至于Presentation部分,其实公司是有打算在这个AGM做出Presentation的,不过由于公司顾问所准备的Slide没有公司想象中的那样,我们严谨的MD觉得不够精彩也不满意,所以决定临时撤掉这个Presentation。

问:公司的Education和Hospitality依然亏损,什么时候可以Breakeven?或是这个亏损是城市规划必要的程序?
答:是的,在任何城市规划与发展,School和Hospitality是必要的,它可以提供城市流畅性。所以我们建了国际学校,这个学校最大的容量为2,550学生,每个看过这个学校的人都非常惊叹。学校业务目前依然处于亏损状态,大多数的Operating Cost为Depreciation。要Breakeven,这学校必须要有1,100为学生。目前我们有大约900为学生。明年公司将会吸取一些中国来的学生,希望可以因此达到Breakeven的学生数量。这班中国学生分成两批,一批是来自上海,去年已经报道了,而另一批来自河北,大约9月份会来报道。根据合约,大约会有150位学生前来报道。之后,每年也会持续送来大约200位学生。不过中国出了一个政策,就是如果孩子在外国求学,必须要有父母其中一人的陪同,目前我们还在观察这个政策带来的影响,出国求学的数目可能会减少,不过依然还是可观的数目。Hospitality方面目前已经接近Breakeven的点上了,相信明年应该可以开始看到盈利。我们的酒店目前的入住率大约是50%,相信在周围的工厂建筑完工之后,将会提高入住率。虽然在年报这两个业务是亏损的,不过他们成功促进房子的价值和销量,长期而言,对公司也是有利的。

问:公司2019的展望如何?
答:自上市以来,公司经常保持乐观,甚至在接下来20年都是乐观的。如今新的政府上任,他们想把马来西亚打造成为发展国家,之前目标2020成为发展国家已经无法实现了,所以目前的把目标延展至2030年。为了成为发展国家,如果以美国、新加坡、英国等地区作为参考,人口与房子的比例必须达到2.5到3.0。马来西亚目前的比例是6.0。根据目前房子的打造速度(每年大约100K-120K间房子被建造),要上升至4.0需要大约20-25年时间,所以房子的需求还是非常巨大的,尤其是可负担房屋。所以对于接下来20年的市场,还是挺乐观的。在早期2006年的时候,BSS其实不是选择性的地区,不过经过公司的管理和一些机缘巧合,加上KL的房价已经无法负担,Matrix的品牌成功吸引了60%的KL买家。因此,我们是森州最大的发展商(以营业额计算),这持续了3年的时间。我们踏入市场的时间已经比较迟了,BSS是2006年开始的,反观IJM在Seremban 2是在1996开始,我们迟了10年,不过依然成功在营业额上超越他们。不仅如此,我们的房子比起IJM还便宜了大约10-15%(相同款式)。这是我们能提供的一些基础展望。

问:公司地库的发展计划是什么?
答:目前公司的地库有大约1,800 arces,大约1,400多arces在森州,大约300多arces在Kluang。在KL,Damansara这个地方,你到Subang也是叫Damansara,你去到Sungai Buloh也是叫Damansara。同样道理,在森州,Sendayan只是5,000 arces,然后目前只是剩下300至400 arces。不过当我们购买附近的土地之后,我们也把它称为Sendayan,而且还成功保留这个名字。在上市之后,公司在Gadong Jaya收购了235 arces的土地,为了不混淆KL买家,我们依然把它称为Sendayan。只要Bandar Seri Sendayan这个名声还在,往后我们的购买也好,JV也好,我们都称那片地为Sendayan。最近在公司公告上,我们在Port Dickson区域购入了几片土地,那个也是Sendayan,目前Sendayan已经是围绕在Port Dickson周围了。所有的Sendayan加起来有1,400 arces,而真正的Bandar Sri Sendayan,我们只剩下了大约300 arces。这些地库用来打造住宅区的话,需要耗时大约7-10年才能完成。不过,在市中心(Centre Business District),我们有116 arces,这个是五合一的发展计划,分别为:Residential, Commercial, Hospitality, Convention, Hotel。这个需要耗时30年来完全打造。如果你们回溯One Utama的话,One Utama是在1987年开始打造,而且只有区区的100 arces。这区区的100 arces用了足足花了30年的时间才完成整个Township的计划,目前他们正在建造最后的Office Complex发展计划。我们拥有116 arces,所以要完完整整发展起来一个商业城市是需要很长时间的。不过,周围的住宅区就不需要用到这么长的时间,大约7-10年即可,全部将会是Landed Property。因为Landed Property在这里非常受欢迎,并且拥有很高的需求。只要房屋价钱介于300K到400K之间,每个人都会争先恐后过来购买。同时间,我们也必须要确保那些早期购买我们房子的顾客可以享受他们房子的增值,所以房子的定价将会需要一个长期的策划。这也是公司的策略之一,每个顾客将会看到自己的房子增值,这样他们才会非常开心,而不会诅咒我们。

问:Bandar Sri Sendayan会面对空气污染的问题吗?
答:当我们开始这里的Project的时候,其实有很多人曾经劝导我们不要接受这里的Project。不过当然,我们有做过空气质素的测量,发现并没有到达可以影响人类的程度。这里的工业区是处于另一个Buffer Zone,所以每个人其实都是非常开心的。这些工业区的地契大约会在2025年到期,我们也会向当地的政府人员反映,让他们不为那些工业区续约。让他们转去其他比较适合的地点。这样对大家都是好的。


问答环节到此结束。

门礼:毛巾和一些自家Vouchers




最后总结:
Matrix是个非常大方派发股息的公司,长期的的发展空间也都不错,
趁着股价低迷的时候,是个值得长期收藏的公司之一。

Posted by Easy Wong at 6:00:00 pm

http://easywong.blogspot.com/2019/02/agm2018-matrix.html

老臣持重变化石/拿督刘明

2019年2月28日

包公升堂●拿督刘明大马连锁协会副会长

我记得第一次上陈丹生老师的孙子兵法课程时,他谈到孙武的名句:将帅无能,累死三军;因为我当时刚铁下心肠挥刀斩掉跟了我8年的总经理,所以非常感同身受!

这个举动让我自嘲为当年第一功绩,因为这决定我拖了至少两年,一直举棋不定,顾虑太多而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我犯了很多老板都会犯的错,就是明知道一些老臣在混日子,无所表现却难以启齿叫他滚蛋,做个不知所谓的烂好人!

我会毅然开铡是因为他的无能,已经严重影响了公司的发展和同仁的士气,让我忍无可忍。

他离职后公司人事重组所带来的正面反应是立竿见影的。现在想想我自身的妇人之仁,是我在管理上的一大败笔,也促成我后来立志做事要做到极致的重要原因。

“老臣持重”,是所有公司都会面对的问题。

有两种情况造成这种问题:

1.前朝留下的老臣,即一直跟着老子创办人打天下的“有功人士”,因太子继位后行事作风不一样,显得格格不入,功臣变“余孽”。

2.在公司待了很多年的旧人,过惯好日子,不思进取。外面的世界产生巨变,他们却坚持自己的想法和工作态度,结果成了公司里的“化石”,“阻着地球转“。

我相信这类“产物”在现今这个变幻莫测的网络时代应该特别多!

所以,我经常说公司偶尔换换新血是正常和必要的,因为人事变迁会带来新气象、新想法。

不过,前提是你在应聘新人的时候,一定要非常清楚自己要的是怎么样的人,千万不能滥竽充数,因为公司效率是从招才开始的!

我有太多类似的经验,也深深体会所托非人带来的恶果……

员工基本上分4大类。

1.态度积极但生产力较低,一般发生在新人身上。

2.态度佳,生产力超棒,这是所有老板的梦幻员工。

3.生产力尚佳但态度消极。这类人一般在公司待了蛮长时间,开始对公司一些事情看不顺眼而抱怨连连。(我把它称为半化石员工)。

4.生产力超低,态度欠奉。化石老臣就是属于这类型。

他们整天怨天尤人,认为全世界都对他们不起。因为他们放弃了学习,导致思想僵化。

散播负能量破坏力强

在一个积极向上,朝气勃勃的环境,他们会显得格格不入,很快被淘汰或成为公司的边缘人。

但假如他们处在一个环境散漫,没有强烈企业文化的公司里头,他们释放出来的负能量将吞噬了公司,轻则搞到老板疲于奔命,重则导致公司倒闭。

化石员工喜欢和与他有共同话题的“半化石”同事聚在一起,都聊公司的是非和老板、同事的坏话,物以类聚嘛。员工离心、办公室政治就是这样发生的。

动之以情 晓之以理

一家企业要做到零化石员工是不容易的,中小企业亦然。

要如何避免或解决这方面的问题?我的方法是identify (鉴定)、educate (教育)和 isolate (隔离)。

在员工考核时,鉴定那些半化石员工,花点时间了解他们面对的问题和他们对公司的看法,尽量引导他们“步入正途”,拉近彼此之间对公司理念的距离。

半化石员工是值得让我们花时间去感化和好好沟通的,因为他们还是有能力和智慧的人,他们或许只是一只迷途羔羊,因某些原因和公司理念有冲突而已。

就算最后真的没法子挽回他们的对公司的信心,他们自己也会识趣的离开,东家不打打西家,对公司不会造成太长远的损失。

而化石员工根本不用鉴定,因为路人皆知,而且他们几乎是不可能自己离开的。

虽然平时表面上他们经常仗着自己是元老级人物,说话“大声夹恶”,欺负新人,其实他们心里极度没安全感,毫无自信,而且一般化石员工年纪也比较大,伸缩性低,不容易找新工作。

很多老板也因为同情他们,而不忍心炒他们鱿鱼。

我其实也有一位这类型的员工。

我曾经找他长谈,对他苦口婆心、循循善诱,谁料他一踏出办公室就向其他同事投诉有人在他背后说三道四,害他被老板训话!

这类员工如何处理?我想唯一的办法就是送他去上课,希望第三者能够影响他。

假如效果不彰又将如何?

最后一招,当他透明,隔离之!

朋友说其实方法简单明了,“卡擦”一声,不就万事亨通?

我说知易行难,我的妇人之仁,根深蒂固啊!

看来处理人事,我还是婆婆妈妈不能做到极致……

奈何!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90228/老臣持重变化石拿督刘明/

7种心脏病无声前兆 比胸痛更可怕!

2019年2月27日

(台北27日讯)冠心病最常见症状是剧烈胸口绞痛,不过大数据显示,许多人在心脏病发作之前,都未曾出现明显的胸痛症状外,更有近15%动脉硬化性心脏病者,从没发作过胸痛,第一次发作就是心肌梗塞,甚至猝死。

《每日健康》报道,高血压、糖尿病、抽烟、高血胆固醇、高尿酸血症、肥胖、年纪大、缺少运动等,是影响冠心病、动脉硬化的危险因素,你若属于上述族群,可别以为没发生过胸痛,就没心脏病风险。

有25年看诊经验的心脏病学专家Stacey E. Rosen发现,女性心脏病发作前最常见的生活型态,就是感觉疲倦、易累,提不起精神从事日常活动,特别是若还有嗜睡现象,就要考虑尽速就诊,利用心电图检测是否有心血管疾病风险。

此外,心绞痛虽是冠心病典型症状,但背痛、手臂疼痛往往是寂静型心脏病的另现象。阻塞的动脉会导致肌肉缺乏足够氧气和血液,心肌细胞大量耗氧下,会借由神经系统发出疼痛讯号,但大脑未必能分辨,以致患者误以为是下巴、肘部、肩膀、颈部、上背部疼痛。有些患者甚至只在运动后感受到这种疼痛,误以为是过量运动导致肌肉损伤。

另一项女性常忽略的心脏病前兆,是爬楼梯后突然喘不过气,或睡醒后感到呼吸困难;此外,从未出现的胃灼热感或胃食道逆流,也可能是心绞痛而被误会是肠胃灼热现象。女性更容易并发恶心、呕吐、胃肠不适。

医学博士Kini指出,如果颈部、下颔出现不明原因不适感,或从来没有相关病史,却出现喉咙紧紧、卡卡等现象,也可能是心脏病发作前兆,尤其糖尿病患者较难察觉到胸痛等典型心脏病征兆,应更注意这些微小的变化;精神变得不集中,或是感觉自己感知能力明显退步,都有可能是心脏病发作前的非典型征兆。

新闻来源:中时电子报

Wednesday, February 27, 2019

[转贴] 技术探秘:5G如何引爆AI发展?

巴塞罗那2月25日晚上,华为在MWC 2019开展前重磅发布了承诺已久的首款5G折叠屏手机Mate X,搭载华为自研的麒麟980和5G基带芯片巴龙5000。(1万7,6月开卖!华为5G折叠屏手机来了,黑科技爆表【附上手视频】



除了备受关注的双屏无间隙折叠能力之外,Mate X作为华为发布的首款AI+5G手机,其5G+AI能力也成为了科技界关注的重点。

对于下一个万物感知、万物互联、万物智能的全新时代,手机市场只是5G+AI巨大市场的一隅。5G和AI的互相作用究竟将给世界带来什么?要说清楚这个问题,首先要讲清楚什么是AI、什么是5G、以及5G和AI之间的关系。
一、MWC 2019,5G手机扎堆爆发

华为Mate X是华为2019年发布的首款5G手机,也是华为首款同时集成巴龙5000 5G基带芯片+麒麟980人工智能芯片的手机。

5G性能关键业绩指标包括超过10Gbps的数据传输速率、500+公里/小时的移动速度、约为1ms的超低时延等等。根据华为官方数据,Mate X拥有4.6Gbps的巅峰下载速度,只需3秒就能下完一部1GB电影,速度极快。



在AI方面,华为Mate X搭载寒武纪1H双核NPU的麒麟980芯片,具备更强算力,支持人脸识别、物体识别、物体检测、图像分割、智能翻译等AI场景,并有更高精度的深度网络和更佳的实时性。麒麟980可选择独立发布的基带巴龙5000,完整支持5G,也可通过选配基带获得支持。

面对5G+AI的众多改变,整个手机产业链都面临着全面升级,这一轮的更新换代不仅给产业链带来了更大的市场和更多的机会,也将带来行业地位的重新洗牌。

除了华为,中兴、OPPO、小米、LG、一加等手机厂商也纷纷在MWC期间发布了自家新款5G手机。

从目前工信部的规划来看,5G网络今年会在国内开启试商用,明年开启大规模商用普及。目前5G手机的商用环境还不够成熟,除了基站在建设外,国内流量套餐也还没有公布。

但实际上,“着急”的手机厂商们纷纷将5G手机的发售时间提前到了今年上半年,试图抢占市场先机。
二、5G+AI的深度融合

正如文前提到的,手机市场只是5G+AI巨大市场的一隅。5G和AI的互相作用究竟将给世界带来什么?要说清楚这个问题,首先要讲清楚什么是AI、什么是5G、5G和AI之间的关系。

1、什么是AI?

经过AlphaGo等里程碑事件的“洗礼”及大量AI公司的落地,人们对AI已经颇为熟悉,但对还未大规模商用的5G其实并不了解,因此我们先从人们较为熟悉的AI说起。

从1950年至今,人工智能历经三次发展热潮,从诞生到机器学习再到深度学习。第一次热潮是在20世纪50年代,神经网络相关基础理论的提出。第二次热潮在20世纪80年代初,算法应用升级。第三次热潮从2006年开始,深度学习(深度神经网络)基本理论框架得到了验证。目前,我们正处在第三波人工智能浪潮,这次浪潮与以往的最大区别,就是AI已经走出实验室,落地到各个场景,逐渐应用到各个行业中。

智能芯片(AI芯片)、深度学习和大数据已成为人工智能的三大核心要素,分别带来算力、算法和资源的突破。其中,高性能智能芯片作为算力突破要素对人工智能发展更是举足轻重。令人欣慰的是,在这一轮人工智能发展热潮中,国内也涌现世界顶尖的智能芯片企业,如寒武纪,极大推动人工智能算力突破。



目前AI发展也面临一些困境,简言之:
(1)依赖云端。数据传输带宽受限,存在延时问题,实时分析决策受限;
(2)脱离实际的判断。训练样本中情景信息有限,实际环境中信息源不足;
(3)速度受限于算力。处理任务时间长,智能程度待提升。



破解以上困境,5G和智能芯片大有可为。前两个困境需要5G来改善,算力瓶颈由智能芯片提供的算力突破来改善。

2、什么是5G?

5G是指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是通讯的标准,通讯标准的发展会造成通讯的速度更快。在国际电信联盟(ITU)制定的5G标准中,定义了5G未来的三大应用场景:增强移动带宽(eMBB)、低时延高可靠通信(uRLLC)和大规模机器通信(mMTC),前者主要关注移动通信(即手机终端市场),后两者主要关注物联网。


▲图片来自:国泰君安《下一个时代:5G+AI》

5G具有高速率(10Gbps)、低时延(0.5ms)、广连接(每平方公里100万个设备接入)的特点,带来万物互联,催生各场景智能化应用的实现。具体表现为:

(1)高速率:10Gbps的通讯速率。4G无法满足VR等沉浸式主流视频规格的需求,5G时代使自动驾驶、VR/AR等领域的创新迭代成为可能;
(2)低时延:1ms的超低时延。4G网络时延小于50毫秒,而5G进一步将时延降低了一个数量级,突破了人类对时延感知的敏感阈值;
(3)广连接:每平方公里100万个设备接入。4G为每个小区提供几千个来连接,仅足够面向终端用户的少数设备接入。而5G可接入的设备数量呈指数级增长,每平方公里连接数将达百万个,让每个物联网设备都独立接入网络成为可能。


▲图片来自:中国移动《洞见5G 投资未来》报告

据中国移动预估,随着5G与下游产业联动和协作相继深入,十万亿级规模的5G大生态终将形成。

3、5G和AI之间是什么关系?

5G和AI是当前两个比较热门的领域,两者不期而至,彼此之间却存在一定的联系。概而言之,5G和AI相互融合,相互促进,共同带来社会经济和人民生活巨大改变。



AI可以帮助5G在部署规划、运行维护等方面实现高度的自动化和智能化。随着5G建设完成解决高速场景要求,边缘计算兴起解决端算力制约,物联网核心瓶颈将被打破,5G的落地会直接促进物联网的发展。

物联网的发展会进一步促进大数据行业的发展,因为物联网是大数据的主要数据来源,占到了大数据整体数据份额的90%以上,没有物联网就没有大数据。

而大数据又是AI发展的三要素之一,更多的数据会使AI更准确更智能。由此看来,5G的落地对于AI的发展有积极的意义。

5G和AI的发展有一个共同点,都对算力发展提出了更高的需求,因此以算力为生命线的智能芯片技术将迎来更广泛的市场机遇。智能芯片是推动5G和AI产业协同发展的破局关键,芯片必须提供更高标准的功能和性能。


▲图片来自:中国移动《洞见5G 投资未来》报告

关键元器件的技术革新深刻影响5G网络的升级与设备的集成度。5G多元化的场景应用为元器件企业提供了巨大的市场机遇,也提出了更高要求。在强调智能与联网的时代,包括FPGA、GPU与ASIC等芯片产品将在2021年达到200亿美元市场规模。

对于国产芯片而言,若在5G时代拥有一席之地,须在5G和AI多个领域进军中高端市场。随着5G的大普及,AI将成为5G下一代发展中所面临的根本性需求,AI让5G变得更加智慧,在部署规划、运行维护等方面实现高度的自动化和智能化。
三、5G+AI下的未来

5G+AI不仅仅两代新技术的结合,而是将传统产业数字化、云化、智能化的关键技术,是高质量可用的物联网、车联网、XR、智慧家庭、智慧城市的前提,其想象空间巨大。

1、让超高清视频人人可享

从1G到5G,每一代通信网络的发展都是综合多种技术协同产生的进步。5G的高速率特性将使用户不仅能观看当下各类视频内容,还将随时随地体验4K以上的超高清视频。


▲图片来自:中国移动《洞见5G 投资未来》报告

在2019年的央视春晚,华为成功协助了深圳分会场到北京主会场的4K高清信号的5G传输。未来10年内5G用户的月平均流量将有望增长7倍,而其中90%将被视频消耗。

预计到2028年,仅凭消费者在视频、音乐和游戏上的支出就会增加近一倍,全球总体量将达到近1500亿美元。届时4G时代下的视频行业将被重构,无所不在的高清音视频势必将俘获更多潜在用户。

对于移动终端来说,人们只要使用内置人工智能处理器IP和5G芯片的手机,日常即可轻松上传、分享高清视频和长视频。高通、华为、寒武纪等企业的手机AI芯片或手机AI芯片处理器IP也将进行实时视频的美化、美颜。

2、把一切带入智能世界

5G和AI不仅能让普通人将借此大幅拓展感知和能力,同时也能让残障人士获得更多便利。

以智能家庭为例,智能摄像头能够利用AI进行视频内容进行本地化分析,响应速度会更快,而5G网络的加入将使得它与其他系统配合得更好。

通过5G和AI技术,人们可以利用AR/VR设备以身临其境的方式与家庭智能机器人进行人机协同交互,让机器人帮助人们做家务,看护老人,陪伴孩子教育……

同时,5G让智能头盔实现模拟人眼的效果,减少视障人士行程中发生危险,这一场景对5G网络时延要求很高,AI则能够实现文本到语音功能、对象和空间识别,或部分失明的增强现实,也扩展到会手语的机械手臂,AI仿生假肢等等。

3、无人驾驶实现新突破

5G+AI是实现无人驾驶的必经之路。在自动驾驶状态下,无论是低至零点几秒的延迟还是几厘米的定位失误,都有可能造成无可挽回的严重后果。因此,在驾驶环境中汽车或驾驶员必须有能力实时处理数据。


▲C-V2X技术

5G在实现无人驾驶上作用具体体现在高精度地图的实时传导,高速状态下反馈信息的及时送达等。4G网络下,时速100公里的汽车,从发现障碍到启动制动系统仍需要移动1.4米;而在5G时代,该距离缩短到2.8厘米。

同时,AI也能促进车辆做出拟人化决策:除计算机视觉之外,多传感器的信息融合、决策规划也需要深度学习等算法的深度参与,AI与5G的成熟将会加速无人驾驶落地。
结语:多元化场景带来的巨大市场机遇

2019年,将会是中国5G全面商用前的重要节点。在如火如荼举行的MWC 2019上,我们已经见到了一轮密集的5G亮点释放。

作为当前最热门的两大科技领域,5G与AI不期而遇,它们不仅仅两代新技术的结合,而是将传统产业数字化、云化、智能化的关键技术。

5G+AI多元化的场景应用为企业提供了巨大的市场机遇,也提出了更高要求。对于国内企业而言,若在5G+AI时代拥有一席之地,须在多个领域进军中高端市场。面向未来世界,众行总是比独行更重要。

http://zhidx.com/p/141840.html

Tuesday, February 26, 2019

FB LIVE : 浅谈为何Maybank 最近5年的股价不涨!




3 Small Cap Stocks with Consistent Dividends over last 5 Years

Author: James Yeo | Publish date: Tue, 26 Feb 2019, 10:46 AM

From my findings, I learnt that it is not easy to find Small Caps which have paid out consistent dividends to its shareholders over the long-term. This is because Small Caps, for most:
Do not have a solid balance sheet with healthy cash balances.
Keep cash to fund working capital or to expand, if they have cash.

Hence, if you found yourself a handful of Small Caps that have a track record of consistent dividend payouts, they would stand out in the market for Small Caps as they are rare jewels.

Here, I’ll share 3 of such Rare Jewels in this article. They are as follows:
Stock #1: Elk-Desa Resources Bhd (Bursa: 5228)



Elk-Desa Resources Bhd (Elk-Desa) offers hire purchase financing to purchasers of second-hand vehicles in Malaysia since 2004. In addition, Elk-Desa has began to trade furniture in mid-2015.

Over the past 4 years, Elk-Desa has achieved a CAGR of 12% in its hire purchase loan portfolio. Its net hire purchase receivables had increased steadily from RM 252.7 million in 2014 to RM 400.4 million in 2018. Its non-performing loan ratio remained low at 1.0% in 2018.

It had contributed to Elk-Desa’s increase in both sales and profits. Revenue had grown from RM 48.4 million in 2014 to RM 104.1 million in 2018. Meanwhile, it has increased its shareholders’ earnings from RM 16.4 million in 2014 to a total of RM 25.9 million in 2018. It has maintained its dividends per share (DPS) after a rights issue in 2016 at 6.75 sen per annum for the past 3 years.

As I write, Elk-Desa is trading at RM 1.30 a share. Hence, its current P/E Ratio is 13.1 based on its EPS 2018 of 9.91 sen. Its current P/B Ratio is 0.94 based on its net assets a share of RM 1.39 in 2018. Its dividend yield is 5.19% a year which is based on its latest DPS of 6.75 sen in 2018.

Summarized Financial Results:
YearRevenue

(RM ‘000)
Shareholders’ Earnings

(RM ‘000)
Dividends per Share

(Sen)
2014
48,391
16,400
7.50
2015
57,615
18,796
7.50
2016
64,167
18,788
6.75* (RI)
2017
94,489
23,001
6.75
2018104,12725,924
6.75
Source: Annual Reports of Elk-Desa Resources Bhd
Stock #2: Wellcall Holdings Bhd (Bursa: 7231)


Wellcall Holdings Bhd (Wellcall) manufactures a wide range of industrial rubber hoses and exports them to 200+ clients over 70+ countries worldwide. Its main markets are the United States, Canada, Europe,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For the last 5 years, Wellcall has increased its revenue from RM 146.4 million in 2014 to RM 171.1 million in 2018. This is due to higher export sales to its major markets as stated above. Since 2015, Wellcall had maintained its shareholders’ earnings at RM 30 – 40 million per annum and thus, had sustained its dividends per share (DPS) at 5 – 6 sen per annum.

As I write, Wellcall is trading at RM 1.25 a share. Hence, its current P/E Ratio is 19.65 based on its EPS 2018 of 6.36 sen. Its current P/B Ratio is 5.79 calculated based on its net assets a share of 21.6 sen in 2018. Its dividend yield is 4.36% a year based on its latest DPS of 5.45 sen in 2018.

Summarized Financial Results:
YearRevenue

(RM ‘000)
Shareholders’ Earnings

(RM ‘000)
Dividends per Share

(Sen)
2014
146,363
29,466
5.13
2015
158,112
41,325
6.13
2016
134,470
31,291
6.13
2017
159,133
36,454
6.17
2018171,12431,649
5.45
Source: Annual Reports of Wellcall Holdings Bhd
Stock #3: Cocoaland Holdings Bhd (Bursa: 7205)



Cocoaland Holdings Bhd (Cocoaland) is a manufacturer of a wide range of food & beverage (F&B) products mainly hard candies, gummies, wafer and snacks in Malaysia under well-known brands such as Lot 100 and Cocopie. Here is a little known fact about Cocoaland.

Frasers & Neave Holdings Ltd (F&N) is presently the second largest shareholder of Cocoaland with 27.2% shareholdings. Hence, F&N Ltd and Thai Beverage are indirect shareholdings of Cocoaland.

For the last 5 years, Cocoaland has increased its sales from RM 254.5 million in 2013 to RM 267.2 million in 2017. It contributed to the growth in shareholders’ earnings from RM 22.1 million in 2013 to RM 33.5 million in 2017. It has grown its dividends per share (DPS) from 6.50 sen in 2013 to 13.00 sen in 2017.

As I write, Cocoaland is trading at RM 2.00 a share. Thus, its current P/E Ratio is 14.60 based on its EPS for the latest 12-month of 13.7 sen. Its current P/B Ratio is 1.90 based on net assets a share of RM 1.05 as at 30 September 2018. At RM 2.00 a share, its dividend yield is 6.50% per annum if it is able to keep its DPS at 13.0 sen a share.

Summarized Financial Results:

Year
Revenue

(RM ‘000)
Shareholders’ Earnings

(RM ‘000)
Dividends per Share

(Sen)
2013
254,450
22,050
6.50
2014
260,760
21,918
7.50
2015
261,645
32,721
8.00
2016
272,637
43,800
10.00
2017267,15333,526
13.00
Source: Annual Reports of Cocoaland Holdings Bhd

[转贴] 一无所有,仍可投资 - 水星

Monday, February 25, 2019

前阵子在一顿饭局中,桌上的人提到了一些励志人物,其中一位就是Donald Trump,说他已经70多岁了还那么拼,我们年轻人怎能不努力。

然而,另一位习惯了反鸡汤的Philip,对这种说法大加嘲讽,他认为Donald Trump能够成功,全是因为他爷爷和老爸打下的财富基础,要知道,他年轻时创业的启动资金可是100万美元。

当中也有提到巴菲特和比尔盖茨这两位励志界常出现的人物,当然,Philip的个性也不忘找到他认为他们背后的成功因素----巴菲特的老爸是国会议员,比尔盖茨的老爸则是一位著名的律师,这些背景故事他们没跟你说所以你才觉得他们很励志。

Philip也感叹,要是他有像特朗普一样的100万美元启动资金或者巴菲特与盖茨的家庭背景,那么他也能够轻而易举的成功,不用像现在这样,还吃力地还着房贷。

相信不止水星熊,大家常常都可以从身边人或网络上听到类似Philip的论调,他们认为外因的作用远比内因大得多,甚至可以说,他们认为外因决定了大多数事情的发展,进而有种富贵莫强求,一切皆命数的思维。

个人并不喜欢这种悲观主义的决定论,道理很简单,难道投错胎了,这辈子就平庸索然了吗?若是你一无所有,你就只能自甘沉沦了吗?生在富贵之家,就必然能逃离富不过三代的魔咒了吗?

很多时,类似Philip那样的思维方式,总觉得要有足够的外因支持和资源,才能够迈向成功。然而,大多数人,包括水星熊,都没有父母留下来的几百万美元,也没有什么权势背景,但是我们真的什么都不能做了吗?只能眼看着那些有着得天独厚背景的人成功,然后自作聪明地嘲讽他们的成功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即使你一无所有,你至少还是有两种投资可以做,第一是健康的投资;第二是知识或学习的投资。

每天拿出一段时间来锻炼身体,无论是谁,无论多忙,其实都可以做到,然而很多人并没有这样的习惯,所谓的跑步,就是换上运动的装扮拍照晒FB,Intagram就不再跑了。

每天拿出一段时间来学习,所谓学习,不是在论坛和大家口舌之争来争取优越感,更不是买了书后拍照说读过了就了事,而是实实在在地提升自己内在的能力。

尤其是当今这个时代,获取知识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来得容易,每天学习一两个小时,并且坚持20年的人,人生的发展会完全不同于你每天无所事事的抱怨人生。

如何进行健康的投资和学习的投资,那是另外一个问题,然而,你必须先有这样的信念,督促和鼓励自己每天都进行这两种投资,如果十年前的自己维持Philip的思维方式,迄今应该和他一样,还是一位只为吃力还房贷而埋怨会这样只是因自己命不如特朗普的人。

有时,会想对这类人说一句话:“”你表面的不屑,是因为你骨子里的不敢“

毕竟,每天几个小时的健康和学习投资,对懒散的人来说是可怕的,尽管成功的方法就在身边,道理也是听听就懂,想想就明白,只是懦弱惯了的身心,哪里熬得了每天幸苦几个小时的苦楚.

曾问过一位老婆婆:“你每天两个小时练气功觉得累不累?”

她笑笑说:“早已成习惯,感觉锻炼的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

这感觉,不正是像在描述水星熊在打电动玩Resident Evil时的感觉吗?

真希望,未来有一天,自己也能感觉到健康和学习投资中那种很轻松又愉悦的体验,至于成功,不过是这种体验的附属品,必然会随之发生罢了。

Posted by 水星 at 5:32 PM

[转贴] 马股唯一(宇航业)—— SAM 的中深度分析 Part (2)- 孙子小弟

Author: Tan KW | Publish date: Tue, 26 Feb 2019, 10:04 AM
Monday, 25 February 2019

P/S:以上的图片取自于 SAM 2018的 Annual Report,野心勃勃啊 XD

延续上篇的分享,我们大概了解SAM的航空division,基本上 呢如果还是想确认SAM的航空部到底做得好不好的话,其实可 以去关注世界的OEM龙头:
(1)Boeing
(2)Airbus
这2个龙头的业绩。基本上波音在最新的quarter 的业绩里头, 是属于标青的,虽然波音不单纯只是负责民航客机的制造,但 是从好的quarter results 里头我们可以基本上预估在国际环境 那么差的情况下,宇航业被行业周期波及的压力也不会那么大。

对于前景呢,小弟在前篇已经有说明,这里再为大家总结下宇 航业部门的前景:
>>> 对于公司的 航空业务 ,前景基本上已经确认,除了合约的 更新之外都没有什么问题,【可以看到和GE 的合约延长和 P&W的也是延长了,代表最少5年内都不会找不到饭吃(因为 目前有31亿的订单在手)只是看有没有能力加快做完,再找新 订单还是慢慢做而已】
>>> SAM 本身也是蛮靠大客户的引擎生产商取得大客户的合约 ,大客户则是靠飞行需求量,飞行量高则航空公司会跟龙头( 大客户:波音/空巴)订购更多的飞机
>>> 基本上SAM的 aero-engine casing 就算大中小型的飞机 都会有aero-engine 的casing(实用性的普遍程度比较高,所 以也可能有被替代的风险from original competitors )
>>> 全球的人数也拼命在增加,数据就是飞行乘客每15年翻倍 一次,前者已经看清楚航空业的一些优点和污点 (IATA 数据)
>>> 所以公司的成长最保守估计有一个 10% ,不过公司丢了 1.34亿 放眼未来 1~2年的业绩 (因为在新加坡 / 槟城建造着新 的厂房)【成长多少就不知道了】,代表说目前的价格算中等 的合理程度, 越靠近10%是越保守且对于目前的局势来看是最 保守的不过如果看长期趋势,基本上受的影响不会很大,都是 上升的【 所以我们必须密切关注公司的Order Book ! 】
>>> 基本上SAM的大客户对于未来的前景乐观,和之前的数据 作为理据论证是相符的

一些比较显着的和宇航有关系统+零件公司:
Companies
Margin

1)TransDigm
25.11%

2)Mitsubishi H.Industry
1.71%

3)AAR Corp
11.62%

4)Meggitt PLC
17.26%

5)L3 Technologies
7.07%

6)HEICO Corp
12.2%

7)SAM (Aerospace Division)
8~11%

----- 从对比中,我们可以看到SAM在宇航业的竞争力也不小, 毕竟他们的profit margin和大巨头算是平起平坐,并不需要特 别的薄利多销。
> 对于飞机生产商(OEM),最头疼的除了是订单之外,最重 要的就是Aircraft Equipment / Components 的价格
> 对于零件生产商,则是和OEM的合约,零件是否可以通过严 格的验证(这个验证如果通过,感觉上零件公司可以任宰OEM ,不通过就只能拍蚊子过日子了)
>二手市场其实是一个零件生产商能大大降低成本的地方(简单 来说就是 refine and renew)
>对于OEM就是零件组装的成本,是个日积月累的痛点
> OEMs 和 零件批发制造商的盈利差距会越来越大
> 宇航业的OEMs margin 都固定差不多在10%上下
> 零件批发生产商则是在11%~18%之间

> 唯一一家零件批发/制造是超过50%的margin >> TransDigm (这是因为它拼命垄断收购所有公司和制造商,然后由于有一 些零件只有它有,秉持着“想买,就得给我很高的价格我才卖给 你”,目前美国政府有调查是否它违法了,他的债务也非常高) 下一篇将会说明 SAM的 Equipment Manufacturing Division ,谢谢大家的时间。感恩~

注: 买卖自负,并且没有鼓吹购买任何股票只是纯粹分享,小弟恕不负责任何的亏损或盈利。。。谢谢大家的理解,感恩!

孙子小弟
25/2/2019 21:00

https://strategistsuntzu.blogspot.com/2019/02/sam-part-2_18.html

风投今年看准东南亚/符策勤

2019年2月25日


勤囊相授●符策勤APEC 中小企业工商论坛主席团成员


“满囊尽带黄金甲” – 背囊里装满了融资意向书,走走新加坡金融圈!

上周我到新加坡绕个圈,见见风投(风险投资),也看看老客户,最后得到了这两个消息总结:中美贸易战——东南亚获益;风投看准东南亚及着重于现金流优势的公司。

中美之战还没全面开打之前,老客户在逐年中国制造成本高涨的威逼下,在7年前已探索把厂建在印尼。

工厂进口马来西亚的木板、美国的木材、德国的设备,调来中国干部管理近千个印尼工人,把印尼木料为底板组合进口材料成花式胶合板,将产品出口到美国,没有关税壁垒,占尽了美国市场份额,此举东南亚是赢家!


自2010年以来,风投对东南亚提速投资,2018年投资额80亿美元(320亿令吉),2019年将达到90至100亿美元(360至400亿令吉)之间。雅加达已超过新加坡,成为东南亚的创业之都。

与此同时,以人工智能(AI)为主的初创企业将开始进军以科技发展趋势的东南亚。风投的投资主题有时尚产业、农业和食品、劳动力、医疗服务、制造、建筑技术、新零售及颠覆式服务等。

东南亚的初创公司群有Grab、Gojek、Tokopedia、Lazada、Traveloka、雷蛇、VNG、Bukalapak、Sea(前Garena)等。



青睐中后期企业

Grab和Gojek获得的85%的资金均流向,这意味着风投对中后期企业更有兴趣投放大量的资金而非育婴期的初创企业,这一趋势预计将继续下去。

线上旅行社巨头Expedia以3.5亿美元(14.21亿令吉)的价格投资了印尼线上旅遊入口网站、应用下载量已突破2000万的Traveloka,此轮融资已经达到了其4亿美元(64.96亿令吉)的目标,估值约20亿美元(81.2亿令吉)。这意味着这家初创公司将正式跻身东南亚独角兽行列。


此区域吸引了地区以外的投资者如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红杉资本、滴滴出行、软银、汇丰、丰田等等。

阿里巴巴10亿美元(40亿令吉)投电商Lazada、5亿美元(20亿令吉)投Tokopedia。此外,腾讯也向印尼Go-Jek投资了12亿美元(48亿令吉),滴滴出行和软银则以20亿美元(80亿令吉)的高价投资了新加坡的Grab。

红衫资本、软银投了大马P2P网贷公司Funding Societies上亿元令吉的资金。

十年省聚,十年教训,吸取以往的失败经验,风投家更注重从经营活动中产生现金流,因此,没有业绩引现金流的初创企业,筹资活动变得更加困难!

新加坡风投告知,他们乐见轻资产商业模式,忙着开实体店的企业而又无法发力于无疆界的线上市场,投资界对这样的企业兴致缺缺,他们要的是新零售O2O(线上线下)模式。

他们也对AI人工智能驱使的精准营销(Precision Marketing),程序性电子广告投放(Programmatic Digital Advertising) ,3D打印技术等促使企业成长元素加于赞赏与鼓励!




6亿人口红利取胜

风投看准了东南亚6亿人口红利优势,国内生产总值(GDP)高增长率的新兴市场高回报的环境,城市化的发展创造新的机会及各国政府支持鼓励创业的政策。

而且,东南亚年轻人口和中产阶级崛起,在智能手机的推动下,每月有超过380万人首次上网。

同时,1亿多家处于数字化转型中的中小企业带动医疗科技,金融科技及人工智能专门的解决方案,区域数字经济到2025年预计将增长2倍,进入5G潮流,导致更多创新和颠覆性的行业,这都是个大磁场!

来自强大的技术团队的支持, 中国输出成功初创企模式而复制在东南亚地区需要中国风投的配合将产能输出在这区域来分一杯羹。

最后,东南亚企业家已懂了金融资本估值的做法是学会更有效地掌握融资技能,从而获得比过去大得多的资金。

Oil & Gas Sector To Recover This Year


OIL & GAS
Tuesday, 26 Feb 2019
by ganeshwaran kana

“Despite the brighter outlook for the O&G sector, the full impact of an earnings recovery will come in much later due to the time-lag effect. Perhaps, by financial year 2020,” Liaw told StarBiz.

PETALING JAYA: The oil and gas (O&G) sector is on course for a cyclical recovery in 2019, with the crude oil price expected to be conducive for stronger investments in the sector.

According to Maybank Investment Bank Research (Maybank IB) associate director of research Liaw Thong Jung, the sentiment in the O&G sector has improved and the industry players are entering a new growth cycle.

Liaw said that the O&G companies could likely spend more on capital expenditure (capex) beginning from 2019, in tandem with the cyclical recovery.

“We are positive on the Malaysian O&G sector, given the improved sentiment and the expected increase in the activities of Petroliam Nasional Bhd (Petronas) over the next three years.

“Despite the brighter outlook for the O&G sector, the full impact of an earnings recovery will come in much later due to the time-lag effect. Perhaps, by financial year 2020,” he told StarBiz.

Maybank IB’s top-five stock picks in the O&G sector are Dialog Group Bhd, Malaysia Marine and Heavy Engineering Holdings Bhd, Sapura Energy Bhd, Velesto Energy Bhd and Yinson Holdings Bhd.

“We are selective on our stock picks, with balance sheet strength being our key criterion,” said the research house.

Petronas had previously indicated that the majority of domestic O&G activities across the service value chain would be on the rise between 2019 and 2021.

This was premised on the Petronas Activity Outlook (PAO) 2019-2021 compared to the PAO 2018-2020 issued a year ago.

Liaw said the floating production, storage and offloading (FPSO) facilities would benefit the most from the rise in O&G activities. “The number of job awards for the FPSOs is rising. About 10 to 13 new awards are up for grabs for 2019.

“The capex size is US$400mil to RM1.5bil each. Companies with a strong balance sheet would benefit and Yinson is our key pick for this,” he said.

He also added that companies in the offshore fabrication, offshore drilling and offshore support vessel (OSV) segments would benefit from the O&G sector’s cyclical recovery.

The offshore fabrication market is expected to see a progressive rise in projects for the year 2019.

This was partly due to the delay in the execution of several projects that would be carried forward to 2019-2021

For the offshore drilling segment, Liaw pointed out that enquiries and tenders have improved, with the utilisation level on the rise.

Meanwhile, as for the OSV players, Liaw said that they were now operationally lean to compete at the US$40-US$50 per barrel oil price level, following the cost cutbacks previously.

On the crude oil price forecast, Liaw said he expects the international benchmark Brent oil price to average at US$65 per barrel in 2019.

“While the oil market is improving, volatility would continue to persist.

“The three key factors shaping 2019’s oil price direction is the policy direction and compliance or execution from Opec, geopolitical risks and global demand growth,” he said.

Read more at https://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19/02/26/og-sector-on-track-for-cyclical-recovery-this-year/#Zltl2vtjwRj5jj7J.99

Globetronics quarterly net profit down 12%

CORPORATE NEWS
Tuesday, 26 Feb 2019

Looking ahead, Globetronics said that based on customer forecast, it expects the group’s performance for the first-half of 2019 to reflect the current unfavourable end-market environment and the subdued mobile and smartphone demand.

PETALING JAYA: Globetronics Technology Bhd
image: https://cdn.thestar.com.my/Themes/img/chart.png’s net profit for the fourth quarter ended Dec 31 dropped 12.2% to RM21.98mil, while revenue decreased 21.52% to RM82.24mil.

The lower revenue and net profit were mainly due to softer volume loadings from certain customers in the group and an impairment loss on property, plant and equipment of RM3.04mil recognised in the accounts for the quarter.

As a result, earnings per share dropped to 3.29 sen from 3.78 sen in the same quarter of the previous year.

The company, however, has proposed a three-sen dividend for the quarter, bringing total dividends for the year to six sen.

This is a decrease from the eight sen paid in the previous year.

For the full year ended Dec 31, 2018, meanwhile, net profit increased 37.09% to RM70.12mil, while revenue jumped 7.68% to RM327.96mil.

The higher revenue and net profit for the year were due to a few reasons.

There was the overall pick-up in volume loadings from certain customers in the group, better utilisation of its operational resources and facilities; and a foreign-exchange (forex) gain of RM980,000 recognised in the income statement as compared to a forex loss of RM1.5mil for the previous year ended Dec 31, 2017.

Looking ahead, Globetronics said that based on customer forecast, it expects the group’s performance for the first-half of 2019 to reflect the current unfavourable end-market environment and the subdued mobile and smartphone demand.

In addition, macroeconomic and general industry trends do not appear to offer additional support to the consumer market.

“It is expected that overall business and volume loadings would start to improve in the second-half of 2019. The group will continue to focus on escalating up the value chain and riding on the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initiatives in new product design and development with our key customers, moving forward,” said Globetronics.

Read more at https://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19/02/26/globetronics-quarterly-net-profit-down-12/#8ywCGRGJBrYRfO0T.99

Better prospects for CCK in 2019

ANALYST REPORTS
Tuesday, 26 Feb 20198:52 AM MYT

KUALA LUMPUR: The outlook for CCK Consolidated Bhd this year may be looking more rosy as the prices of eggs and broilers have risen while feedstock cost has dropped significantly over recent months.

In a research note, PublicInvest research said it remained upbeat on the company's FY19 prospects despite the its FY18 results slightly missing its expectations.

CCK yesterday announced a profit of RM28mil for FY18, which was broadly in line with consensus estimates.

4QFY18 core net profit fell 55.1% year-on-year to RM4mil due to weaker contribution from its poultry and retail segments.

Its two biggest earning segments were hit by higher feed cost and the weaker ringgit respectively.

"Poultry earnings fell from RM2.8m to RM0.6m, hit by higher feed cost as margins declined from 13.9% to 2.0%.

"Retail earnings dropped from RM6.7m to RM5.0m as weaker Ringgit resulted in an increase in cost of imports of frozen products, particularly beef and lamb from Australia," it said.

PublicInvest noted also that the prawn segment also declined from stiff competition from Indian prawn suppliers.

In terms of revenue, the group saw a 1.4% y-o-y decline in sales as weaker retail sales of RM111.6mil were cushioned by stronger poultry sales, which rose 49.2% to RM30mil due mainly to an increase in egg prices.

Prawn sales increased slightly to RM7.2mil while food segment sales also rose 14.1% y-o-y to RM3.1mil, due to the opening of CCK's first F&B outlet.

PublicInvest thinks the lower feed cost will be more reflective in the coming months following gradual drops since May.

"Corn price has remained steady while soybean meal price has shrunk more than 22%, likely due to lower demand from China," it said.

The ringgit meanwhile has strengthened 3% since mid-Dec, which would help ease operating cost.

PublicInvest maintained its outperform call on CCK with an unchanged target price of 88 sen per share.

Read more at https://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19/02/26/better-prospects-for-cck-in-2019/#cuau1xyTWRKyrA1E.99

湯文亮﹕沽空的人警覺性高

文章日期:2019年2月26日

【明報專訊】在去年底,有分析員對我講,股市已經進入熊市,是搵大錢時機,有股沽股,無股沽空,唔沽空對唔住老祖宗!當時我不明白點解那名分析員那麼熱心叫人沽空股票,難道他不知道悶聲發大財,我是否沽空與他沒有關係,不過,我始終沒有正面回答,只不過話我自己膽細,買多少股票還可以,但唔敢沽空,有錢都唔敢執。

見形勢不對 立刻掉轉槍頭

昨日我又見到那名分析員,我以為他一定愁雲慘霧,誰不知他神采飛揚,仲話最近買了不少港交所(0388),大賺了一筆,仲打算換樓。我不禁多口問一句他不是沽空了很多股票,港交所由200元升到接近280元,他應該輸到甩褲,點解又會話贏了很多錢?那名分析員話,無論樓市股市,沽空的人警覺性要非常之高,見到形勢不對,立刻掉轉槍頭,他本來做緊沽空,不過見到特朗普鬧鮑威爾做蠢材,就知道美國很快就會停止加息,繼而見到中美貿易戰沒有轉壞迹象,立刻轉沽為買,所以賺到大錢,道理很簡單,不過,如果自問不能隨着形勢轉軚,免得過都唔好沽空,那些從沽空賺到的錢並不是一般投資者可以做得到。

是升是跌不重要 應戰策略最關鍵

那名分析員的說話令我想到當日將自住樓賣走的人,任志剛將他們比喻成沽空股要的人一樣,由此推算,那些人的警覺性一定很高,一但見到勢色不對,樓價飈升的原因是供應不足,而政府在增加供應方面根本束手無策,樓價是不會下跌,於是,不但買回類似已出售的自住單位,甚至會多買一兩個作為投資之用。在我的朋友當中,真的是有人在出售自住單位之後再回購多幾個單位,所以,我們實在不用為那些出售自住單位的人擔心,他們可能因為在出售自住單位之後提高警覺性,知道樓價飈升原因,早已多買幾個單位,發咗達都冇人知,反而,那些沒有出售自住單位的人,根本不了解樓市飈升原因,至今仍然只有一個自住單位。

其實,樓巿升跌不重要,最重要有應戰策略,我將和《明報》投資及地產版主編陸振球合作出版新書《樓巿逆轉勝》,如讀者參加3月9日明報舉辦的「環球置業聯展——投資‧升學‧退休」,首300名到場可免費獲贈《樓巿逆轉勝》乙本,詳情及報名﹕link.mingpao.com/56942.htm

紀惠集團行政總裁

[湯文亮 敢說反話]

https://www.mpfinance.com/fin/columnist2.php?col=1463481149913&node=1551120661524&issue=20190226

Monday, February 25, 2019

[水星] 信任的死角

看到英国广播公司BBC举办过的一档名为《Golden Balls》的节目视频。经过许多轮的角逐后,最后只剩下Nick和Abraham两名选手,以及累积的13600英镑奖金。

游戏的最后一轮,其实也是对两名选手的人性和良知的最后考验。规则很简单:主持人分别给两人两个球,其中一个写“split”,另一个写“steal”,两个人需要从中选择一个球。

如果两个人都选择“split”,那么他们就可以平分奖金;如果其中一个人选择“split”,另一个人选择“steal”,那么选“steal”的人可以拿走全部奖金;如果两个人都选择了“steal”,那么他们一分钱都拿不到。

在作出各自的选择前,主持人给Nick和Abraham几分钟时间沟通。

Nick一开始就坚决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100%会选择“steal”,但他同时也保证,游戏过后他会和Abraham平分奖金。

Abraham则觉得不能理解,既然如此,两个人都选择“split”,一起分享奖金就好。可是Nick很固执,任由Abraham怎么说,他都坚持说自己会选”steal”以及事后平分奖金。

一旁的主持人见状,提醒两人,唯一能保证他们都能带回6800英镑的,就是两人都选择”split”,

而Abraham此时看着Nick也开始恼怒的吼道:“如果我也选”steal”,我们半毛钱也拿不到!如果我们最后空手而归,都是你这个白痴害的!“可Nick还是不改初衷。

僵持不下的时候,主持人催促:“两位必须做决定了,“split”还是“steal”?请选择。三,二,一,开!”

此时全场观众都看到了结果:Nick和Abraham都选择了“split”,他们各自赢得了一半的总奖金,场内也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事后Abraham对Nick说:“你为什么不直接和我商量好一起选择“split”?“

Nick回答:“理由很简单,我不信任你,你也未必信任我。与其如此,不如我当一次的坏人,把你先逼到信任的角落。”

Abraham:”信任的角落?“

Nick:“对,信任的角落。如果我坚持选“steal”,再许给你平分奖金的承诺,那么你只能选“split”,因为要是你选了”steal”,我们什么都得不到,而选“split”,或许真的会分到我承诺分出的一半奖金。”

Abraham:“………….谢谢你的用心,我很惭愧。“

这句话,是Abraham的真心话,因为在事后的采访中,他也承认从一开始,他确实就有选“steal”独享奖金的打算。不过因为Nick先声夺人的“使坏”逼他来到只有信任Nick才有机会分得奖金的死角,弄得他无法得逞,Nick也达到了他本来就想平分奖金的目的。

这场心理战相当值得玩味,见识到了要和陌生人达致互惠互利的结局,有时需要靠的不是真诚反而是谎言。

提到信任,之前有人提到,星座运程说他今年财运好能赚大钱,但生肖运程却说他今年犯太岁财运差投资要谨慎,搞到他不懂相信西式的十二星座还是中式的十二生肖好,水星熊则说,当然是信任自己的能力最好。

http://mercurychong.blogspot.com/2019/02/blog-post_22.html

[转贴] 巴菲特2019年致股東信出爐!8條乾貨都給你整理出來了

導讀:一年一度的巴菲特《致股東信》又來了!有啥看點?乾貨都在這了!

來源丨華爾街見聞、新浪財經

台灣時間2019年2月23日晚,“股神”巴菲特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Berkshire Hathaway)發表一年一度的《致股東信》。

這是寫給股東的第54封年度信函,內容包括2018年度的公司業績、投資策略,還對許多熱點話題表達了自己的觀點。這封致股東信的閱聽人遠遠超過該公司的投資者群體,世界各地的投資者希望從信件中了解這位傳奇投資者的投資心態,以此作為對未來經濟和市場的預測。



以下是2019年《致股東信》的內容要點。

1

去年巴菲特持股遭遇206億美元虧損

不過伯克希爾複合年增長率仍達18.7%

依照慣例,第一頁是伯克希爾的業績與標普500指數表現的對比:

2018年伯克希爾每股账面價值的增幅是0.4%,大幅弱於2017年同期的增幅23%,不過跑贏了2018年標普500指數的下跌4.4%。伯克希爾哈撒韋四季度A類股虧損15467美元,運營收益57.2億美元(之前為33.38億美元)。

長期來看,1965-2018年,伯克希爾的複合年增長率為18.7%,明顯超過標普500指數的9.7%。1964-2018年伯克希爾的整體增長率是1091899%(即10918倍以上),而標普500指數為15019%。



2 伯克希爾賴以成功的5個“小樹林”

巴菲特稱,投資者對伯克希爾公司評價時,不要只見樹木,不見森林。

我們的森林包含五個重要的“小樹林”,每個小樹林都可以以合理的準確度進行評估。

伯克希爾森林體系中最有價值的一個小樹林依然是數十個伯克希爾控股的非保險公司(我們在這些公司的股份通常是100%,沒有低於80%的)。這些子公司在去年為我們貢獻了168億美元的淨利潤(在扣除各種稅費之後)。

按價值計算,排在第二名的小樹林是我們的股權投資,我們通常投在那些大公司5%至10%的股權。我們的股權投資在年底時價值接近1730億美元,遠高於其成本。去年,我們還獲得了這些投資標的38億美元的分紅,這筆款項將在2019年增加。

第三類則是伯克希爾公司與其他方共享控制權的公司。我們在這些業務中的部分稅後利潤——包括卡夫亨氏的26.7%,Berkadia和德國電力傳輸的50%,以及Pilot Flying J的38.6%——在2018年總計約13億美元。

在我們森林體系的第四部分,伯克希爾在年底持有1120億美元的美國國庫券和其他現金等價物,以及另外200億美元的各類固定收益工具。我們認為這部分資金平時是不會輕易動的,我們承諾始終持有至少200億美元的現金等價物以防範各類意外。

第五個——我們龐大而多樣化的保險業務——以不太明顯的方式為伯克希爾提供了巨大的價值。

3 伯克希爾下一個77年的成功靠什麽?

巴菲特在最新1公布的致股東信中再次表示,回顧他77年的投資歷史,他和芒格高興地承認,伯克希爾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只是搭了美國經濟的順風車(即“美國順風”)。

其認為那些因為各種負面新聞大頭條而懷疑美國經濟前景、放棄股市的人應該想想這個國家取得的成就:1942年對美國股市投入的100萬美元到現在(77年時間)將變成52億美元。如果投資者為了尋求“保護”放棄股市購買黃金,那麽他的獲益將縮水99%。

巴菲特稱伯克希爾下一個77年的成功也一定將來自“美國順風”。

4

想要大手筆收購,但好股票是“天價”

對於伯克希爾哈撒韋超過1000億美元的巨額账上現金,市場都期待巴菲特透露他的現金計劃。

截至2018年年底,伯克希爾哈撒韋持有1120億美元美國國債和其他現金等價物,為連續六個季度超過1000億美元。去年的致股東信顯示,截止2017年年底,這一數字為1160億美元。

儘管账上有大筆現金、巴菲特本人也想進行大手筆收購,但是現實卻很“骨感”。巴菲特抱怨說,現在只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價格太高了!他在致股東信中表示:

未來幾年,伯克希爾希望將一大部分過剩的流動資金轉移到伯克希爾將永久擁有的業務中去。然而前景卻並不樂觀,那些擁有良好長期前景的企業的股價是“天價”(Sky-high)。

這一表態也和巴菲特去年的致股東信一致。他在去年的信中表示,伯克希爾哈撒韋找不到價格合適的收購對象,在並購上他遵循一條簡單的原則,那就是“別人越大膽,我們就越謹慎”。

儘管如此,在今年的信中,巴菲特仍表示希望繼續進行大規模收購。他用“大象般規模的收購”(elephant-sized acquisition)來表達自己的信心,並稱即使現在他自己88歲、老搭檔芒格95歲,這種願景讓他們倆的心髒跳得更快。

此次股東信中,巴菲特還表達了自己對回購的看法。

巴菲特表示,他此前曾提過伯克希爾將不時地回購股票。他認為,顯然回購應該是具有價格敏感性的,盲目購買定價過高的股票反而破壞了股票的價值。

他指出稱,當一家公司打算回購時,至關重要的一點是,向所有股東-合夥人提供其需要作出睿智評估所需的信息,提供這些信息正是他和芒格在報告裡嘗試做的。他不希望股東在被誤導或是沒有充分了解情況下,將股票賣回給公司。

股東信表示,2018年回購了大約13億美元伯克希爾的普通股。此前市場分析稱,在去年7月移除了對股票回購的內部限制後,三季度伯克希爾回購了9.28億美元的股票。原本市場預期去年共回購20億美元的股票,現在看來,去年四季度隻回購了3.72億美元的自家股份。



5 單季利潤大幅波動將成新常態

股東信用較長篇幅談論了GAAP新規為單季盈利/虧損帶來的波動。

巴菲特表示,GAAP新規要求將未實現的投資組合資本損益計入利潤統計中,他和伯克希爾副董事長芒格都表示反對。由於伯克希爾持有的可交易證券規模過大,“這種按市價計價的變化會令伯克希爾的利潤發生狂野且反覆無常的波動。”

例如,2018年一季度和四季度,伯克希爾GAAP項下分別錄得淨虧損11億和254億美元,而去年二季度和三季度分別錄得盈利120億和185億美元。

但很多伯克希爾持有的公司在去年所有季度都實現了“持續且令人滿意的運營利潤”,超過2016年利潤高峰176億美元的幅度高達41%。

巴菲特警告稱,伯克希爾季度GAAP盈利的“大幅波動將成為新常態”。截至2018年底,伯克希爾的股權持倉約為1730億美元,去年經常發生單日波動至少20億美元的情況:

“去年四季度,美股經歷了一段高波動時期,伯克希爾的單日盈利或虧損經常高達至少40億美元。我們的建議是,繼續關注運營利潤,不要過度關注未實現的資本損益等。

我不是說伯克希爾作出的投資是不重要的,長期來看,我和芒格都預期這些股權投資會實現大額利得,但是實現時間會非常不規律。”

6 明年不再公布伯克希爾每股账面價值

股東信還表示,明年的信件將不再公布每股账面價值,轉而會關注伯克希爾股票的市場價格。巴菲特認為,每股账面價值已經失去了相關性,給出的三大理由如下:

首先,伯克希爾逐漸從資產集中在可銷售股票的公司,轉變為主要價值在於經營業務的公司。

其次,雖然我們持有的股權按市場價格計算,但會計規則要求經營公司的账面價值遠低於當前市價。

第三,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可能伯克希爾將成為重要股票回購者,交易價格將高於账面價值、但低於我們對內生價值的估計。回購將令每股內生價值上升、每股账面價值下降,將導致账面價值越來越與經濟現實脫節。

7 2018年底的巴菲特持倉一覽表

截至2018年底,伯克希爾列出了按照市場價格計算的前15大持倉。雖然卡夫亨氏理論上是伯克希爾的第六大重倉股、持有3.25億股,但伯克希爾作為控制層的一員,需要將這部分投資計入“股權”項目。

由下圖可知,蘋果依舊是巴菲特按照市值計算最大的持倉股,所持股份市值超過400億美元;2月初公布的13F文件顯示,2018年蘋果佔伯克希爾投資組合的比重為21%。第2-5位依次是美國銀行(226億美元)、富國銀行(207億美元)、可口可樂(189.4億美元)、美國運通(144.5億美元)。



8 巴菲特承認因亨氏出現損失,

但或將拋售視作買入機會

周五,卡夫亨氏(Kraft Heinz)股價暴跌,原因是該公司業績令人失望,股息將被削減,無形資產被減記,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對該公司發出了傳票。截至2018年底,伯克希爾哈撒韋持有該公司26.7%的股份。

巴菲特沒有對該股做進一步說明,只是說在第四季度,伯克希爾“從無形資產減值中蒙受了30億美元的非現金損失(幾乎全部來自我們對卡夫亨氏的股權)”。

他說,“年底時,卡夫亨氏控股的市值為140億美元,成本基礎為98億美元。”

雖然沒有人喜歡遭受損失,但巴菲特傾向於從長遠的角度考慮問題。

巴菲特在1996年表示:“作為投資者,你的目標應該是以合理的價格購買一家容易理解的企業的部分股權,而且應該幾乎肯定這家企業的利潤在未來5年、10年和20年大幅增長。”

此外,他和他的團隊可能將卡夫亨氏的拋售視為買入更多股票的機會。

巴菲特在1998年曾說:“對我們來說,最好的事情就是一家偉大的公司陷入暫時的困境。我們想在他們躺在手術台上時買入。

以下是2019年巴菲特《致股東信》全文翻譯

致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股東:

根據美國通用會計準則(GAAP),伯克希爾2018年盈利40億美元,其中包括:2018年公司運營利潤為248億美元,30億美元的非現金虧損(無形資產減值)幾乎都來源自我們對卡夫亨氏的持股,28億美元的實際資本收益來自賣出所投資證券,206億美元的虧損來自我們投資組合中未實現資本利得的減值。

美國通用會計準則的新規定要求我們在收益中包括最後一項。正如我在2017年年報中所強調的,無論是伯克希爾副董事長查理-芒格,還是我都不認為這條規則是明智的。相反,我們兩人一直認為,在伯克希爾,這種按市值計價的變化將導致“我們的淨利潤出現劇烈而無常的波動”。

這一預言的準確性可以從我們2018年的季度財報中看出。在第一和第四季度,我們分別報告了11億美元和254億美元的GAAP虧損。在第二和第三季度,我們分別報告了120億美元和185億美元的利潤。與這些劇烈波動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伯克希爾旗下的許多業務在各個季度都實現了持續且令人滿意的運營利潤。全年來說,這些業務的利潤比2016年176億美元的高點還要高出41%。

我們每季度的GAAP收益的大幅波動將不可避免地繼續下去。這是因為我們龐大的股票投資組合——截至2018年底價值接近1730億美元——經常會經歷單日20億美元或更多的價值波動,而新規則都要求我們必須立即將這些波動計入我們的淨利潤。事實上,在股價高度波動的第四季度,我們有好幾天都經歷了單日“盈利”或“虧損”超過40億美元。

我們對此的建議?請關注運營收益,少關注其它任何形式的暫時收益或損失。我的這番話絲毫不削弱我們的投資對伯克希爾的重要性。隨著時間推移,我和查理預計我們的投資將帶來可觀收益,儘管時機具有高度不確定性。

長期閱讀我們年度報告的讀者會發現今年這封信的開頭與往年不同。在近30年的時間裡,給股東信的第一段都描述了伯克希爾每股账面價值的百分比變化。現在是時候放棄這種做法了。

事實是,伯克希爾账面價值的年度變化——它不會再出現在股東信第2頁。這種做法已經失去了其曾有的意義。有三種情況使它失去了關聯性。首先,伯克希爾哈撒韋(302000, -5925.00, -1.92%)已經逐漸從一家股票投資公司轉變為一家經營企業型公司。

查理和我預計這種轉變將以一種不規則的方式繼續下去。其次,儘管我們的股權價值是按市場價格計算的,但根據會計準則,我們旗下所運營公司被計入的帳面價值遠低於其當前價值,這種錯配在近幾年越來越明顯。

第三,隨著時間的推移,伯克希爾很可能會成為其股票的重要回購方,回購將發生在股價高於账面價值,但低於我們對其內在價值的估計之時。這種收購的數學原理很簡單:每筆收購都使每股內在價值上升,而使每股账面價值下降。兩者結合將導致账面價值越來越脫離經濟現實。

在未來的財務業績表中,我們將關注伯克希爾的市場價格。市場可能非常反覆無常:只需看看第2頁列出的54年歷史業績便知。然而,隨著時間推移,伯克希爾的股價將提供最佳的業績衡量標準。

在繼續講之前,我要告訴你們一些真正的好消息——這些都沒有反映在我們的財務報表中。它涉及我們在2018年初進行的管理層改革,當時Ajit Jain受命負責所有保險業務,而Greg Abel則獲得統管所有其他業務的授權。這些分權早就應該進行了。伯克希爾現在的管理,比我獨自監督運營時要好得多。Ajit和Greg擁有罕見的天賦,他們的血管中流淌的是伯克希爾的血液。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你擁有些什麽。

要看森林,忘記樹木

投資者在評估伯克希爾時,有時候會過度關注我們眾多不同業務的細節,也就是我們所謂的“樹木”。由於我們有大量不同的樣本——從細嫩枝條到參天巨木,分析這些樣本會讓人頭腦發麻。我們的有些樹木可能罹患疾病,可能撐不過10年了。而其他一些樹木,必將成長得高大健美。

幸運的是,想要粗略估計伯克希爾的內在商業價值,沒有必要單獨去評估每一棵樹。那是因為我們的森林包含五個重要的“果林”,每個果林都可以相當準確地進行整體評估。其中四個果林是按照不同的業務和金融資產劃分的集群,這樣很容易理解。第五個果林——即我們龐大而多樣化的保險業務——以不太明顯的方式為伯克希爾提供了巨大的價值,我將在本函後面解釋。

在我們更仔細地研究前四個果林之前,讓我提醒一下您在資本配置中的首要目標:部分或全額購買具有良好管理的和持久經濟特徵的企業。我們還需要以合理的價格購買這些資產。

有時候,我們可以購買通過了我們考驗公司的控制權。但更常見的是,我們要在上市公司中發現我們尋求的特性,進而收購5%到10%的股權。在美國企業中,我們雙管齊下的大規模資本配置方法很少見,但它會給我們帶來重要的優勢。

近年來,我們遵循的合理做法是明確的:許多股票為我們提供的資金,遠遠超過我們通過整體收購該企業所獲得的資金。這種差異導致我們去年購買了約430億美元的可出售股票,而僅售出190億美元股票。查理和我認為,我們投資的公司提供了極好的價值,其回報遠遠超過收購交易。

儘管我們最近增持了可出售的股票,但伯克希爾的森林中最有價值的果林仍然是伯克希爾控制的數十家非保險業務公司(通常擁有100%的所有權,從不低於80%)。這些子公司去年賺到168億美元。此外,當我們說“賺”時,我們說的是扣除了所有的稅收、分紅、管理層獎勵(包括現金和股票獎勵)、重組開支、折舊以及總部辦公經費之後的盈利。

這種收入與華爾街銀行家和企業CEO們經常吹捧的收入大不一樣。很多時候,他們的演示文稿都有“調整後EBITDA”,即扣除了許多太過真實的成本之後的、經過重新定義了的所謂“收益”。

例如,管理層有時聲稱,他們公司基於股票的薪酬不應算作支出。(那它還能是什麽呢?來自股東的禮物?)重組開支?好吧,也許去年的精確重組不會再發生了。但這樣或那樣的重組在商業中是很常見的——伯克希爾在這條路上已經走了幾十次,我們的股東總是承擔這樣做的成本。

亞伯拉罕?林肯曾經提出過這樣的問題:“如果你將狗的尾巴當作一條腿,那麽它有多少條腿?”然後他回答了自己的問題:“還是四條,因為把尾巴稱為一條腿並不代表它就是一條腿。” 林肯在華爾街會倍感孤獨的。

查理和我堅定認為,我們14億美元的收購相關攤銷開支(詳見K-84頁)不是真正的經濟成本。當我們同時評估私營企業和有價證券時,我們將這種攤銷“成本”加到GAAP收益中。

相比之下,伯克希爾84億美元的折舊開支低估了我們真正的經濟成本。事實上,我們每年都需要花費超過這個數額,才能使我們的許多業務保持競爭力。除了這些“維持性”資本支出外,我們還花費大量資金追求增長。總體而言,伯克希爾去年在工廠、設備和其他固定資產上的投資達到創紀錄的145億美元,其中89%用於美國。

伯克希爾價值第二的“果林”是它的股票投資組合,通常涉及一家非常大的公司的5%至10%所有權。如前所述,截至年底,我們的股票投資價值近1730億美元,遠遠高於其成本。如果該投資組合按年底時的價值出售,僅聯邦所得稅就要繳納約147億美元。很有可能的是,我們將持有這些股票中的大部分很長一段時間。不過,最終的收益總會產生稅收,無論出售時的稅率如何。

我們的被投資方去年給了我們38億美元股息,這個數字在2019年還會增加。然而,遠比股息更重要的是,這些公司每年留存的巨額利潤。考慮一下,作為一個指標,這些數字隻涵蓋了我們最大的五個持倉股。

GAAP——它規定了我們報告的收益——不允許我們將被投資企業的留存收益包括在我們的財務账戶中。但這些收益對我們來說有著巨大的價值:多年來,我們的被投資方(視為一個整體)留存的利潤最終為伯克希爾帶來了資本收益,相對這些公司為我們再投資的每一美元,它們給我們帶來的資本收益之和超過1美元。

我們所有的主要資產都有很好的經濟價值,而且大多數公司都用留存收益的一部分來回購他們的股份。我們非常喜歡這一點:如果查理和我認為被投資方的股票被低估了,那麽當管理層利用部分收益來提高伯克希爾的持股比例時,我們會感到很高興。

以下是上表中的一個例子:伯克希爾在美國運通的持股量在過去八年中保持不變。同時,由於公司回購,我們的所有權份額從12.6%增到17.9%。去年,在美國運通公司(107.44, 0.83, 0.78%)賺取的69億美元中伯克希爾公司所佔的份額為12億美元,相當於我們為購買這家公司股權支付的13億美元的96%。當收益增加且在外流通股數量下降時,股權所有者 - 隨著時間的推移 - 通常會表現良好。

伯克希爾的第三類資產是我們與他方共享控制權的四個公司。我們在這些企業稅後運營利潤中的份額分別為:卡夫亨氏的26.7%、Berkadia公司的50%,德克薩斯電力傳輸公司的50%,Pilot Flying J的38.6% - 2018年總計約13億美元。

我們資產的第四部分,伯克希爾持有價值1120億美元的美國國債和其他現金等價物,另有200億美元的各類固定收益工具。我們認為這些儲備中有一部分是不可動用的,我們承諾永遠持有至少200億美元的現金等價物,以防範外部災難。我們還承諾避免任何可能威脅到我們維護這一緩衝資本的行動。

伯克希爾將永遠是一個金融堡壘。在管理的過程中,我會犯一些代價高昂的委託錯誤,也會錯過很多機會,其中一些對我來說是顯而易見的。有時,隨著投資者逃離股市,我們的股票會暴跌。但是我絕不會冒現金短缺的風險。

未來幾年,我們希望將大量過剩流動性轉移到伯克希爾長久擁有的業務上。然而,眼下的前景並不樂觀:對於那些擁有良好長期前景的企業來說,價格高得離譜。

這一令人失望的現實意味著,到2019年,我們可能會再次增持已有的有價證券。儘管如此,我們仍然希望能獲得“大象”級的收購。即使在我們分別達到88歲和95歲的時候——我是其中年輕的那位,這種前景也會讓我和查理的心跳加快。(僅僅是寫可能會有一筆大買賣,就會使我的脈搏跳得飛快。)

我對購買更多股票的預期並不是看漲市場。查理和我不知道股市下周或明年的走勢如何。這種預測從來都不是我們行動的一部分。相反,我們的思維集中在計算一項有吸引力業務的一部分價值是否高於其市場價格。

我相信,伯克希爾的內在價值可以通過將我們四大類資產的價值加起來,然後減去出售有價證券最終應繳納的稅款,來近似衡量。

你可能會問,如果我們出售我們的某些全資企業,伯克希爾可能會承擔的主要稅務成本是否應該得到免稅額。忘記這個想法吧:我們賣掉任何一家出色的公司都是愚蠢的,即使出售它不需要繳任何的稅。真正優秀的企業非常難找到。賣掉任何你足夠幸運才擁有的東西是毫無意義的。

在計算伯克希爾旗下非保險公司的收益時,我們所有債務的利息成本都被當成開支減掉了。除此之外,我們對前四類資產大部分所有權的獲得,都是由伯克希爾哈撒韋的第五類資產組合——一系列出色的保險公司來提供資金。我們把這些資金稱為“浮存資金”,我們希望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資金是零成本的,甚至可能更低。我們將在這封信的後面解釋浮存資金的特性。

最後,一個關鍵且持久的要點是:伯克希爾通過將五類資產整合成一個實體來實現價值最大化。這種安排使我們能夠無縫、客觀地配置大量資金,消除企業風險,避免孤立,以極低成本為資產提供資金,偶爾利用稅收效益,並將管理費用降至最低。

在伯克希爾,整體效益大於其實是遠大於各部分之和。

回購與報告

之前我提到過伯克希爾會時不時地回購自己的股票。假設我們以低於伯克希爾內在價值的價格購買股票(這肯定是我們的意圖),回購將對那些即將離開公司的股東和留下來的股東都有利。

的確,對於那些即將離開的人來說,回購的好處微乎其微。這是因為我們的謹慎購買將使伯克希爾股價受到的影響降至最低。儘管如此,在市場上有一個額外的買家對賣家總歸還是有好處的。

對於留下的股東,好處是顯而易見的:如果市場上即將離開的股東的持股價值定價為每美元90美分,那麽,留下的股東的持股價值將隨著每一次回購提高。顯然,回購應該是對價格敏感的:盲目回購高估的股票會摧毀價值,許多過於樂觀的公司首席執行官們不理解這一點。

當一家公司說它在考慮回購時,至關重要的是,所有股東-合作夥伴都能獲得他們需要的信息,以便對其價值做出明智的評估。提供這些信息是我和查理在這份報告中正在試圖做的。我們不希望合夥人因為被誤導或信息不充分而將股份賣回公司。

然而,一些賣家可能不同意我們的價值評估,其他人可能發現比伯克希爾股票更具吸引力的投資機會。第二種人中的一些人可能是正確的:毫無疑問,許多股票將帶來比我們大得多的收益。

此外,有些股東會決定,是時候讓他們或他們的家人成為淨消費者,而不是繼續積累資本。查理和我現在還沒有興趣加入他們。也許到了老年,我們也會成為揮金如土的人。

54年來,我們在伯克希爾的管理決策都是從股東的角度出發的,而不考慮賣出股票而離開股東的想法。因此,我和查理從不關注當前季度的業績。

事實上,伯克希爾哈撒韋可能是《財富》500強中唯一一家不準備月度收益報告或資產負債表的公司。當然,我會定期查看大多數子公司的月度財務報告。但查理和我只會按季度查看伯克希爾的整體收益和財務狀況。

此外,伯克希爾沒有全公司範圍的預算(儘管我們的許多子公司認為這有用)。我們不這麽做,意味著母公司從來沒有一個“量化的”季度目標。避免使用這種預算工具會向我們的許多經理人傳遞一個重要的信息,強化我們所珍視的文化。

多年來,查理和我目睹了各種各樣的不良企業行為,包括會計和運營方面的,都是因為管理層為滿足華爾街期望的願望而導致的。為了不讓“華爾街的人”失望,開始時只是“無辜”的捏造——比如季度末的貿易數據、對不斷上升的保險損失視而不見、或動用“小金庫”儲備——這可能成為走向全面欺詐的第一步。“僅限這一次”很可能是首席執行官的初衷,但最終的後果會很可怕。如果老闆可以稍微欺騙一下,那麽下屬也很容易為類似行為找到借口。

在伯克希爾,我們的聽眾既不是華爾街分析師,也不是評論員:查理和我都在為我們的股東-合作夥伴工作。流向我們的數字就是我們發送給您的數字。

非保險業務——從棒棒糖到火車頭

讓我們再看看伯克希爾公司最有價值的小果林吧——即我們的非保險業務集合,記住,我們不希望不必要地向競爭對手提供可能對其有用的信息。關於具體業務運營的細節,詳見K-5至K-22以及K-40至K-51頁面。

作為一個整體,這些業務部門2018年的稅前收入為208億美元,較2017年增長24%,其中我們在2018年進行的收購對其貢獻甚微。

在這次討論中,我會堅持使用稅前數字。但上述這些業務部門2018年的稅後收入增幅較大,達到47%,這在很大程度上應該歸功於2018年初開始實行的降低企業稅率政策。讓我們看看為何其影響如此之大。

先說說經濟現實吧:無論喜歡與否,美國政府與伯克希爾公司的盈利有關聯,其規模取決於美國國會。實際上,美國財政部擁有我們的的一種特別股票,稱之為AA股,並憑借這些股票從伯克希爾公司獲得大量“股息”(即稅收)。在2017年,如同往年一樣,企業稅率為35%,這意味著財政部持有的AA股表現很好。實際上,財政部持有的“股票”,在我們於1965年開始接管時分文未付,到現在已演變成每年向聯邦政府提供數十億美元的控股權。

但在去年,當企業稅率降至21%時,這些政府“所有權”中的40%(稅率從35%下降至21%)被免費轉交給伯克希爾。因此,我們的A股和B股股東的股票收益得到大幅提升。

這種情況顯著提高了你我擁有的伯克希爾股票的內在價值。此外,同樣的動力提高了伯克希爾持有的幾乎所有股票的內在價值。這些是營收。但還有其他一些降低我們的收入的因素需要考慮。例如,我們的大型公用事業運營所帶來的稅收優惠會傳遞給客戶。同時,我們從國內公司獲得的大量股息的適用稅率幾乎沒有變化,約為13%。(這種較低的利率一直是合乎邏輯的,因為我們的被投資公司已對他們向我們支付的收益繳納過稅收。)但總的來說,新法律使我們的業務和我們擁有的股票更有價值。

這表明我們的非保險業務表現有所復甦。我們在這個小樹林裡的兩個高聳的紅杉是BNSF和伯克希爾哈撒韋能源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Energy,擁有90.9%的股票)。兩者相加,他們去年的稅前收入為93億美元,比2017年增長了6%。您可以在K-5至K-10頁和K-40至K-45頁上閱讀更多關於這些業務的信息。

我們接下來的五家非保險子公司,按收益排名(但此處按字母順序排列),分別是:Clayton Homes、International Metalworking、Lubrizol、Marmon和Precision Castparts,其2018年的稅前收入總額為64億美元,2017年為55億美元。

按照同樣的排名方式接下來的五家公司(即Forest River、Johns Manville、MiTek,Shaw和TTI公司),去年的稅前總收入為24億美元,2017為21億美元。

伯克希爾公司擁有的其他非保險公司,2018年的稅前收入總和為36億美元,2017年為33億美元。

保險、“浮存資金” 和伯克希爾的資金

我們的財產/意外傷害(P/C)保險業務——我們的第五個果園——自1967年以來一直是推動伯克希爾增長的引擎,那一年,我們以860萬美元收購了National Indemnity及其姊妹公司National Fire & Marine。今天,National Indemnity是以淨資產衡量全球最大的財產/意外傷害保險公司。

我們被P/C業務吸引的原因之一是該行業的商業模式:P/C保險公司預先收取保險費,然後支付索賠。在極端情況下,如接觸石棉或嚴重工作場所事故所引起的索賠,付款可能會持續數十年。

這種現在收錢、以後付款的模式使得P/C公司能持有大量資金,我們稱之為“浮存資金”-最終將流向其他公司。與此同時,保險公司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將這些浮存資金進行投資。儘管個別保單和索賠來來去去,但保險公司持有的浮存資金通常相對於保費數額而言相當穩定。因此,隨著業務的發展,我們的浮存資金也隨之增長。它是如何增長的,如下表所示:

我們可能遲早會經歷浮存資金的下降,如果這樣,這種下降將是非常緩慢的,從外部看,任何一年都不會超過3%。我們保險合約的性質使我們永遠不可能受製於對我們的現金資源具有重要意義款項的即期或短期要求。這種結構是經過設計的,是我們保險公司無與倫比的財務實力的重要組成部分。這種力量永遠不會被削弱。

如果我們的保費超過我們的總開支和最終的損失,我們的保險業務登記的承保利潤,就增加了浮動資金所產生的投資收益。當賺到這樣的利潤時,我們享受了免費資金的使用,而且更好的是,因為持有這些資金還能得到回報。

不幸的是,所有保險公司都希望實現這一令人高興的結果,這造成了激烈的競爭,甚至有時導致整個P/C行業出現重大的承保虧損。實際上,這一虧損正是該行業持有浮存資金所付出的代價。這種競爭態勢幾乎注定了保險行業 -- 儘管其所有公司都享有浮存收入 -- 與其他美國行業相比,其有形淨資產的低於正常回報率的記錄將繼續下去。

儘管如此,我還是喜歡我們自己的前景。伯克希爾無與倫比的財務實力使我們在投資浮存資金方面的靈活性大大超過了P/C公司通常可獲得的靈活性。我們可以利用的許多替代辦法總是一種優勢,偶爾也會提供重大的機會。當其他保險公司受到限制時,我們的選擇就會擴大。

此外,我們的P/C公司有出色的承保記錄。過去16年中,伯克希爾有15年實現了承保盈利,只有2017年除外,當時我們稅前虧損了32億美元。整個16年時間裡,我們的稅前收益總計270億美元,其中20億美元是2018年錄得的。

這一記錄並非偶然:嚴格的風險評估是我們保險經理每天關注的焦點,他們知道,浮存資金可能會被糟糕的承保結果所淹沒。所有的保險公司都只是嘴上說說而已。而在伯克希爾,這已經成為一種宗教,舊約風格式的宗教。

在大多數情況下,企業的資金來自兩個來源——借債和發股。在伯克希爾,我們還有兩支“箭”要談,讓我們先談談傳統的組成部分。

我們很少使用舉債。應該指出的是,許多基金經理將不同意這一政策,他們辯稱,巨額債務會給股東帶來豐厚回報。而這些更具冒險精神的首席執行官們大多數時候都是對的。

然而,在罕見且不可預測的時間周期內,信貸會消失,債務在財務上會變得致命。一個俄羅斯輪盤賭的等式——通常是贏,偶爾是輸——對於那些從一家公司的上升期中分得一杯羹,但不分擔其下跌期的人來說,或許在財務上是明智的。但這種策略對伯克希爾來說是瘋狂的。理性的人不會為了他們沒有和不需要的東西去冒險。

你在我們的合並資產負債表上看到的大部分債務——見第K-65頁——都屬於我們的鐵路和能源子公司,它們都是重資產的公司。在經濟衰退期間,這些企業產生的現金仍然充裕。他們使用的債務既適合於他們的運營,也不受伯克希爾的擔保。

我們的權益資本則是另一回事:伯克希爾的3490億美元在美國企業界是無與倫比的。通過長期保留所有收益,並允許複利發揮其魔力,我們積累了資金,使我們能夠購買和開發前面所描述的有價值的資產組合。如果我們遵循100%的派息政策,我們或只能還使用1965財年開始使用的那2200萬美元。

除了使用債務和股票,伯克希爾還從兩種不太常見的融資渠道中獲得了重大利益。較大的是我所描述的浮存資金。到目前為止,儘管這些基金在我們的資產負債表上被記錄為一個巨大的可變現資產,但它們對我們產生的效用大於同等數量的股本。這是因為它們通常伴隨著承保收益。實際上,我們多年來一直因為持有和使用他人的錢而獲得收益。

正如我以前經常做的那樣,我要強調的是,這一令人高興的結果遠非是一件鐵板釘釘的事情:在評估保險風險方面的錯誤可能是巨大的,可能需要多年才能浮出水面。(就像是石棉案一樣)一場巨大的災難將使卡特裡娜颶風和邁克爾颶風相形見絀——也許是明天,也許是幾十年後。“大事件”可能來自颶風或地震等傳統源頭,也可能是完全出乎意料的事件,比如網絡攻擊造成的災難性後果超出了保險公司目前的預期。當這樣一場特大災難發生時,我們將分擔損失,而我們承擔的部分將是巨大的——非常巨大。然而,與許多其它保險公司不同,我們將尋求在第二天就增加業務。

最後一個資金來源是遞延所得稅,伯克希爾哈撒韋在這方面也擁有不同尋常的優勢。這些負債我們最終會支付,但同時它們是無息的。

如前所述,在我們的505億美元遞延稅項中,約有147億美元來自我們持有股票的未實現收益。這些負債在我們的財務報表中按當前21%的公司稅率計算,但將按我們投資出售時的現行稅率支付。從現在到那時,我們實際上擁有了一筆無息“貸款”,這使有更多的錢在股票投資上為我們所用,而無需使用其他渠道的融資。

此外,由於我們在計算目前必須繳納的稅款時能加速折舊廠房和設備等資產,我們的遞延稅款達到了283億美元。我們記錄的前期稅收節省將在未來幾年逐漸逆轉。然而,我們還會經常購買額外的資產。只要現行稅法有效,這一資金來源的趨勢將是向上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伯克希爾的融資基礎——就是我們資產負債表的右側欄——應該會增長,主要來自我們所保留的收益。我們的任務就是用好資產負債表左側的錢,購買更有吸引力的資產。

GEICO與托尼-奈斯利

這個標題說明了一切:伯克希爾和奈斯利是密不可分的。

1961年,18歲的托尼加入了GEICO。我在70年代中期第一次見到他。當時,GEICO在經歷了40年的快速增長和出色的承保業績後,突然發現自己已瀕臨破產。當時該公司新上任的管理層嚴重低估了GEICO的損失成本,導致其產品的價格過低。GEICO账簿上那些產生虧損的保單(數量不少於230萬份)還有好幾個月的時間才能到期,然後才能被重新定價。與此同時,該公司的淨值正迅速趨零。

1976年,傑克-伯恩(Jack Byrne)被任命為首席執行官來拯救GEICO。他上任後不久,我就見到了他。我認為他是這個職位的最佳人選,並開始積極買進GEICO的股票。在幾個月內,伯克希爾購買了該公司約三分之一的股份,後來在伯克希爾沒有增加一分錢投資的情況下,我們所持GEICO的股份達到了二分之一。這種驚人的增長之所以發生,是因為GEICO在困境逆轉後,一直在回購股票。總的來說,伯克希爾僅花了4700萬美元就買下了GEICO一半的資產,僅相當於你今天在紐約買一套豪華公寓的價格。

現在讓我們把時間快速推移到17年後,即1993年,托尼-奈斯利被提升為GEICO的首席執行官(CEO)。那時,GEICO的聲譽和盈利能力得到了恢復,但增長並沒有恢復。事實上,到1992年底,該公司僅賣出190萬份汽車保單,遠低於危機前的最高水準。按美國汽車保險公司的銷售量比較,GEICO排名第七。

1995年末,在托尼令GEICO徹底恢復活力後,伯克希爾提出以23億美元收購GEICO剩餘的50%股份,這一價格大約是我們收購該公司前一半資產價格的50倍(而人們總說我不會在高位購買資產)。我們的收購獲得了成功,這為伯克希爾帶來了一家出色且很有發展潛力的公司,以及一位出色的CEO,他讓GEICO的發展超越了我的期望。

GEICO現在是美國第二大汽車保險公司,銷售額比1995年增長了1200%。自收購以來,該公司的承保利潤總計為155億美元(稅前),可供投資的流動資金已從25億美元增至221億美元。

根據我的估計,托尼對GEICO的管理使伯克希爾的內在價值增加了500多億美元。最重要的是,作為一個管理者,從任何角度看,他都是一個榜樣。他幫助他的4萬名員工發現並開發出他們一直沒意識到的能力。

去年,托尼決定辭去CEO一職。6月30日,他把這個職位移交給他的長期合作夥伴比爾-羅伯茨(Bill Roberts)。我認識比爾並看著他工作了幾十年,托尼再一次做出了正確的決定。托尼仍是GEICO的董事長,他在餘生都會盡心盡力幫助GEICO,他無法不這樣做。

所有伯克希爾的股東都應該感謝托尼,尤其是我。

投資

下面,我們列出我們在2018年底擁有的市值最大的十五隻普通股投資。我們將我們在卡夫亨氏(Kraft Heinz)擁有的325,442,152股排除在外,因為伯克希爾是控股集團的一部分,因此必須為這種“股權”投資方法負責。在伯克希爾的資產負債表上,按照美國通用會計準則(GAAP)計算,伯克希爾持有的卡夫亨氏資產價值為138億美元。因分擔卡夫亨氏公司在2018年對無形資產進行的大額注銷,上述數字有所降低。在年底,我們持有的卡夫亨氏資產市值為140億美元,成本基礎為98億美元。

圖注:*不包括伯克希爾子公司養老基金持有的股份。**這是我們的實際購買價格,也是我們的稅基。

查理和我並不認為上面提到的1728億美元只是一些股票代碼,它們不應該是因為“華爾街”降級、美聯儲行動預期、可能的政治形勢發展、經濟學家的預測、或其他任何可能成為當天關注焦點的因素而不再玩的金融遊戲。

相反,我們從我們的持股中看到的是我們部分持有的眾多公司,按照加權基礎計算,他們在經營業務所需的淨有形權益資本上的盈利約為20%,還可以在不負擔過多債務的情況下賺取利潤。

在任何情況下,對這類大型、成熟和可理解企業的下單回報都是可觀的。與很多投資者過去十年在債券上獲得的回報率相比,它們真是令人震驚——例如,30年期美國國債的收益率只有3%甚至更低。

有時,對某隻股票的收購價格過高會導致一家輝煌的企業淪為一項糟糕的投資-其痛苦如果不是永久的話,至少會持續很長時間。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投資表現與業務表現趨於一致。而且,正如我接下來要說的,美國企業的歷史記錄是非同尋常的。

美國順風車

到3月11日,是我首次投資一家美國公司77周年的日子。那一年是1942年我11歲,我全身心投入,投資了114.75美元,這是我六歲時開始積攢的。我買的是3股城市服務公司(Cities Service)的優先股。我成了一個資本家,感覺很好。

現在,讓我們回到我購買股票之前的兩段分別為77年的時間裡。讓我們從1788年開始,也就是喬治?華盛頓就任我們第一任總統的前一年。那時,有誰能想象他們的新國家在短短三個77年的時間裡會取得什麽樣的成就呢?

在1942年之前的兩個77年期間,美國已從400萬人口——約佔世界人口的0.5%——發展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然而,在1942年的那個春天,它面臨著一場危機:美國及其盟友在我們三個月前才卷入的一場戰爭中遭受了巨大的損失。壞消息天天傳來。

儘管有令人震驚的頭條新聞,但幾乎所有的美國人在那年的3月11日都相信會贏得戰爭勝利。他們的樂觀也不局限於這一勝利。撇開先天的悲觀主義者不談,美國人相信他們的孩子和後代的生活會比他們自己的要好得多。

當然,這個國家的公民明白,前方的道路不會一帆風順。從來都不是。在其歷史的早期,我們的國家經受了一場內戰的考驗,導致4%的美國男人死亡,並導致林肯總統公開思考“一個如此理想和如此專注的國家能否長久存在”。 在上世紀30年代,美國經歷了“大蕭條”,一個嚴重失業的懲罰期。

然而,在1942年,當我購買股票的時候,這個國家正期待戰後的增長,這一信念被證明是有充分根據的。事實上,這個國家的成就可以說是令人歎為觀止的。

讓我們用數字來說明:如果我的114.75美元被投資在一個無傭金的標普500指數基金上,所有股息都進行再投資,那麽到2019年1月31日,我所持股份的價值(稅前)將增至606811美元(這是寫這封信之前最新的可用數據)。這相當於每1美元賺了5288美元。與此同時,當時一家免稅機構,比如養老基金或大學捐贈基金的100萬美元投資將增加到53億美元左右。

讓我再加上一項我相信會令你震驚的計算:如果假想這家機構每年隻向投資經理及顧問等各類“幫手”支付1%的資產,其最終收益便會減少一半,只能增至26.5億元。這就是77年時間裡,當標普500指數實際實現了11.8%的年回報率,再用減少1個百分點的10.8%增長率重新計算時所發生的事情。

那些經常鼓吹政府預算赤字會帶來厄運的人(就像我多年來經常做的那樣)可能會注意到,在我人生過去的77年裡,我們的國債增長了大約400倍。這是40000%!假設你已預見到這種增長,並對赤字失控和貨幣貶值的前景感到恐慌。為了“保護”自己,你可能會避開股票,轉而選擇使用你的114.75美元購買3.25盎司的黃金。

這種所謂的保護會帶來什麽呢?你現在的資產價值僅約為4200美元,不到美國企業中一個簡單的無管理投資所實現收益的1%。這種神奇的金屬無法與美國人的勇氣相比。

我們國家幾乎難以置信的繁榮是以兩黨合作的方式實現的。自1942年以來,我們有7位共和黨總統和7位民主黨總統。在他們任期內,這個國家在不同時期經歷了病毒式的通貨膨脹、達21%的最優惠利率、幾場有爭議且代價高昂的戰爭、總統辭職、房屋價值的全面崩潰、導致社會癱瘓的金融恐慌以及一系列其他問題。所有這些都產生了可怕的頭條新聞,而現在一切都已成為歷史。

聖保羅大教堂的建築師克里斯多佛·雷恩(Christopher Wren)就葬在倫敦的那座教堂裡。在他的墓旁貼著這樣的描述(從拉丁文翻譯過來):“如果你想尋找我的紀念碑,看看你的周圍。”那些對美國經濟劇本持懷疑態度的人,應該思考一下他傳遞的信息。

1788年——回到我們的起點——除了一小群雄心勃勃的人,以及一個旨在將他們的夢想變成現實的、尚處萌芽狀態的治理框架之外,真的沒有什麽特別的。今天,美聯儲估計我們的家庭財富為108兆美元,這個數字規模高到幾乎讓人難以理解。

還記得在這封信的先前部分,我描述留存收益是伯克希爾繁榮的關鍵嗎?美國也是如此。在美國的會計制度中,類似項目被稱為“儲蓄”。“儲蓄”我們所有的。如果我們的祖先把他們生產的東西全部消費掉,就不會有投資,不會有生產率提升,也不會有生活水準的飛躍。

查理和我高興地承認,伯克希爾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只是我認為應該被稱為“美國順風”的產物。對於美國企業或個人來說,吹噓自己“單槍匹馬就完成了這一切”已不能用傲慢來形容。在諾曼底整齊排列的簡單白色十字架應該讓那些做出如此聲明的人感到羞愧。

世界上還有許多其他國家有著光明的前途。關於這一點,我們應該感到高興:如果所有國家繁榮,美國將更加繁榮,也將更加安全。在伯克希爾哈撒韋,我們希望在海外大舉投資。

然而,在未來的77年裡,我們的主要收益幾乎肯定將來自“美國順風”。我們很幸運——非常幸運——有這種力量在我們身後。

年度股東大會

伯克希爾2019年股東大會將在5月4日周六舉行。如果您考慮參加,查理和我希望你來,請參閱A-2頁和A-3頁裡面的時間表。這麽多年來,股東大會的日程安排基本上都差不多。

如果您不能親自來奧馬哈,那也請您觀看雅虎的網絡直播。雅虎的Andy Serwer和他的同事有關大會的報導非常精彩。他們直播了整個股東大會,並採訪了身在美國和海外的許多伯克希爾高管、名人、金融專家和股東。自從雅虎開始直播股東大會以來,全世界對每年五月第一個周六發生在奧馬哈的事情產生了濃厚興趣。雅虎的直播將於美國中部標準時間上午8:45開始,直播還提供中文國語翻譯。

在過去54年裡,查理和我都熱愛我們的工作。每天,我們都在做我們想做的事情,與我們喜歡和信任的人一起工作。現在,新的管理結構讓我們的生活更加愉快。

整個團隊,在Ajit和Greg的指揮下,業務在逐漸擴展,現金像尼亞加拉瀑布一樣流入。我們擁有一批才華橫溢的管理者和堅如磐石的企業文化。股東們,無論未來如何演變,你們的公司都能應付自如。

2019年2月23日 沃倫-巴菲特

https://pttnews.cc/13c1639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