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Thursday, January 29, 2015

希腊不再相信财政紧缩‧克鲁曼

2015-01-29 10:55

激进左翼联盟(Syriza)领导人亚历克西斯‧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即将成为希腊总理。他将会成为财政紧缩在2010年成为主导政策以来,第一个靠明确承诺挑战该政策而当选的欧洲领导人。当然,还会有很多人警告他放弃这样的承诺,行动要“负责任”。

那么“负责任”这回事儿到目前为止效果如何?

要想理解希腊的政治地震,回顾一下希腊在2010年5月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达成的“备用安排”不无裨益。

根据这一安排,所谓的“三驾马车”,即IMF、欧洲央行和欧盟委员会,向希腊提供贷款,并要求希腊采取财政紧缩和改革相结合的举措。

这份文件之所以值得关注,是因为它极其糟糕。

尽管三驾马车装出了理智和实际的样子,但它事实上却在贩卖一种经济幻想。而希腊民众一直在为精英的妄想付出代价。

你看,随备用安排提出的经济预期认为,希腊可以实行严苛的财政紧缩,而且对经济增长和就业不会产生什么冲击。

协议达成时,希腊已经陷入了衰退,但经济预期却认为,经济下行很快就会结束,在2011年只会发生有限的经济收缩,到2012年希腊经济就会复苏。这种经济预期认为,失业率会大幅上升,从2009年的9.4%,提高到2012年的近15%,但很快就会下降。

经济重创影响税收

然而实际发生的情形,却是一场经济和人道噩梦。希腊的衰退远未在2011年结束,反而还大幅加深。

希腊的境遇到2014年才触及谷底,当时该国已经体验到了全面的萧条,整体失业率提高到了28%,青年失业率提高到了将近60%。而当下发生的复苏则徒有其名,几乎观察不到什么迹象,它也无法让希腊人在可预见的未来,看到生活水准回到危机之前的前景。

是哪里出问题了?我经常遇到一些看法,称希腊没有兑现承诺,未能实行承诺的开支削减,所以才产生了这样的效果。

但真相绝非如此。实际上,希腊大幅削减公共服务、政府雇员工资和社会福利。由于一波接一波的紧缩举措,公共开支的削减幅度超出了最初计划的预期,当前水平比2010年降低了20%。

然而希腊的债务问题与项目启动前相比,只有恶化没有改善。一个原因是经济受到重创也影响了政府收入:希腊政府征收的税款占GDP的比例,与过去相比明显提高了,然而由于GDP下降如此之快,税收收入总额却下降了。

此外,GDP大幅缩水也导致了一个关键财政指标,即债务在GDP中的占比持续提高,尽管希腊的债务增长已经放缓,而且还在2012年取得了小额的债务减免。

听信幻想经济学

为什么最初的预期乐观到了过头的地步?就像我说的,那些所谓理智的官员,实际上从事的是幻想经济学。

欧盟委员会和欧洲央行决定相信这种诓人的童话———即宣称私营部门高涨的乐观情绪,可以大大弥补削减开支造成的摧毁就业的直接效果。

IMF较为警惕,但它还是严重低估了财政紧缩可能造成的损害。

重点在于:如果当初三驾马车真的务实,就应该承认自己的要求是不可能做到的。希腊的项目开始两年后,IMF在历史案例中极力寻找,试图找出希腊式方案最终取得成功的案例,即通过财政紧缩偿清债务,且没有依靠大规模债务减免和通胀的情况。但IMF什么都没找到。

齐普拉斯现已获胜,而且是大胜。欧洲官员实在不应该呼吁他负责任地行动,而是应该顺应他的计划。事实是,他们没有公信力,他们强加给希腊的方案一开始就没有道理,根本没有奏效的可能。

如果说激进左翼联盟的方案有什么问题,那就是还不够激进。债务减免和放松紧缩政策可以缓解经济上的痛苦,但这些举措是否足以催生强劲的复苏还不确定。

另一方面,人们并不清楚任何一个希腊政府还能再做些什么,除非它准备抛弃欧元,而希腊公众还没做好这种准备。

不过,齐普拉斯呼吁重大变革之时,远比那些希望继续强忍痛苦直到士气好转的官员更实际。欧洲其他地区应该给他一个机会,让他结束自己国家的噩梦。
克鲁曼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http://www.nanyang.com/node/678277?tid=743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