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Monday, December 29, 2014

何启斌博士专栏系列18:令吉莫参与货币联防

去年,当印度货币惨遭抛卖时,刚刚临时受命的央行行长Raghuram Rajan呼吁东亚国家成立联防机制,以抵抗国际炒家连番狙击。
这一招,在1997亚洲金融风暴时就曾用过,且各自吃到了恶果;庆幸去年没有国家对这位国际货币基金前首席经济师的建议有积极反应。
至少5位诺贝尔经济奖得主,发表过有关1997亚洲金融风暴前因后果的分析,但却没有一人提到当年货币联防的失策之处!
不但如此,整个东亚的央行行长并没有远离这个陷阱,反而大力推动,清迈协议(Chiangmai Initiative,如CMI)就是佐证。
国际货币基金在亚洲金融风暴后,成立了一个高级委员会来探讨其来龙去脉,成员包括顶尖货币专家、金融危机专才和市场炒家如索罗斯等41人。
问题是为何结论报告会少了对这个“货币联防”的讨论!
坚持开放市场
国际货币基金本身就是危机的祸首之一,强调资金必须自由流动,开放市场才是硬道理。
最近,我们看到这个组织虽有所改变,但只限于有条件的执行货币管制,核心依旧。但这有条件的管制由谁来决定?是国际货币基金还是受害国?
印尼、南韩、泰国和菲律宾等,都受制于国际货币基金;幸好我国早已独善其身。我认为,货币联防是金融风暴的罪魁祸首。
1996的东亚央行会议议决,当某个成员国的货币受到狙击时,其他成员必须出手相助。
因此,当泰铢1997年5月14日被狙击,之后贬得面目全非时,东亚央行一齐出手扶持泰铢。
这一出手果然有效,把近破产的泰铢,推高14%,可惜这反弹只是昙花一现,因为国际炒家较后联手狙击各东南亚货币。量子资金(Quantum Fund)前首席策略师斯丹利德鲁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较后证实了这说法。
危机来自货币联防
事实上,许多货币危机来自货币联防。
就如当年,为了稳定汇率,欧洲设立了汇率制,后来因为德国统一时必须多印钞票来偿还给东德人民,导致利息高涨。
凡在欧洲汇率制的货币都面对升息冲击,后逐一被国际炒家狙击;索罗斯当时一天就从英国央行扶市行动中赚了10亿美元。
中非洲曾经有过法郎货币区,这是一个货币联防安排。
欧元的安排就是一种“货币联防”,以稳定区内货值,但因为不能阻挡邻国或会员国低息措施,造成各国“乱借滥贷”的乱象。
如近年的希腊、爱尔兰、西班牙,和葡萄牙等面临的信贷泡沫,较后蔓延到整个欧洲欲振乏力的局面,也是由此而来。
关注人民币开放步伐
1997年的区域金融风暴,我们几乎破产,但最后安然度过;去年,6R货币动荡,我们也置身事外;今天,历史应该不会重演,所以不需担心联防,更不必刻意安排或推广。
若明、后两年真的发生美元短缺危机,应该也不会对我国造成长久或巨大的冲击。
反而,大家要关注的是中国人民币开放的步伐。人民币开放后,可能造成最大的货币狙击,但那可能是未来10年的事了。
●何启斌博士 金融经济学家 

http://www.nanyang.com/node/670739?tid=462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