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Friday, September 18, 2015

潔蒂信心滿滿喊話‧“不出一年半馬幣回彈”

(吉隆坡16日訊)馬幣自去年9月重挫以來尚未見底,令市場擔心1997-98年的亞洲金融風暴重演,惟國家銀行總統丹斯里潔蒂信心滿滿,認為馬幣終將反彈,且大馬走出這一輪低迷所需要的時間,可能比風暴期的1年半時間來得短。




國家銀行總統丹斯里潔蒂認為,擁有龐大儲備金,也是大馬面對這次逆境的強大武器。(圖:星洲日報)

潔蒂也首度承認在馬幣走勢失序時,曾動用外匯儲備進場干預匯率,導致外匯儲備在今年7月杪5年來首度跌破1千億美元水平。

不過,她強調,目前的外匯水平還是穩健的,並未至警戒線,不需要過於擔心。

去年9月至今重挫27%

馬幣從去年9月迄今重挫27%,跌破4.30的17年新低後,尚未見底,令國人憂心忡忡。

今年7月,馬幣兌美元面對3.80的定匯時的關鍵心理水平保衛戰,在面對沽壓下,國行頻密進場干預,捍衛3.80水平,但最終因利空四起,國行還是守不住,在7月杪宣告失守。

馬幣失守關鍵水平後破關直下,期間中國作貶人民幣讓惡劣情況雪上加霜,馬幣一度低探至4.3810水平,讓市場和全民心驚膽跳。

面對如此嚴竣的情況,掌管國家貨幣政策的潔蒂出面接受《星洲日報》專訪,並向全民信心喊話,信誓旦旦,有信心馬幣將回彈,雖然反彈時間難測,但一旦國內外不利因素煙消雲散,外資將回流,馬幣可回到應有的水平。

她說,與17年前的風暴比較,這一次的危機除了馬幣巨貶的情況相似外,大馬無論經濟、基本面、金融體系和外匯狀況,都與當年完全兩樣,現在情況的穩健,和1998年的脆弱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大馬經濟維持在4至5%的正面成長,通膨低企在2至3%水平;金融體系穩定,銀行持續放貸維持商業和家庭貨款需求;我們的外匯儲備金充裕,足以維持7.4個月的持續進口;我們的經濟多元化,對石油的依賴大幅降低至23%左右,而且,因油價下跌,讓政府可以取消燃油津貼,減少龐大的津貼開支;今年4月實施6%的消費稅也讓政府的有更穩定的收入;最重要的,失業率偏低,我們還維持經常賬盈餘。”

基於干預貨幣,國行外匯儲備截至8月28日的外匯儲備達3千577億令吉,相等於947億美元,足以融資7.4個月的持續進口,相等於1.1倍的短期外債。

強穩基本面可應對挑戰

相較之下,潔蒂說,在1997-98風暴期,當年大馬的經濟是衰退7%;外匯儲備一度跌破1千億令吉,融資4.6個月持續進口,並且蒙受5%的經常賬赤字。

“而且,當年我們的經濟非常依賴出口和石油;成長計劃都由政府主導;金融體系也相對脆弱,有許多體質弱小的金融機構。”

而現今,大馬銀行經過大合併整合,由幾家資金雄厚穩健,足以立足東盟的銀行主導;大馬私人界已經挑起經濟活動擔子,甚至在海外有龐大的投資;服務業取代製造業,成經濟最大支柱,內需也取代出口,成拉抬經濟主力。

她強調,這些強穩的基本面,讓大馬有能力應對當前的挑戰,而且更形成強大的支撐。

大馬經濟具韌力
多次衰退、回彈快

在國行任職30年,潔蒂說,經濟危機對大馬並不是陌生的事,包括80年代中的經濟衰退、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和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大馬都曾陷入技術衰退,但每一次大馬經濟都展現韌力,在很短的時間就讓經濟成功從谷底反彈。

現年68歲的潔蒂,在1985年加入國行,在國行已經任職30年,而從2000年5月起擔任國行總裁進入第16個年頭,將是國行任期第二久的總裁。

她說“我不會否定眼下是非常艱難的時期,但我很有信心,一旦國內外不利因素消散,馬幣將可以反彈,市場可以走出目前的低迷。”

1997年金融風暴最嚴重

她認為,最嚴重的當數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身處暴風眼的大馬當年不論貨幣、經濟、金融體系和人民生活都受到嚴重的衝擊;不過,從1998年9月的谷底,大馬經濟大約耗費1年半的時間修復,並成功反彈恢復成長。”

她說,這次外資沽售導致大馬的股匯債三跌,但是,與17年比較,大馬今次已經有很好的防禦準備,不論經濟基本面、金融體系和外匯儲備都相對穩健。

潔蒂說,這次最大的挑戰是,所有不利因素不約而同的匯聚發生,讓全球管制單位疲於應對。

不過,她說,國家經濟不會永遠風平浪,每一個時期都會經驗不同的調整期,問題在於如何面對和克服困難。

“全球的局勢和問題,不在我們的控制,最重要的是每個國家在順境時必須未雨綢繆,為未來挑戰作準備。”

中行的工作之一就是在好景時建立龐大的外匯儲備。“我們因亞洲金融風暴教訓後,在走出困境後努力建立起超過我們國家規模所需要的外匯儲備金,這讓我們安然的渡過2008-09年全球金融風暴震盪。”

龐大儲備金可克服逆境

她認為,擁有龐大儲備金,也是大馬面對這次逆境的強大武器。

根據多家國際評估機構的評估,大馬強穩的外匯儲備和金融體系,是他們維持大馬主權評評級的主要原因。

不能操之過急
打債打房須按部就班

對於市場觀望國行會否以利率作為捍衛馬幣的工具,潔蒂重申,大馬目前的3.25%利率水平,是目前適宜於支撐經濟成長的水平,暫時沒有必要調整。

潔蒂對貨幣政策運籌帷幄,調度得當,讓她連續12年獲得《全球金融》評選為“A”等總裁,與台灣中行總裁彭淮南齊為全球12A總裁。

她也認為,打債和打房必須按部就班,不能操之過急,否則欲速不達。

韓國在2000年通過大幅升息打債,結果操之過急,讓韓國經濟一度陷入衰退。

大馬家庭債高達87%,在亞洲僅次於韓國,位居第二高,但潔蒂說:“我們家債雖高,但呆賬只有1.5%,顯示攤還能力穩定,違約風險很低,這也歸功於大馬銀行在放貸時的謹慎。”

她說,國行以3年多的時間打債和和打房,在不傷及經濟的情況下,現在已經看到成果。

滿意大馬通膨率水平

她也非常滿意大馬的通膨率水平,因為雖然4月實施消費稅,一度讓物價高漲,但通膨還是在國行預期的水平之內,預料消費稅效應會在明年初被消化。

大馬7月通膨率為3.3%,創10個月新高,潔蒂預期全年通膨會國行預測的2.5至3%水平。

她也認為大馬外債未及危險,在可控制水平。

大馬截至2015年6月杪的外債為7千943億令吉,佔國內生產總值68.1%,但扣除銀行營運貨款、外國人存款和企業之間的貸款其他事項,外債為5千零300億令吉,或佔國內生產總值的43.1%。

讚同政企匯回海外盈利

對於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呼吁政府機關公司將海外盈利匯回國支持馬幣建議,潔蒂非常贊同,並認為是一石二鳥之計。

“有關機構在將外匯兌換馬幣當兒,可以增加賺幅,而同時這些資金投資在大馬,有助加強市場對投資大馬的信心,資金回流也可以幫助抵銷外流壓力,支持馬幣匯率。”
新聞背景



19998年亞洲經濟風暴
和當前股匯債三跌危機

受美元升息預期、國際油價暴跌、中國經濟放緩和國內不利政治因素四重打擊,馬幣從去年9月迄今1年時間下跌了27.1%,這期間股市從高點的1900點一度下跌近20%,債市更有大量外資流出,匯市、股市、債市全線重挫,引發市場擔心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重演。

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馬幣因索羅斯等國際投機客的惡意狙擊,馬幣重挫逾40%,在1998年1月7日,一度觸及4.88的有史以來新低水平,導致政府不得不在1998年9月祭出資金管制,並讓馬幣與美元定匯於3.80水平,以防情況惡化。

隨著經濟情況的好轉,馬幣在2005年7月解除定匯。由於美國在2008年為了拯救因次貸風暴打擊陷困的經濟,實施量化寬鬆(QE),在龐大的資金流入下,馬幣一度回揚至2.90水平。

事過境遷,去年開始,美國經濟好轉,開始傳出退出QE,新興市場受撼動;禍不單行,與此同時,國際原油價格在去年6月開始暴跌,從每桶100美元一度跌破40美元,目前在45美元左右水平;更令全球憂心的是,一直以來作為全球經濟“穩定錨”的中國成長開始受到考驗,不單經濟走緩,而且還大手作貶人民幣以拯救出口。


(星洲日報/財經‧專訪:陳艷芳、李三宇)
點看全文:http://biz.sinchew.com.my/node/122724?tid=6#ixzz3m3Ab1EqJ
Follow us:@SinChewPress on Twitter|SinChewDaily on Facebook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