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Friday, July 6, 2018

譚新強:中國未來最重要出口貨:人民幣

文章日期:2018年7月6日

【明報專訊】周三見到海航集團聯合創辦人和董事長王健在法國意外身亡的新聞,其英年早逝令人驚訝和惋惜。早前安邦集團的前董事陳小魯(開國元帥陳毅之子)也在海南因心臟病發而不幸去世,也非常令人唏噓。我雖然確在一年多前已提醒大家關注「四大危企」,但真的想不到出了那麼多的事,絕非我所願意見到的。

據聞王健篤信佛教,我估計是受了海航一把手陳峰的影響吧。我與王健素未謀面,但與陳峰反而有數面之緣。話說20年前,國學大師南懷瑾當時旅居香港,追隨他的弟子遍佈海內外,包括不少內地、台灣和香港的殷商巨賈,甚至政府極高層。經當年同事介紹,有緣去過南懷瑾大師的佛學講座,更曾被邀請參加過他在堅尼地道(舉行過不少兩岸會議)的家宴。南老師非常好客,幾乎每晚都請客,廣邀各界朋友,席上曾遇過台塑集團老闆王永慶的家族成員,一些美國駐港、台文化參贊等。海航的陳老闆也是座上客。

記憶中陳老闆非常隨和和健談,最深刻印象是右手戴着一串佛珠,左手則戴着一隻「滿天星」勞力士,是一位入世的高人。當時海南航空還不算很大,但已嶄露頭角,是當時極少數(或唯一)擁有全國民航牌照的民營企業,非常了不起,且在成立後不久已獲索羅斯垂青,投資了2500萬元(美元‧下同),至今應該仍然擁有集團股份。

中國外貿 其實在以德報怨

王健去世的新聞引至市場議論紛紛,是純粹無聊的猜測。本來海航已努力逐步解決債務困境,還聽說更有興趣再進行收購(這個就沒必要了)!但現在出了新的變化,重組之路又多了一些波折,但我想應該還是能夠成功的。

如無意外,今晚美中貿易戰可算正式開始了(仍希望有奇蹟出現)。本有傳聞中國將先下手為強,爭先執行對340億美元貨物的關稅,但怎麼可能?中國乃禮義之邦,寧願先吃虧都必須站在道德高地上。雖然國家領導曾說聖經教誨人「to turn the other cheek」,但中國人仍較相信「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之道」,但其實近日中國對外貿易正是採取以德報怨的忠厚之道,我非常認同。中國不可只掛着跟美國的雙邊貿易戰,更重要的是繼續自己應該做的改革開放,包括整體減低關稅,開放更多行業,給予外資和民企大量良好投資機會。

做好改革開放 吸引外國投資

最近市場動盪,內地投資者已接近非理性恐慌階段,價值已逐漸浮現出來。例如中石化的預期派息率已升至11%,非常誇張。中國實體經濟遠比2008年和2015年好。到現時為止,消費經濟仍然強勁,香港以至日本化妝品等銷售數據都非常好,不少資生堂和Kose的貨甚至賣斷市。汽車銷售確有所放緩,部分是在等待進口車減稅,再加上放鬆外資JV佔股比例,部分是長城等自家品牌缺乏長遠競爭力問題(寄望跟寶馬的Mini合作)。房屋銷售仍然火熱,反而有點令人擔心泡沫,亦反映資本巿場發展的失敗,導致資金回流至樓巿。

意識形態鬥爭 有無特朗普也會發生

很多中國人意會到這不是一場簡單的貿易戰(如果是的話,影響有限)。他們終於明白這是一場修昔底德式的長期鬥爭,貿易只是一場序幕戰。Allison教授在Destined for War一書內提到最少四種美國可採取的對華政策,由Accommodation(包容) 到Undermining(惡意破壞)兩個極端,亦包含一些中間路線的政策。我認為大家更要留意兩件事。第一是這場鬥爭最主要是一場核心意識形態的鬥爭,與美國總統是否特朗普並無太大關係,他可能只是把這撕裂點拉前了一點,並把說話講得更清楚。第二就是這一系列的對華政策並非mutually exclusive(互相排除),甚至可以同時進行,而且各種政策的執行是平衡動態,可隨着情况演變而調校。

美國現在採取的政策傾向於正面進攻,絕非容忍,但亦未算是更陰險的滲透式惡意破壞。出了主要三招:1) 明刀明槍的貿易戰,多番恐嚇徵收各樣關稅。且瘋狂的不止針對中國,連盟友都不放過。2) 芯片為首的科技戰,但也包含軍備競賽,甚至太空競賽。絕對有點回到從前美蘇冷戰年代的感覺。3) 美元擁有龐大話語權和接近絕對的優勢,利用經典的收緊貨幣政策,加息兼QT,為本來已忙於去槓桿的中國,帶來百上加斤的壓力。

對華3招「惡意破壞」更陰險

我已說過無數次,相對美國,經濟上中國的最大弱點正是最底層的半導體和最頂層的掌控金融技術。所以要接美國出第二和第三招的組合拳非常不容易。早前見到中國有法庭發出針對某些Micron產品的禁制令(對Micron業務影響很細),我初時有點困惑,不是原本很擔心美國不賣芯片給中興和華為等公司嗎?為甚麼要主動不買Micron芯片呢?是否打算從韓國那邊多買一些,還是UMC和福建晉華真的已能做到DDR4的主流DRAM?

後來我想清楚,中國或可從韓國多買一些芯片(但也在調查反壟斷),但我幾乎肯定中國仍距離量產DRAM甚遠,且有嚴重IP法律訴訟問題。所以我認為禁制Micron的決定,是一個應該令人肅然起敬的自殺式行動,寧願犧牲中國高科技發展的前途,都要做出一些象徵式的反擊。如激怒了美國,很容易就可以禁止半導體生產設備出口到美國,沒有了Applied Materials的etching機器,不管中芯國際、華虹電子、長江存儲,或福建晉華也好,他們甚麼也不用做了。如美國禁止Nvidia的GPU出口就更慘,中國近年最驕傲的AI臉孔辨認技術,不管是香港之光商湯科技,或北京的曠視也好,這些獨角獸都號稱擁有領先全球的運算法,但抱歉,全都百分百倚賴Nvidia的GPU。

中國有點面對外憂內患的感覺。對外貿易,有人主戰——還擊關稅,和禁制Micron等,但亦有人主降——盡快跟美國談好停戰協議,可能包括多買美國貨和打開市場,接受所謂公平競爭等條件。不幸這是個極難的選擇,簡直是個damned if you do, damned if you don't的兩難局面。持續貿易戰肯定兩敗俱傷,但芯片科技戰對中國極為不利,搞得不好,不止阻礙科技發展,更可因「土法煉鋼」式的亂搞,浪費大量資源,結果徒勞無功,反而跌進圈套。

中國面對兩難 主戰主降也不容易

反過來,所謂「投降」也不容易。本以為美國已贊成中國增購700億元美國貨,縮小貿赤兩成,作為初步協議。但特朗普表演他的地產商本色,竟然「反價」,到現在仍未再開出新的具體條件。肯定美國最想要的是中方放棄中國製造2025等工業政策。但此舉牽連到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問題,中國極難改變。如接受,亦外面對巨大民粹壓力,又將重提跟清末不平等條約的比喻云云。

內患方面,近日A股和港股的極度疲弱表現,大家都搞不清楚是因為去槓桿而導致流動性短缺,還是因為人行降準放水,而令投資者對暫時放緩去槓桿而失望。可能答案是兩樣都有。數萬億人幣被質押的股票,既不容許減持,券商斬倉都不可以,所以唯有沽賣仍有流動性的其他資產,包括港股以至海外股票。據悉海通就有最少數百億人幣的質押股票倉。收水固然痛苦,但放水又要擔心人民幣貶值(近日外管又再收緊),又是一個兩難局面,唉!

中國到了金融WTO時刻

我是一個樂觀的人,拒絕接受這是一個絕境,或唯一的方法就是跑路(不少內地老闆的選擇)!我認為前天的個人稅改,力度仍然不夠,但方向是正確的。其實中國已沒有太多選擇,必須加快和加大稅改,增值稅佔總稅收五成以上,最少應取消16%級別,降至10%或以下。地方債已接近大面積爆煲,中央應直接接管大量有問題的地方甚至國企債務。在現今情形,財政比貨幣政策管用。

對外方面,我更極力支持強人民幣政策。中國已到了金融WTO時刻,最重要的出口應該是人民幣,而非波鞋、T恤或甚至iPhone,抱歉,他們的年代已過去。未來的最重要「出口貨」應是大量現金、股票和債券,如對房產和FDI有興趣更無任歡迎!

(中環資產持有資生堂、Kose、長城、Micron、Applied Materials、華虹電子、Nvidia、海通的財務權益)

中環資產投資行政總裁

[譚新強 中環新譚]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