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Friday, May 16, 2014

符芳侨:仅2领袖执意落实 伊党找下台阶撤回刑法

Source: http://www.nanyang.com/node/621225?tid=460

(吉隆坡15日讯)伊斯兰党支持者大会堂前全国主席符芳侨揭露,伊斯兰党曾在上个月召开紧急政治局会议,希望在回教刑事法课题上能找到下台阶,不再执意落实回刑法。

他说,其实在伊党内部,只有两名领袖坚决落实回刑法,即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及吉兰丹副州务大臣拿督莫哈末阿马。

他昨晚在“实行回教刑事法多元宗教多元社会的文明冲突”论坛上,首度透露伊党关于回刑法的斗争内幕。

在回刑法课题最近闹得方兴未艾之际,一向忠于伊党的符芳侨频频高唱反调,认为不适合推行回刑法。结果,日前他本身连伊党支持者大会堂主席职也不保,而且是被撤了职,也不受伊党通知。

重量级领袖促闭嘴

他昨晚说,巫统为了保住马来选票,希望通过回刑法“将”死伊党,表示愿意与该党配合在丹州落实回刑法。

“部分伊党领袖以为‘执到宝’,尤其是莫哈末阿马是一名保守及没见识的宗教司,他不顾一切,只为了落实回刑法。”符芳侨透露,两名伊党重量级领袖于上周四开声,要求莫哈末阿马闭嘴,不准再提回刑法。

他说,至于哈迪阿旺,虽然他也强烈要求落实回刑法,不过经过上个月尾的紧急政治局会议后,他也不再执迷不悟,因此决定不在6月份向国会提呈私人法案。

“有关不在6月提呈私人法案的文告是由哈迪阿旺签名发出,唯却巧妙由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宣读,此举只是为党主席制造一个很好的下台阶,因为他之前大声要求落实回刑法,如果再由他宣布展延提呈私人法案,予人的感觉是自打嘴巴。”

马哈迪曾发最后通牒 落实回刑法中央接管丹州

符芳侨宣称,敦马哈迪医生曾以首相身分发出最后通牒,一旦丹州政府落实回刑法,中央政府将援引紧急法令,接管丹州。

他说,这正是丹州于1993年在州议会通过回刑法,惟却迟迟没有付诸落实的原因。他说,21年前,丹州议会通过回刑法后,时任首相马哈迪曾致函州务大臣拿督聂阿兹,表明一旦丹州落实回教法,他必须承担一切后果,因为中央政府将援引紧急法令,接手丹州政权。

领袖老化缺乏智慧 伊党面对4大危机

符芳侨认为,目前伊党面对4大危机,这包括领袖缺乏智慧、没有政治策略、中央领袖老化,以及思想僵化。

他说,由伊党执政的吉兰丹州没有经济及文化目标,尤其是聂阿兹卸下大臣职位后,缺乏一位有威望及领导能力的领袖。

他也举出一个例子,显示丹州政府的无能。

他说,丹州政府计划到海外进行农业考察,不选农业发达的中国、台湾或泰国等,反而选择到迪拜,令人匪夷所思。

“若以丹州政府目前的施政手法,看来丹州要落实回刑法,至少也要等上50或100年。”

回教徒仅62%回刑法不适用

陈中和博士指出,联邦宪法是我国的最高法律,加上回教徒只占总人口的62%,我国根本不适宜推行回刑法。

他说,我国于1957年由三大种族争取独立及建立国家,当时回教徒人口只占总人口半数,如今政府若要落实回刑法,也必须得到共同创国族群的同意。他在论坛上说,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早前表明不抗拒回刑法,惟必须深入探讨其执行方法。

“一名著名回教法学家也认为,回刑法存有太多缺点;此外,登嘉楼于2003年通过的回刑法与丹州也有许多不同之处。”陈中和说,目前全球共有15个国家的回教徒人口达到98%,唯只有6个国家落实回刑法。

他认为,一些落实回刑法的回教国也没有完全落实回教法,毕竟一些刑法不适合用在目前的新时代。

针对马来西亚是回教国还是世俗国,陈中和认为,烟酒、博彩税是政府的重要收入来源,若政府征收罪恶税来落实回刑法,在不成熟的情况下,落实回刑法反而是污辱回教。

宗教学博士索岩梅:回教徒也不尽了解回刑法

索岩梅讲解回刑法时说,不论是回教徒或非回教徒都对回刑法了解不深,事实上,断肢法只是回刑法的其中一部分。

她解释,从回教角度而言,回教分为5或6个部分,以保护全人类利益,它们包括保护信仰自由、保护生命权、保护国家、集体及个人财产、保护人的理智健康,以及保护人格资产及名誉权。

“回刑法又称为固定刑罚,其罪行包括偷盗、抢劫、酗酒、通奸及叛教。”

索岩梅说,若未婚男女抵触通奸罪,他们将被鞭打100下,已婚者通奸则会被乱石击死。

她表示,一些人常误会,以为被强奸的女性也会受到惩罚,若女性在强迫的情况下被强奸,有关女性是无罪的,它无法构成通奸罪。

对偷盗者而言,其面对的惩罚是砍手,至于抢劫罪则被判死刑、钉死,或者被驱逐出境。

民主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政治战场应是民主及经济

民主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说,回教法律原本是包罗万象的法律,其重点是治理整个社会。

他表示,在大马的政治领域,其真正的战场应该是民主化及经济分配,而非聚焦在回刑法。

“在回刑法课题上,不论朝野政党都受到攻击,包括巫统以此课题击攻伊党,马华的矛头则对准行动党,与此同时,马华也被巫统批判。”刘镇东指出,伊党内部出现分歧,丹州副大臣拿督莫哈末阿马认为最重要是保住丹州,失掉全国也在所不惜,另一些伊党领袖则只争取马来选票。

他说,从1982至1997年,伊党和巫统都在竞争,较量哪一个政党比较回教化;不过,从1998年至今,两个政党则相互角逐,到底谁比较廉正及照顾全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