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Tuesday, September 15, 2015

譚新強 缺乏投資機會 人幣貶值原因

缺乏投資機會 人幣貶值原因
2015年9月15日

【明報專訊】上周我參加了一個耶魯大學的「未來金融」會議。聽了諾貝爾獎得主Robert Shiller的一些針對幫助建設他稱為「Good Society」的金融創新產品建議,包括各種的「宏觀風險保險」如「home equity insurance」(已有case-shiller home index期貨在芝加哥交易,但不太活躍),及派息率跟GDP掛鈎的「國家股份」(新加坡已有類似產品)。這些創新產品如證明有實際用途及需求,再跟線上Fintech結合在一起,可能有很大發展潛力。


同場亦跟陳志武及Stephen Roach等教授聚舊,亦認識了Andrew Metrick,一位專門研究金融危機的教授。暑假期間搞了一個超重量級短期課程,請來了2008年金融海嘯時美國的三位最主要財金官員,保爾森、伯南克及蓋特納,7年來首次同台出現,教授如何防範下一次金融危機。閉門授課,學生包括馬來西亞、墨西哥等多國央行行長,中國人行亦有派出代表。時間剛好,但不禁令我有點不安。幸而這教授說蓋特納等認為中國的政策空間及選擇還有很多,所以不用太擔心。

美前財長蓋特納﹕中國政策空間仍多

上周我比較了一下現今的新興經濟跟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當時的情况。相似的地方是各國貨幣爭相貶值,股市下滑,更有淨資金流出問題。但奇怪的是宏觀經濟情况其實非常不同。中國以及大部分區內國家現在都有不俗的經常帳順差,尤其是中國,今年可能超過5000億美元。每個國家的外滙儲備更比當年多了好幾倍或以上。國家負債率(不計企業)不算太高,外幣債比例比1997年時低。這情况下,匯率本應穩定或更有上升壓力,何解印尼盾,馬幣等都處於17年低位,連人幣都面對貶值及走資問題呢?

在耶魯會議上,有專家指出根本問題在於中國以至其他新興經濟,很多行業都已面臨供過於求,缺乏新的投資機會。另一個說法就是中國過度儲蓄,無法在國內找到足夠的投資機會,所以資金就要流到海外尋找投資機會。相對來說,歐洲及北美等發達國家,某些行業如基建已嚴重落後,正需要大量資金彌補不足。聰明的企業如長和系,及後起之秀如復星(0656)和萬達(3699)等,都老早積極在海外尋找投資機會。

但其實西方整體亦面臨oversupply的問題,如半導體、手機、醫藥、能源等。所以過去7年,無論利率多低,都吸引不到企業來借錢投資在新的產能。他們寧願把盈利用來回購股份、派息,或做併購,從而減少競爭及供應。

「十三五」傳放鬆人口政策

全球供求兩邊的關鍵可能都在中國,那麼中國應如何面對這難題呢?我認為有四個可行方案﹕

(1)最快奏效的方法就是不再干預A股,讓它快一點達到「market clearing」的水平,到時資金就自然會留下或甚至回流。近月走資增速的情况明顯就是「暴力救市」的副作用。

(2)運用併購、破產、重組等手段減少供應,增加效率,提升投資回報。最新國企改革方案已包含這些元素,但仍缺乏細節。我認為民企可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應開放多些行業如交通、通訊、傳媒、金融等,增加投資機會,亦有助推動創新及進步。

(3)除減少供應外,亦要刺激需求。前周已建議過減個人所得及消費稅,有讀者在網上留言「痴人說夢話」,但願非如此。最近愈來愈多專家作出類似建議,國家亦再減了一些針對小企業的稅收,但倘嫌力度不夠。

(4)歸根究柢,長遠的經濟前途取決於人口增長。在快將出台的「十三五」計劃,聽聞人口政策放在首要地位,如真的話,可喜可賀。放鬆一孩政策已不夠,其實有需要設立「鼓勵生育獎勵」計劃。

中環資產投資行政總裁

[譚新強 中環新譚]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ance/20150915/columnist/en73_en73.htm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