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Sunday, July 26, 2015

《连线》:令人大开脑洞的下一代创新项目

图为最新期《连线》杂志封面图为最新期《连线》杂志封面

http://finance.sina.com.cn/world/20150518/204022207886.shtml



  导读:《连线》杂志最新一期系列封面文章对20个尚不为人知但影响深远的下一代创新进行了介绍,它们是针对操作而非文字的Quixey搜索引擎、让app自由移植的云计算技术Docker、癌症治疗终极方案、利用大数据开发新食品的Hampton Creek……

  这一年笔者有幸得见一些老洞大开的技术和设计。我没有向外人说过一个字,甚至我妻子也不知道。想象一下:你受工程经理或产品经理邀请去参观他们的新项目--他们兴奋不已,希望他人作出评论的项目。多数情况下他们并非马斯克、桑德伯格之类众人皆知的人物,而是默默无闻、废寝忘食从事实际创新工作的人才。

  不过,本刊新一期系列封面文章将详细介绍共计20个下一代创新项目,它们是针对操作而非文字的Quixey搜索引擎、教导中国买家购物的蚂蚁金融、为每一个人设计手机的小米公司智能战略、能把任何应用及相关依赖项打包成一个轻量/可移植/自包涵式容器的云计算技术Docker、癌症治疗终极方案、让资金像电子邮件一样来去自如的在线支付创业公司Stripe、利用大数据创新食品工业的Hampton Creek……。篇幅所限,本文摘录四大创新以飨读者。

  针对操作而非文字的Quixey搜索引擎

  试想网络以如下方式运行:你看完一种产品的评论,然后决定买它。但是你不能直接点链接前往亚马逊[微博]网站购买,相反你只好关掉浏览器,打开另一个浏览器访问亚马逊主页,然后搜索该产品--如果你还能记得该产品名称的话。

  这基本上就是智能手机应用的运行方式。每一款应用都是一个封闭的软件--至少直到最近都不能与其他任何应用协作。这种问题只要稍一琢磨就觉得荒谬。不过让app像网页那样协作运行--所谓的“深度链接”--仍然是一个秘而不宣的想法。即使在科技界,也有很多人认为app就是不能交互。

  Quixey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卡根(Tomer Kagan)不那么认为。他的公司已有五年历史,正在利用深度链接技术使app的内容像网页内容那样互相连接。Quixey引擎搜索操作--购买、预定、打车等--而非搜索页面。比如你在它的搜索引擎搜索“泰国菜”,它会给出直接前往另一个app屏幕的链接,你可以在那里预定餐馆或原料。 谷歌[微博]能做到这一点吗?卡根反问道。

  其实谷歌、Facebook和Twitter也在努力研究这一问题。每家公司都在发展自己的深度链接技术。它们这么做有充分的理由,因为桌面网页时代已经让位于移动应用和云计算。

  不过除非app开发者进行某种程度的根本反思,app的这种转变不会发生。在开发者主动利用生命技术开发app之前,Quixey 及URX、Vurb、Deeplink.me类似创业公司的发展将受到限制。卡根表示,大约30%的app结构可以像谷歌搜索网页那样“爬出来”建立搜索目录。不过他预计这一比例将迅速攀升,部分原因在于他认为生命技术是app吸引用户反复使用的关键。让用户下载app和留住用户并非一回事,卡根说。

  卡根设想的留住用户是什么样情形呢?在Fandango买一张电影票就会出现附近餐馆订餐链接。打开一个音乐应用就会提供Spotify播放列表链接。搜索附近街区地址就会出现呼叫优步前往目的地的选项。

  通过创立操作链接结构,深度链接为我们与移动设备互动提供了新的可能性,并为app开发者开辟了新的收入来源。如果深度链接能够被索引,它们也就能够货币化,一如谷歌利用广告关键字将其网页链接目录转变为滚滚利润。而且深度链接还能对消费者意图进行精确得多的衡量,这是广告商的无上财富。一个关键词搜索也许意味着包括是否有购买欲在内的不同含义,但是打开一个链接采取某种操作的意义就比点击以查看信息明确得多。

  把创业风带人华府的女人

  梅根-史密斯(Megan Smith)的正式头衔是美国首席技术官,不过可以把它视为美国政府科技界的首席宣传家。这是奥巴马总统非常看重的角色。去年九月梅根开始履职后,奥巴马经常与她会面确定重要事项。2009年奥巴马当选总统后不久设立该职位,现年50岁、之前负责谷歌新业务开发的梅根是第三位任职者。

  在布法罗长大的史密斯始终热爱科学项目。她在麻省理工学习机械工程,后来在苹果北京公司和智能手机制造商先锋General Magic工作。2004年她加入谷歌。在主持新业务开发期间,她还主导了谷歌地球和谷歌地图的重大并购。梅根说,“新业务开发部门是干实事的部门,是对目前职位的有效训练。我们不管理工程团队,但相信能大力帮助他们。”

  身为美国CTO,史密斯职权广泛。对专利改革、隐私问题、网络中性化、监管改革等重大科技问题向总统提供建议。她还引荐和鼓励优秀人才加入美国数字服务部(United States Digital Service)和总统创新之友(Presidential Innovation Fellows)。她积极参加“开放政府”项目,比如今年一月英美两国达成的互相学习如何改善素质服务合作协议。“我们的国家诞生了亚马逊、Facebook和Twitter,为何联邦政府就不能提供了不起的数字服务呢,”史密斯反问道。

  不过,史密斯的遗产可能将来自名为“科技招聘”(TechHire)的新项目,她希望通过该项目让更多的女性和有色人种承担科技工作。她正在为这一目标而努力:与社区大学和一些城市的公司合作,以培训更加多样化的科技人才。

  史密斯在奥巴马任内的工作任期还有大约18个月。这似乎有点短,难以有所作为,不过你要知道硅谷许多最杰出的公司是在更短的时间内拔地而起的。

  从大数据到食品科学的大前途

  现代数据科学发轫于谷歌、亚马逊、邻客音、Facebook等公司。的确,数学家们从二十世纪初就开始进行统计分析,在数据中探求新真相。然而只是到近年来,谷歌和亚马逊等公司才把这门科学提高到前人无法想象的高度。在管理全球搜索引擎、购物网站、社交网络、视频服务的过程中,这些公司收集了空前数量的数据,而且在过去几年来它们已经开发了新软件,新算法和新技术,能够对所有这些数据信息进行迅速分析。

  笔者在谷歌时从事的正是数据分析工作。在数据分析的帮助下,我们发现如果我们展示用户几秒钟后可能会跳过的广告,YouTube的利润可最大化。在旧金山创业公司Hampton Creek,我正在利用同样的技术,创造新的食品种类。

  我们的项目是数据科学领域新趋势的一部分。优步利用大数据优化交通。Airbnb用它优化旅游住宿。大型制药公司用它发现新药。还有一些认为这门新技术能帮助诊断疾病,笔者则认为它能改变食品。

  利用加拿大黄豌豆和美国高粱的蛋白,我们已制成了相当逼真的鸡蛋复制品,用它做的蛋黄酱和曲奇饼更好吃。我们的目标是为不断增长的全球人群提供新的食物来源--成本更低、更安全、更健康的食物来源。这与YouTube和谷歌地图似乎风马牛不相及,但都要用到数据科学。

  我们和其他科学家组成一个小组,正在建立所有已知植物蛋白的庞大数据库--最终将涵盖180亿种植物蛋白。利用我在谷歌使用的很多相同软件、工具和技术,我们就能够对新食物创造进行建模。我们的生物学家已经对大约四千种植物蛋白做了分类和分析,其中每一种进行了大约三十次生物测试。

  通过扩大蛋白分类,分析描述部分蛋白相互作用方式的数据,我们就可预计其他蛋白如何相互作用,识别有可能生成可口食物的蛋白质组合,确定哪些组合可产生合适的口味、质地和颜色。这样我们的实验室研究就更有针对性。

  从植物中创造新食物的工作其他科学家已进行多年。不过在数据的帮助下,我们的工作要全面得多,我们将检测地球上所有可行的蛋白质组合。180亿种蛋白质几乎是一个天文数字,不过我们不必样样都检测。在数据分析中,我们可以知道哪些蛋白质组合有用哪些没用。

  我们的大数据项目仍然处于初期阶段,但已经开始结出果实。它指引我们发现新物种和新蛋白质组合。数据科学滥觞于谷歌和亚马逊,但其影响无远弗届。

  谷歌ATAP项目虽败犹荣

  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的HTV-2高超音速飞行器是一个形似钢笔笔尖的无人机,是有史以来人类所创造的速度最快的物体。然而在2011年以时速1.3万英里试飞时,其金属外壳由于大气摩擦而融化,起飞后九分钟坠入太平洋。

  这使得在几个月后HTV-2高超音速飞行器的年度项目奖评选中几无胜算。然而当杜干(Regina Dugan)揭晓评选结果是,获奖项目却是HTV-2。某种程度上九分钟的失败使它成为获胜者。HTV-2在DARPA引起轩然大波,但其获奖意义十分明显。DARPA信息创新办公室主任考夫曼赞赏它敢为人先。

  杜干是谷歌高级技术与项目部(ATAP)领导,正在做很多高风险项目,在这个职位上他对失败想得很多。在DARPA他也是这样,DARPA延揽人才进行多种着眼未来的项目--比如模拟计算机芯片、开源站车和蜂鸟机器人(94.750, -4.05, -4.10%)。谷歌借鉴DARPA的这一模式,自2012年成立以来启动了十几个项目。ATAP紧紧抓住激动人心的新科技,迅速将其推向现实世界。在数百家承包商的帮助下,所有工作在短短两年内完成。如果项目大有前途,可以再加两年时间。这样项目开展面临紧迫感,杜干认为这对创新很有必要。“一周时间就相当于整个项目周期的1%,项目经不起官僚主义和繁文缛节。而且团队规模足够小,你可以甩开这些限制迅速行动,”杜干说。

  当项目极其依赖于可能之事时,失败在所难免。杜根对此心知肚明。不过在具有重要意义的地方失败比在其他地方失败更重要,他说。

  出自杜干团队的十几个项目比谷歌的研发老大X实验室更加专一,全都专注于移动设备和移动服务。ATAP最开始是谷歌摩托罗拉[微博]手机部的一部分,去年该部门卖给联想时留在谷歌。迄今为止ATAP已公布代号为Ara和Tango两个项目,前者为模块化手机项目,后者为平板电脑项目,利用传感器电池随时随地构建3d地图,很像拉萨火星探测漫游器的个人版本。Tango项目刚脱离ATAP,向谷歌成熟产品迈进了一大步,开发商可利用它开发一系列全新增强现实应用。

  杜干团队不足一百人,但建立合同关系的商家为数不少。这是全球性的努力。杜干说:“我们与五大洲25个国家的483个实体签订合同。”

  要在两年内拿出令人脑洞大开的东西,也许你得敢于冒犯权威。当ATAP这类组织的领导就是要营造紧张氛围,需要能反思传统思维的下属。杜干的团队成员通常不是二十几岁的极客,而是像自己那样正处于职业中期的人。他们很多是有五到十年实际工作经验的博士。他们有技术,同时也敢于顶撞老板和会计。

  杜干以雷厉风行著称。20世纪90年代,她在Darpa担任机械工程师研发爆炸物探测仪,在阿富汗坐扫雷车扫雷。之后不久她被任命为Darpa首任女主任,随即前往阿富汗考察能为地面部队作出什么贡献。她孜孜不倦地率领团队取得伟大成功或取得伟大失败。(柠楠/编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