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Tuesday, June 11, 2013

投资家罗杰斯: 如同当年刚开放中国 缅甸商机不容错过

Source: http://www.nanyang.com/node/540244?tid=462

(新加坡9日讯)在新加坡定居的全球知名投资家罗杰斯(Jim Rogers)指缅甸充满商机,是投资家不容错过的机遇。
“当今的缅甸如同上世纪70年代末正迎接开放的中国,充满巨大潜力。”
现年71岁的罗杰斯曾在2001年和2011年两度到访缅甸,感受当地的风土人情并考察。
他接受新加坡《联合早报》专访时说,50年前缅甸是东南亚最富有的国家,之后因封闭而变成最贫穷落后。
资源丰富“万事不足”
他说:“缅甸的人口有6000万,资源丰富,有着受过良好教育的廉价劳力;此外,它具备处于印度和中国这两个亚洲强国之间的策略地理优势。目前这个新兴市场可说是‘万事不足’,无论是基本设施建设、旅游业还是房产都有待开发,所处的环境如同当年邓小平推动改革开放的中国。”
罗杰斯说,缅甸要到2015年才能设立股市,现阶段可投资缅甸的工具不多,因而在当地发展业务的其他国家上市公司是他考虑的目标。
两周前,罗杰斯受邀加入以发展房产和酒店业务为主的罗之星集团(Rothstar Group)担任董事会顾问。
这家在新加坡设有办事处的国际投资公司在去年将业务扩展到缅甸。
据了解,它正安排罗杰斯再次到缅甸商业考察,以及在近期内与缅甸国会法律秩序稳定委员会主席昂山素枝会面。
待金价再下滑买入
与近期股市波动相随的是金价大跌。在这轮跌势之前,投资大师索罗斯已提前减持黄金,抽身走人。早在2010年黄金冲破每安司1300美元的历史新高时,他就已抛出黄金泡沫的论调。
股神巴菲特在接受媒体访问时也曾多次指出,黄金是“不会下蛋的鸡”,即使金价跌到每安司1000美元甚至更低,他都不会心动,因为黄金完全无法重新创造价值,投资者只能期待其他人花更高价钱买下它。
不过,罗杰斯却持不同观点。
罗杰斯指出,他等待金价进一步下滑时入场;至于低到何种程度才出手则取决于具体市场情况,可能是因某重要经济体陷入困境导致金价出现波动,也或许仅仅只是市场价格的一般调整。
他说:“如果我从事短期的交易,可能会现在买入,因为黄金价格已下挫不少,但我不会短线交易,所以不会在这时候行动。”
购入朝鲜金银币及邮票
朝鲜也是另一个尚无股市交易的前沿新兴市场,而罗杰斯投资手段就是购买它发行的金银币和邮票。
在两个月前新加坡举办国际钱币展销会期间,罗杰斯买入了平壤一家钱币公司销售的部分金币。
他认为,未来朝鲜或许将不再作为一个国家存在,那时它的钱币就会升值;只要价格合理,他会持续买入。
盼新加坡承认双重国籍
罗杰斯曾考虑申请加入新加坡国籍,但因新加坡不承认双重国籍,不允许公民持有两本护照,只好作罢。
罗杰斯一家2007年6月从美国纽约移居狮城,身为新加坡永久居民的他们都很享受在这里生活,无论是对多元种族文化、医疗服务还是多样化的休闲娱乐活动都赞赏有加,因而曾想申请成为公民,但最终未付诸行动,主要原因是护照问题。罗杰斯说,若新加坡改变政策承认双重国籍,那么他会毫不犹豫递交申请表格。
虽然身家不菲,但罗杰斯夫妇与两名女儿的生活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奢华,他们经常光顾亚当路小贩中心,鸡饭就是其中一样他们喜爱的美食。
不急新加坡置产
罗杰斯一家人目前仍租住在武吉知马一带的洋房,对于为何尚未在新加坡置产或是投资火热的房地产市场,罗杰斯说:“新加坡政府推行了多轮降温措施,抑制房产价格的火热涨势,通常新加坡政府都是说到做到,既然他们要控制价格,那我为什么还要进场?反正我不急着买,找到合适的才出手。”罗杰斯不愿评论新加坡房地产市场是否出现了泡沫,但认为房价确实很高。
他一直在寻找的理想洋房须靠近女儿就读的南洋小学,这样他就能每天骑着脚踏车送她们去上学。
最喜欢双语教学 非议狮城考试制
谈到在狮城生活的“最喜欢”和“最不喜欢”,都提到教育。
优质的双语教学是他当年决定移居新加坡,让两名女儿来求学的主要原因。
不过,经过几年的观察,罗杰斯发现新加坡的考试制度有待改进。
他指出,在学校里只有按教育部要求或思维方式提供的答案才算是正确,他形容这好比是“考试工厂”。
此外,他也希望新加坡能营造更方便骑行脚踏车的环境。
37岁退休二度环游世界
罗杰斯在美国阿拉巴马州一个名叫蒂莫波利偏僻小镇长大的罗杰斯,是家中五个孩子的老大。
他5岁开始在棒球场捡空罐子赚零用钱,中学毕业后获奖学金进入耶鲁大学,还曾到英国牛津大学深造。
从美国陆军退役后,他进入华尔街工作,并在1970年和索罗斯共同创立全球闻名的量子基金(Quantum Fund),在10年中获得高达42倍的回报,而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增幅为47%。
在获得足够的财富之后,37岁的罗杰斯开始过退休生活,两次环游世界,在继续管理自己的投资的同时兼任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
他57岁结婚,两个女儿分别在他60岁和65岁时出生。
不曾抛售中国股票
罗杰斯曾多次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说,他持有中国股票,并且不曾抛售,若A股大跌会入场增持,然后留给子孙后代。
那么对于他鲜少在访谈或公开演讲中提及的新加坡股市是否也持同样看法?罗杰斯说,他也未卖出所持有的新加坡上市公司的股票,“我是美国人,一旦抛售获利,就得缴交税款。”
五年前新加坡股市大幅下滑时,罗杰斯买入了四五家公司的股票,不过数量不算多;它们涵盖交通、矿业、科技和零售业。他拒绝透露这些公司的名称:“若我说出这些公司,那么明天公众看到报纸,可能会因为我的缘故盲目跟从。我不希望这样。”
从记者查找的资料来看,向来看好大宗商品的罗杰斯持有少量奥兰国际(Olam International)的股权,对缅甸发展前景持乐观态度的他也曾买入祐玛战略(Yoma Strategic)的股票,这家以在缅甸发展房产业务为主的公司今年股价已上扬了近40%。
看好煤矿市场
另外,罗杰斯去年12月出任天然煤矿集团(Geo Energy Group)非执行董事,这家去年10月在新加坡交易所上市的印尼公司最近频频争取探采权。
罗杰斯认为,印度和中国这两大能源赤字国对能源的需求依然强劲。印度的交通运输系统优先运输的是乘客和食品,国内的煤矿开采仍没有足够的基本设施满足市场需求,因此仍需大量进口煤矿。
另一方面,国际主要矿产业者纷纷降低资本投资,减少勘探,意味着矿产的潜在供应量可能赶不上需求,因此罗杰斯看好矿产价格的中长期前景,包括煤矿。
不看好宽松货币政策
罗杰斯透露,近期他没买入任何新加坡股票。因为新加坡股市受海外市场的影响多过国内,而现在多国央行同时推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开足马力大举印钱,使新加坡货币贬值,这是前所未有的。
“我不喜欢这种人为制造的繁荣,像这样糟糕的举措从中长期来说对经济发展无益。目前一些股市的上扬就是在这种热钱制造的美好中产生的。
“没有人能预知这样的美景何时会结束,所以我不会随波逐流,赶追这股牛市,相反地,只会在大跌的时候才进场。”
他认为,当公众不再接受货币持续贬值的事实,或是多国的央行都停止狂印钞票,股市的繁荣就可能终结,但不管哪种情况发生,其后果都是严重的。
“当市场意识到人为的刺激不复存在,就会发生恐慌争相离场,就像日本股市在上月23日遭重挫7%。”
不爱谈“钱”忌炫富
罗杰斯是全球知名的投资家,但却不爱提“钱”这个字。
当记者在专访中问及投入股市和金市的资金、如何分配投资,或是捐给新加坡慈善组织的数额等等和钱有关的问题时,罗杰斯一概摇头不停地说“No,No”。
“我知道你是财经记者,会问这些问题,但我从小生长在一个不愿意谈及金钱的家庭。
父母从小教育我不要问别人赚多少钱,或是花多少钱买某样物品。
“人应该要用行动来证明自己,而不是金钱。
“现在很多人都爱炫耀自己的财富,声称新买的豪华车多少钱,佩戴的珠宝价值多少;不过,我不是这类人,不会以透露身家这种方式来让人另眼相看。我也教育孩子不要这么做。”
注重品质理性消费
罗杰斯认为,富裕后能否秉持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是把握住财富的重要因素之一。
有些中乐透彩票(Lotto)大奖的幸运儿在一夜之间成为亿万富翁,后因挥霍无度而沦为一贫如洗流浪汉的新闻屡见不鲜。
罗杰斯对于理性消费有一套原则:只买优质产品,因为它们更耐久且可能保值。
去超市采购前一定先吃饱,因为饿着肚子去,购买的食物可能远超过所需。其次,对当下流行又打着“必看”“必试”
“必读”广告的事物避而远之,因为它们可能不会长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