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Friday, January 10, 2014

连线:教育革命如何造就一代天才

Source: http://finance.sina.com.cn/world/20131024/131117099382.shtml

连线:教育革命如何造就一代天才

2013年10月24日

导读:1970年,财富500强企业要求的前三大技能是阅读、写作和数学,1999年则是团队合作、解决问题和人际交往能力。然而当前的主流学校教育仍植根于工业革命时代,视守时、讲规则、专心和安静为最高价值。《连线》最新一期封面文章称,信息时代可带来教育的革命,印度贫民窟的孩子无师自通学会电脑就是明证。

  洛佩斯小学(José Urbina López)紧邻美墨边境的一处垃圾场,招收墨西哥马塔莫罗斯(Matamoros)居民的子女。尘土飞扬、日照强烈的马塔莫罗斯市有人口48.9万,是毒品战的战场。这里经常发生枪战,当地人在早晨发现尸陈大街并不稀奇。孩子们沿着一条灰白的肮脏马路去上学,旁边则是散发着恶臭的沟渠。大部分时间一股腐臭味飘到教室,有人把这所学校称之为“惩罚之地”。

  对12岁的布埃诺(Paloma Noyola Bueno)来说,洛佩斯小学却让人感到愉快。25年前她的家人从墨西哥中部搬到与美国相邻的这个地方,目的是为了追寻美好的生活,然而他们却被迫在垃圾堆旁边生活。布埃诺的父亲整天在垃圾堆翻找能卖钱的废品。最近他开始流鼻血,但他不想让布埃诺担心。布埃诺是他的小天使——八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

  每天放学后布埃诺回到家和父亲坐在一起,给他背诵当天学习的功课,尽量让他高兴。学习对她来说从来都不是难事。她和其他学生一排排地坐着,听老师讲他们需要了解的知识。背诵并不困难,她不用绞尽脑汁就获得了高分。当她升入五年级时,她以为功课与以前没有什么不同——也就是演讲、记忆和繁忙的学习。

  科雷亚(Sergio Juárez Correa)已经习惯教这种班级。五年来他站在学生面前讲授政府规定的课程。科雷亚和学生都感到让人麻木的无聊,他认为那是在浪费时间。学生考试成绩差,甚至成绩好的学生也没有真正用功。必须做出改变。

  科雷亚也是在马塔莫罗斯的一处垃圾场旁边长大,长大后成了一名老师,帮助孩子们掌握充分的知识以提高生活质量。于是在2011年——布埃诺升到他的班级那一年,科雷亚决定开始教学实验。他开始阅读众多著作,在网上搜索相关资料。不久他偶然发现介绍英国纽卡斯尔大学教育技术学教授米特拉(Sugata Mitra)工作的视频。十几年来米特拉开展了多项实验,让印度的孩子用上计算机。他们不用任何指导就能自学从DNA复制到英语的各种知识,真是令人吃惊。

  31岁的小学教师科雷亚颠覆了自己的教学方式,在12岁学生布埃诺身上显示了非凡的成效。科雷亚对此浑然不觉,他偶然发现了一门新兴的教育哲学,即数字时代逻辑用于教室的教学方式。数字时代的逻辑不可阻挡:接触信息无限的世界改变了我们交流、处理信息和思考的方式。创新、创造和独立思考对全球化经济越来越关键。

  然而公共教育的主要模式仍然植根于工业革命时代,催生了公共教育的工业革命把工作场所的守时、讲规则、专心和安静视为最高价值。今天我们没有公开宣扬这些价值,但我们的教育体系认为学生是待处理、待规划和质量检测的材料,定期测试他们回忆知识、掌握一套狭窄技能的能力。学校行政人员安排好课程标准和教学进度。大批管理人员监管着教室发生的一切,2010年全美国公立学校只有一半的人员是教师。

  结果不言而喻:每年成千上万孩子从公立高中辍学。大学入学考试机构ACT今年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近1/3的高中毕业生对“大学一年级的课程没有学业上的准备”。在世界经济论坛的排名中,美国的数学和科学教育质量在148个国家中排名第49位。1970年,财富500强企业要求的前三大技能是阅读、写作和数学,1999年则是团队合作、解决问题和人际交往能力。我们需要学校培养这些技能。

  这就是新一代教育家为何孜孜以求让学生学习和茁壮成长的革命性道路。他们受到从互联网到进化心理学、神经科学、人工智能等各门学科的启发。对他们来说,知识不是从教师传递到学生的商品,而是学生在好奇心驱使下进行探索而产生的结果。教师进行启发而非提供答案,然后站到一旁让学生自学和互相学习。

  马塔莫罗斯的科雷亚发现自己完全被这些观念迷住了。他对这些观念越了解就越兴奋。2011年8月21日学校开学之日,科雷亚走近教室,把那些破烂的木桌椅分成若干小组。走进教室的布埃诺和其他同学满脸迷惑,科雷亚让他们就座,然后自己跟学生们坐在一起。

  科雷亚首先告诉他们,有一些国家的孩子能背诵圆周率小数点后的几百位、会写交响乐、制造机器人和飞机。绝大多数人认为洛佩斯小学的学生不会做这些。就在国境线那一边,德克萨斯州布朗斯维尔的孩子们有笔记本电脑、高速互联网和家教,而马塔莫罗斯的学生没有什么电脑、互联网接入受限、电力供应时断时续,有时候吃的也不够。

  “不过你们有一样东西让你们能与世界上的任何孩子匹敌,”科雷亚说。“那就是潜力。从现在开始我们将利用那种潜力把你们培养成最棒的学生。”

  布埃诺不做声,等老师告诉她做什么。她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九个月她的求学经历将被改写,接触来自世界各地的系列教育创新实验,自己和部分同学成为墨西哥数学和语言能力最好的学生。

  1999年,米特拉担任新德里一家公司培训软件开发人员的首席科学家。他的办公室在贫民窟边缘,一天心血来潮他把电脑放在公司办公大楼与贫民窟之间的墙角。他好奇孩子们会做什么,尤其是如果他什么也不说。他只是把电脑接上电源后从远处观察。让他吃惊的是,孩子们很快就学会了如何使用这台电脑。

  随着时间的流逝,米特拉的目标更大。在2010年发表的研究成果中,他在一台电脑中存放分子生物学的材料,然后放在印度南部的一个名叫Kalikuppam的村庄。他挑选了10-14岁的一群小孩,告诉他们电脑里有一些有趣的东西,愿不愿意看看?然后他应用自己的新式教学法:不再多说,转身离开。

  在接下来的75天中,孩子们学会如何使用电脑并开始学习。米特拉回来后对他们进行分子生物学的书面测试,他们能答对1/4的问题。再过75天他们就能答对全部问题。“如果你在孩子面前摆上电脑,废除所有其它成年人的限制,他们将像蜜蜂围绕一朵花那样自我组织起来,”米特拉说。

  米特拉已是科技界的宠儿。2013年初他赢得TED100万美元奖金进行自己的研究。目前他正在筹办七所“云学校”,五所在印度,两所在英国。在印度的云学校大多是单体建筑,这里没有老师、课程表,也不按年龄分组,只有六七台电脑和一位负责孩子安全的妇女。米特拉规定的原则是:孩子完全负责。他认为,如果你不控制自己的学习,那么你就不准备学习。

  米特拉表示,信息革命造就了一种之前无法实现的学习方式。云学校的外立面主要由玻璃构成,外面的人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学生围绕电脑分组,研究感兴趣的主题。米特拉还聘用了一批英国退休教师,他们时而出现在墙上的大屏幕上,通过Skype鼓励学生审视自己的想法——米特拉认为这一过程最能培养学习能力。

  米特拉的教学实验可追根溯源至苏格拉底。从裴斯塔洛齐到皮亚杰和蒙特梭利的众多理论家认为,学生应该通过玩耍和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学习。19世纪90年代中期爱因斯坦曾在受裴斯塔洛齐理论启发的学校求学一年,后来爱因斯坦说该校给了他首次思考相对论的思想自由。谷歌[微博](1130.24, -10.99, -0.96%)创始人佩奇和布林同样声称蒙特梭利教育培养了他们的独立和创造精神。

  近些年研究人员开始用证据支持这些理论。2009年,麻省理工学院的大脑与认知科学系对48名3-6岁的儿童展开研究。研究人员给孩子们拿来具有尖叫、放音乐、照相等功能的玩具。他们给一组儿童展示玩具的一种功能,然后让孩子们自己去玩。另一组则毫无提示,结果这一组的孩子玩玩具的时间更长,平均发现了六种功能,前一组只发现了四种。

  非传统学校简史

  新研究证实了教育家长期以来的直觉:让孩子发展自己的兴趣激发求知欲。

  公元前470年| 苏格拉底这位老师以让学生自行得出结论著称,提问、探索解决办法的苏格拉底教学法沿用至今。

  1907年| 蒙特梭利在罗马开办首个儿童之家(Children’s House),鼓励孩子游戏和自学。后来美国人参观了她的学校,目睹了蒙特梭利教学法的作用。如今蒙特梭利教学法发展到全球各地。

  1919年| 首家华德福学校在德国斯图加特开办。学校以哲学家斯坦纳(Rudolf Steiner)的思想立校,鼓励自主学习。如今全球60个国家已有1000多家华德福学校。

  1921年| 尼尔(A. S. Neill)创办夏山学校(Summerhill School),在这里孩子们有上课或逃学的自由,可以随便玩多少天……必要的话甚至几年。最终这类民主的学校在全世界出现。

  1945年| 马拉古奇(Loris Malaguzzi)自愿到家长们建在意大利北部小镇雷焦艾米利亚(Reggio Emilia)外的校舍教学。强调孩子自主学习的Reggio Emilia教学法诞生。

  1967年| 在儿童心理学家皮亚杰的学生西蒙-派珀特(Seymour Papert)的帮助下,儿童可自学的程序语言Logo诞生。派珀特则毕生致力于科技在学习中的应用。

  1999年| 米特拉在印度新德里开展首个“墙中洞”实验(即前文所指把电脑放到贫民窟的一处墙洞让孩子免费使用)。贫民窟的孩子自己学会使用电脑。米特拉把这种方法称之为“低干预性教育”(Minimally Invasive Education)。

  2006年| 罗宾逊(Ken Robinson)在TED作题为“学校如何扼杀创造性”的报告,认为应该放任学生犯错误、发展自己的创造兴趣。

  2012年| 美国45个州采用新课程标准“共同教育标准”(Common Core),其中包括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比如数学学习应以“学生向自己解释问题的意义开始”。

  一些学校系统开始适应新的教育思想并取得相当大的成果。20世纪90年代,芬兰把大约25页的小学数学课程设置削减至4页,每天上学时间减少一小时,以独立和积极学习为重。到2003年,芬兰在发达国家的国际成绩排名中从低位升至第一名。(柠楠/编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