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Thursday, May 15, 2014

她只認識3個字,身家37億!當別人在抱怨時,成功者只有想到要如何做才能成功

Source: http://klse.i3investor.com/blogs/kianweiaritcles/52149.jsp

她曾經背過泥巴,背100斤賺3角錢。
她沒有上過一天學,就連自己的名字,都是兒子成人後手把手教她寫的。

她樂善好施,儘管自己的生活充滿艱辛,但她卻常常接濟附近一所學校的貧困生。感激之下,這名貧困學生叫她“乾媽”。久而久之,周圍的人們也都親切地叫她“老乾媽”。

一個沒上過一天學的農村婦女,白手起家,居然創辦了一家擁有2000多名員工,年產值8億多元,2002年中國私營企業納稅排名第5的大企業。她開發的產品,覆蓋了全國除台灣省以外的所有省份,遠銷歐盟、美國、澳大利亞、日本、韓國等20多個國家和地區。

她的經歷

1989年,用省吃儉用積攢下來的一點錢,開了個簡陋的餐廳,專賣涼粉和冷面。
1996年7月,借南明區雲關村委會的兩間房子,招聘了40名工人,辦起了食品加工廠,專門生產麻辣醬,定名為“老乾媽麻辣醬”。
1997年,“貴陽南明老乾媽風味食品有限責任公司”正式掛牌,工人增加到200多人。
2000年末,“老乾媽”公司迅速壯大,發展到1200人,產值近3億元,上繳了4315萬元的稅。
2004年,“老乾媽”公司產值超過8億元,銷售收入超過5億元。


這個大字不識幾個的農村“老乾媽”,連文件都看不懂,她到底是如何開辦和治理好擁有千名員工的大企業?她有什麼“絕招”和“竅門”?走進“老乾媽”,了解她獨特的極具傳奇色彩的不凡經歷。

“絕招”一:因勢利導的捉住機遇就事半功倍
“老乾媽”名叫陶華碧,誕生於貴州省湄潭縣一個偏僻的山村。由於家裡貧窮,陶華碧從小到大沒讀過一天書。 20歲那年,她嫁給了206地質隊一名隊員;但沒過幾年,丈夫就病逝了,仍下她和兩個孩子。為了生存,她不得不去打工擺地攤。

1989年,陶華碧用省吃儉用積攢下來的一點錢,在貴陽市南明區龍洞堡的一條街邊,用四處揀來的磚頭蓋起了一間屋子,開了個簡陋的餐廳,取名“實惠餐廳”,專賣涼粉和冷面。其時,她特地製造了麻辣醬,作為專門拌涼粉的一種作料,結果生意十分興隆。

有一天凌晨,陶華碧起床後頭很暈,沒有去菜市場買辣椒。她想:橫豎拌涼粉的作料有好幾種,缺少麻辣醬也不會耽誤生意。誰知,主顧來吃飯時,一聽說沒有麻辣醬,居然轉身就走。她很迷惑:怎麼會這樣?難道來我這裡的主顧並不是愛吃涼粉,而是愛吃我做的麻辣醬?!難道我這個小店生意興隆,也是因為有這種麻辣醬的緣故?

這件事對陶華碧的觸動很大。機敏的她一下就看準了麻辣醬的潛力,潛心研究起來……經過幾年的反複試制,她製作的麻辣醬越發獨特了。很多客人吃完涼粉後,又取出錢來買一點麻辣醬帶回去,甚至有人不吃涼粉專門來買她的麻辣醬。到了後來,她的涼粉生意越來越差,可她做的麻辣醬卻做多少都不夠賣。她心裡又納悶了:麻辣醬充其量只是一種食品作料,這些人買這麼多回去,吃得完嗎?

有一天中午,她的麻辣醬賣完後,吃涼粉的客人就一個也沒有了。她心裡憋得慌,就關上店門,想出去看看別人的生意怎樣。她走了10多家賣涼粉的餐館和食攤,卻發覺人家的生意都非常紅火。什麼原因?原來這些店的作料麻辣醬都是從她那裡買來的!馬上,她肺都要氣炸了

我怎麼能用自己地工具餵肥了別人,反而坑了自己呢?第二天,她再也不光獨賣麻辣醬了。結果,那些買不到麻辣醬的老闆紛紜來求她,還半開玩笑地說:“你既然能做出這麼好的麻辣醬,還賣什麼涼粉?痛快開家麻辣醬工廠算了!這話一下觸動了陶華碧的靈感:是呀,有這麼多人愛吃我的麻辣醬,我還賣什麼涼粉?乘機開家工廠,我也試試當小老闆的味道!

經過一段時光的準備,陶華碧捨棄了苦心經營多年的餐廳,於1996年7月借南明區雲關村委會的兩間屋子,招聘了40名工人,辦起了食品加工廠,專門生產麻辣醬,命名為“老乾媽麻辣醬”。

這時,她的工廠簡直就像一個家庭作坊。麻雀雖小,產供銷等“五臟六腑”卻必需俱全,幾十個工人要治理不說,工商、稅務、城管等很多對外事務都要應酬……大字不識一個的陶華碧認為真是太難了!她有什麼“絕招”治理好工人,經營好工廠呢?最初,她用最“老實”地辦法:自己身體力行,我這個老闆怎麼做,工人就怎麼幹!她從不對犯錯的員工橫加責備,只是對他們說:“我把你們當家里人,你們也把這里當立室。我怎麼做,你們跟我怎麼做就行了。”
當時的生產工序幾乎都是靠收工支配,其中有一道工序是搗麻椒、切辣椒。這可不是好“玩”地,隨著刀起刀落,濺起的飛沫把眼睛辣得流淚,工人們誰也不願去做這道工序。於是,陶華碧就親手操刀,她一手握著一把菜刀,兩臂一用力,兩把菜刀高低翻飛,嘴裡還說:“我把辣椒當成蘋果切,就一點也不辣眼睛了。”員工聽了,都笑了起來,紛紜拿起了菜刀……那段時光,他們的勞動很艱難,陶華碧身先士卒地干,結果得了肩周炎,10個手指地指甲因攪拌麻辣醬全體鈣化了。

最愁的是,辦廠之初產量固然很低,可當地的涼粉店還是消化不了,餘下的都要自己出去推銷。於是,陶華碧親自背著麻辣醬,送到各食品商店和各單元食堂進行試銷。沒想到,這種笨辦法還真不錯,不到一周的時間,那些試銷商便紛紜打來電話,讓她多送貨;她派員工加倍送去,竟然很快又脫銷了……陶華碧深感意外,卻也因此吃了一顆放心丸。

1997年6月,“老乾媽麻辣醬”經過市場的檢驗,在貴陽市穩穩地站住了腳,而且有殺出貴陽的勢頭。精明的陶華碧心想:水深水淺都試出來了,我“老乾媽”還怕什麼?老話不是說要“一氣呵成”嗎?索性,我擴展範圍,把工廠辦成公司得了!

“絕招”二:“感情投資”擁有超強的凝集力
1997年8月,“貴陽南明老乾媽風韻食品有限義務公司”正式掛牌,工人一下子擴展到200多人。此時,對於陶華碧來說,最大的困難並不是生產方面,而是來自管理上的壓力。

最令她頭痛的是,工廠擴展成公司後,一切都要走上正軌,種種規章制度都要出台,財政、人事種種報表都要她親身審閱,工、商及政府其他局部經常下達文件要她貫​​徹履行;作為民營企業,她還要經常加入政府主管局部召開的種種會議,預備講話稿上台發言……所有這些,對於沒文化的陶華碧來說,簡直就是“趕鴨子上架”啊!

沒有規則哪能成方圓?沒有文化怎麼上“講台”?望著越積越多的文件,辦著什麼都得摸索著去做的公司,陶華碧首先想到的是請強人。

她依照自己樸實的感情,制訂了惟一的擇人標準:忠誠老實,刻苦刻苦,能把工作當成自己的事,能把公司當成自己的家。可具體該請什麼樣的人呢?她想來想去,把自己的長子看成了相比的尺度。

陶華碧的長子李貴山是個轉業軍人,其時在206地質隊汽車隊勞動,固然只有高中文化,但在陶華碧眼裡卻已經是了不起的“秀才”。她想先把李貴山拖到自己這個民營公司來幫忙,卻又不忍砸了他的鐵飯碗。沒想到,李貴山得知母親的想法和顧忌後,卻笑著說:“都什麼年代了,哪還有鐵飯碗?!”她還是不贊同,可李貴山自作主張,辭職來了她的公司。

李貴山輔助母親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處理文件,整章建制。李貴山讀,陶華碧聽。聽到重要處,她會忽然站起來,用手指著文件說:“這條很主要,用筆劃下來,馬上去辦。”幫母親“看”完了文件,李貴山便開始起草規章制度,然後再讀給母親聽。陶華碧聽得極為認真,聽到有不妥的地方,她立即口述改正,然後再由李貴山修改……如此反復多次,直到滿意,她就在資料的右上角畫個圓圈。李貴山看著這個畫圈,哭笑不得,他在紙上寫下了“陶華碧”三個大字,讓母親沒事時練習。哪知,陶華碧對這三個字看了又看,一邊搖頭,一邊難堪地感慨說:“這三個字,很龐雜,很龐雜呀!”

在李貴山的輔助下,陶華碧終於製訂出了公司最原始、帶著濃厚鄉土氣息的規章制度,寬嚴並濟,賞罰明確。但是,只有兒子幫助,陶華碧還是深感人才不夠。於是時隔不久,她又招聘了一個具有本科學歷的青年。怎麼培育這個人才,又怎麼留住這個人才?沒有文化的陶華碧卻有她自己既樸實又獨特的“絕招”。原來,她招聘這個本科生的目地,是想讓他當辦公室主任,但她卻沒有馬上任命,而是先讓他在公司裡做雜活,用她的話說:“這是淬火!”然後,她又派他到全國各地去打假、考察市場,這一招用她的話說:“這是磨磨!”半年後,她才任命他作辦公室主任……這個人,就是如今“老乾媽”公司裡第三號人物王海峰。如何治理好公司越來越多的員工呢?陶華碧又有她另外的同樣既樸實又管用的“絕招”:實施治理親情化,自始至終對員工進行“感情投資”。

最初讓兒子製訂規章制度時,她就把這一招視為最基本的要素。比如:在員工福利報酬的製訂上,陶華碧斟酌到公司地處偏遠,交通不便,員工用飯難,她決定所有員工一律由公司包吃包住……當“老乾媽”公司現今已發展到1300人,這個規則仍然沒有廢止。這麼龐大的企業,一直這樣實施全員包吃包住,誰敢想,誰又敢做?然而,陶華碧不管花多大的“血本”,卻始終堅持了下來。

制度這樣制訂了,她還親歷親為,總是在人們想不到的地方關懷人,諒解人。公司裡有一個廚師來自農村,怙恃早喪,家裡還有兩個年幼的弟弟,可他愛飲酒吸煙,每月1000多元,幾乎都被他花光了。陶華碧得知這一情形後,很是擔憂。一天收工後,她專門請這個廚師到酒店飲酒。酒桌上,她對他說:“孩子,今天你想喝什麼酒就要什麼酒,想喝多少就喝多少。但是,從明天開始,你要戒酒戒菸。因為你要讓兩個弟弟去唸書,千萬別像我一樣一個大字不識。”這番語重心長的話,使這個廚師深受激動,立即表示戒酒戒菸。但陶華碧還是不放心,她只讓他每月留200元錢零花,其餘的錢則由她替他保管;什麼時候他弟弟上學要用錢時,再從她那裡支取……
只是關懷個體員工,陶華碧認為還不夠。每當有員工出差,她還總是像老媽媽送孩子遠行一樣,親手為他們煮上幾個雞蛋,一直把他們送到廠門口,直到看到他們坐上了工交車後,她這才回去……

一個大企業的董事長,誰能像她這樣為一個普通打工仔理財?誰能這樣從細微之處關懷每個員工?不說是絕無僅有,也難找到第二個啊!固然沒有文化,但陶華碧清晰這樣一個原理:幫一個人,感動一群人;關懷一群人,肯定能感動全部集體。果然,這種親情化的“感情投資”,使陶華碧和“老乾媽”公司的凝集力一直只增不減。在員工的心目中,陶華碧就像媽媽一樣可親可愛可敬;在公司裡,沒有人叫她董事長,全都叫她“老乾媽”。公司的員工來自五湖四海,生活習慣不同,他們天天吃、住、勞動、生活都在公司,時光久了,相互間難免發生摩擦,但只要陶華碧一出面,問題就迎刃而解。就這樣,公司全體員工在她“親媽媽”一樣的庇護下,團結一心的為“老乾媽麻辣醬”的發展拼搏起來……

到2000年末,只用了3年半飛時光,“老乾媽”公司就迅速壯大,發展到1200人,產值近3億元,上繳給國家的稅收有4315萬元。
“絕招”三:“誠信”經營是發展的“硬原理”

公司發展到這個水平後,已經見過了世面的陶華碧,漸漸感到自己的“土辦法”再也跟不上劇烈得競爭形勢了,必需與時俱進。怎麼個“俱進”法呢?她想:自己固然沒多少知識,可天下有知識的人多呀!毛主席不是說過嗎,”洋為中用”,“古為今用”。我就來個“他為我用”,“藉智借腦”,把別人的現代化管理引進來!

盤算了主張,陶華碧就把公司的管理人員輪流派往廣州、深圳和上海等開放城市,讓他們去考察市場,到一些著名企業學習先進的管理經驗。她直率的對他們說:“我認可自己’老土’,但你們別土,企業別土!你們每個人出去後,都幫我拿回一點新工具來!”這一招還真管用,派出去的管理人員陸續回來後,很快就使公司逐步走上了科學化管理的道路。

當公司走上正規化後,一直以來嘔心瀝血的陶華碧真的有些累了。每當看到同齡的老太太們坐在樹蔭下,抱著孫子相互嘮著家常,她就羨慕的不得了,恨不得馬上加入她們的行列。有一天晚上,她不由自主的拿著一個小凳子,走到了老太太們中間。她們看見她來了,馬上就把話題轉到了她身上,問她:“你賺了那麼多錢,幾輩子都花不完,還這樣拼命幹什麼?”陶華碧一聽,馬上愣了,真的不知該如何回答。那天回家後,她躺在床上仍在思考這一題目,幾乎通宵未眠。第二天,正遇上公司召開全體員工大會,按著會前的部署,作為董事長的她要給員工們講一講當前的經濟形式,如何應對“入世”後的挑戰,然後具體勞動指標由副總經理下達。會前,兒子李貴山就為她擬了一份講話稿,一遍一遍讀給她聽。她的記憶力非常好,聽了幾遍後就能幾乎一字不拉的背下來。但在會上講話時,她忽然想起昨夜那些老太太向她提的問題。她心裡忍不住一陣感慨,馬上轉換話題說:“昨晚,幾個老太太問我:“你有那麼多錢,還拼命幹什麼?’我想了一宿,也沒有想出個結果來。看到你們,我現在有了答案:企業我帶不走,品牌我也帶不走。毛主席說過,未來是你們的。我一想呀,我這麼拼命,原來是在給你們打工哩!你們想想是不是這個原理?為了你們自己,你們更要好好乾呀!”聽到這,所有人都一愣,掌聲隨即響徹起來……

感情,感情就是凝集力,感情有時甚至就是生產力!憑著最樸實的感情,憑著企業家最精明的直覺,陶華碧悟出了這種原理。她樂了,也開心地笑了:原來,“老乾媽”之所以能夠這麼快的做好做大,就是憑著感情的凝集力;原來,最初的那套土的掉渣的關懷,每個員工飛原始規章制度,哪怕企業如今現代化了,依然是“立足立命”之本啊!

2001年初,為了進一步擴展範圍,陶華碧預備再建一處廠房。
其時,公司大部分資金都壓在原材料上,她便預備向政府貸一部分款。南明區委很看重,立即調和建行給她貸款;調和好了後,區委辦給她打來電話,讓她到區委洽商此事。她很愉快的帶上王海峰和會計來到區委,乘電梯上到區長辦公室所在地3樓。由於電梯很舊,門已經壞了,陶華碧走出電梯時,一不小心被電梯門掛住了衣服,她一下子跌倒在地。陶華碧爬起來後,兩個隨行職員以為她要發惱,誰知她卻說:“你們看,政府也很艱苦,電梯都這麼爛,我們不貸了。”隨行職員對她在這一瞬間就做出的這個重大決定十分驚奇,還以為她是在開玩笑。她不禁嘆了一口氣,說:“貸款,就是向政府借錢,給國家添麻煩。真不貸了,我們回去。”這件事,很快就被看到、聽到的人“洩露” ,傳播開了。傳來傳去,政府官員和很多企業家卻並不把這看作笑話,反而說:“’老乾媽’真是通情達理,跟這樣最講感情的人打交道,才放心!”今後,陶華碧和她的公司辦起事來,更是通達。於是,“最講感情”的她又擁有了“誠信”這塊金字招牌。

有了這樣好的信譽,陶華碧好不舒服。辦起事來從來風風火火的她,更是自信,特立獨行。有一次,一位香港客商來“老乾媽”公司考察,他對陶華碧十分敬仰,拿出自己的名片想和她交換。沒想到,陶華碧微微一笑,說:“抱歉,我不用名片。”那位客商很是驚訝,接著感慨起來:“您是我見過地惟一沒有名片的董事長。”陶華碧一笑作答,她自信地想:全國各地,能吃辣椒的人有幾個沒吃過“老乾媽麻辣醬”呢?”老乾媽”不就是最好的名片嗎?

隨著企業的發展,“老乾媽”的品牌廣為人知。但是,“人怕出名豬怕壯”。商品好了,假冒的就出來了。一時間,全國各地市場上,竟然每年都有50多種假冒“老乾媽”!這是陶華碧最為頭痛的事,她終於對這事不再“講感情”了,開始花大力氣打假。她派人四處臥底觀察,但假冒的“老乾媽”就像韭菜一樣,割了一茬又一茬。她高聲疾呼:“我才是真正的’老乾媽’!”但湖南的一家“老乾媽”卻繼續我行我素。陶華碧這次犯犟了,她不依不饒的與湖南這家“老乾媽”打起了官司,一打就是3年!最終,陶華碧的“老乾媽”終於擊敗了湖南的“老乾媽”。這一回,陶華碧吃一塹長了一智;2003年5月,她的“老乾媽”獲得了國度商標局的註冊證書。

如今,“老乾媽”公司累計產值已達23億,納稅累計10億元以上。陶華碧這個沒上過一天學的農村“老太太”,把一個民營公司辦到這種水平,創造出新時期一個令人難以想像的神話。她的成功,令人嘆為觀止;而她的成功之道,更值恰當今無論學歷高低的人們反思和鑑戒!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