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Friday, May 25, 2018

祖多斯否认偷窃勒索,也驳斥篡改资料指控

发表于 今天09:00 | 更新于 今天09:08



专访一

瑞士人祖多斯是一马公司丑闻浮出台面的重要却也极具争议的角色,他曾任职于沙地石油国际公司,后在勒索前东家的罪名下在泰国锒铛入狱。

不过,祖多斯如今踏在经历变天的大马土地,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否认自己窃取沙地石油国际公司(下简称PSI)的任何资料。

他也声称,自己当初在泰国的招供,其实都是不得已,甚至威逼的结果。

祖多斯坦言于2011年离开PSI之际,确实拷贝了公司的电邮,但其目的不是为了未来勒索前东家,而是当作一种“保险”而已。

当时,PSI和其领导发了横财,因为它于2009年9月跟一马公司进入一项所谓的联营计划,而获得10亿美元的资金。

组多斯表示,他当时就察觉事有蹊跷,因而备份了相关电邮,以待日后必要时,能证明自己与联营计划毫无干系。

“发达了,人就疯掉”

祖多斯声称,他原本跟PSI创办人兼执行长达列奥拜(Tarek Obaid)是好友,但两人后来闹翻,他也因此离职。

“到处都是钱。他们把那些钱用来购买公寓,租赁游艇、私人飞机,开派对享乐。”

“我当时不满达列对待我的方式,我们本应是朋友,但有些人,一旦发达,就疯掉了。”

“PSI只是名字好听”

他直言,PSI根本就是一家“假公司”,没有任何的正当营运活动或经验,根本不应该享有逾亿美元的生意。

祖多斯指出,2009年与一马公司合营之前,PSI只有少数几名的秘书处雇员,而这些人分布在沙地阿拉伯的利雅得、瑞士日内瓦和英国伦敦,而工作只是“每周接听一两通电话而已”。

PSI当时唯一的正当生意落在南美的委内瑞拉,不过最终也落得倒闭的下场。

该公司也拥有两艘的探钻船,其中一艘是40年船龄的“沙地石油探险号”,而祖多斯形容,那艘船极其残破肮脏,以致他自己都不敢上船参观。

祖多斯表示,PSI唯一有的“资产”,只是它的名字“好听”而已。

“沙地石油是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当你听见它,感觉就像是大马国油(Petronas)或巴西石油(Petrobras)那样,听起来像是一个国有公司。但事实并非如此,那只是他们买下的一个名字而已。”

“(沙地)吐奇王子曾经是公司的股东,但这家公司跟沙地王室、油田或大型的沙地石油公司,从来没有任何的正式关联。他们只是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那就是他们主要的‘资产’。”

要钱却变成免费奉上

祖多斯透露,他2011年3月离开PSI之后,迁徙到泰国苏梅岛,同时在那里结婚成家。他把自己的资产卖掉,并且在苏梅岛兴建自己的住宅,准备自己的“退休天堂”。

但祖多斯声称,他当时跟旧东家还有一些事情未了,因为后者仍拖欠他200万美元,而他决意要拿回这笔钱。

屡试不果后,祖多斯于2103年底陆续找上揭弊网站《砂拉越报告》网主凯丽,以及一名大马大亨。

他把旧东家约23万封电邮的暂存记忆档,交给了他们。他原本先媒体大亨索要200万美元,但最终于2015年2月免费给他们两人奉上。

祖多斯交出的资料和电邮,使得一马公司案在2015年初炸开,在大马掀起经年的连锁政治风暴,而时任首相纳吉也从此坠入丑闻深渊,至今无法摆脱之。

《砂拉越报道》于2015年2月揭露,一马公司跟PSI的总值25亿美元联营计划十分可疑,因为一马公司给联营公司注入的首笔10亿美元启动资金, 7成竟然被挪作还债之用。

无奈招供与污蔑他人

不过,祖多斯随即于同年6月遭泰国警方逮捕,更在较后的8月,在敲诈勒索罪名下被判入狱3年。

无论如何,纳吉政府当时反击,否认舞弊外,更指控祖多斯所泄露的电邮受人篡改,而背后更有试图推翻民选政府的阴谋。

祖多斯向《当今大马》申诉,大马当局当时竭尽一切来打击他和他所交出的电邮资料的可信度,而且收买了泰国警方来对付他。

“他们必须把我丑化为一个大坏人和罪犯。他们甚至迫我说,(一份商业报)和凯丽篡改资料。其实根本没有(篡改)这回事。我把电邮免费给了他们。”

“是的,原初,我确实(向PSI)要钱,但那是他们欠我的。如果我勒索PSI,为何我只要200万美元呢?我会以500万美元的价格把电邮资料卖掉,或到纳吉的办公室,要求1000万美元。”

他进一步指出,被捕后,他别无选择,唯有招认,同时从命抹黑其他人以求自保,因为当时有人威胁说,他若不从,则会面对最高的10年监禁刑罚。

自费来马以协助调查

祖多斯最终在泰王特赦,以及瑞士政府的介入下,于2016年12月结束牢狱灾难。

此后,祖多斯尝试重建自己的人生,同时设法透过瑞士司法体制,刑事起诉达列奥拜和另一名PSI董事玛浩尼(Patrick Mahony)。

第14届大选给大马带来新的希盟联邦政府之后,祖多斯更来马,更在昨天会晤了新政府重新启动的一马案特工队。

他强调自己这次是自费来到马来西亚,以期设法协助大马当局的一马案调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