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Thursday, June 6, 2013

一个A股投机者的22年哭笑人生

Source: http://guba.sina.com.cn/?s=thread&tid=214&bid=13793&sudaref=www.nextinsight.net&retcode=0

被称为“中国十大操盘手之一”的花荣毫不讳言自己是投机者。他1991年就入市,先后经历了五轮牛熊转换,不仅担任过券商、信托、私募操盘手,还一直是一名财经写手。在疯狂且投机氛围极重的市场,他一边在书中告诫投资者要“舍得头颅做酒杯”,敢于追涨换手率最高的龙头股,一边自相矛盾地介绍自己的“盲点套利”理论。


花荣不认为投机是个贬义词。“投机就是投资机会,没有机会就不进场交易”,他始终认为在中国股市进行投资,尤其是价值投资难度很大,“企业也是有周期和寿命的,一支股票不会永远上涨,也不会永远下跌。很多人的缺点是要么过于短线,要么把自己命运和企业放在一块。一直拿着股票不卖是错误的,你应该把钱不断的投向处于周期最好企业。”


跟随证券市场一起成长的花荣,有时候会谦虚地宣称自己能成为“不死鸟”是运气,有时候却严厉地批评股市和投资者。“A股依旧是不成熟的市场,绝大多数人都是傻瓜。这些人在证券市场分不清楚黑白、对错,不知道市场的规律和本质。”


在花荣看来,最重要的功课发生在交易前。一名合格的交易者,需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必须考虑各种情形和后果,对交易制度和公司治理情况有清晰了解,之后才是买入卖出,即落实一切原则的交易本身。“比如交易制度是常识,但很多投资者却不感兴趣。一个人去菜场买颗白菜都知道挑挑拣拣,为什么到了股市,还不熟悉游戏规则,却可以草率地买入卖出?”花荣将自己的博客命名为“中暑山庄”,比喻股民们进到股市就晕头转向,如中暑一般。


正如菲利普·费雪说,股票投资有时难免需要运气,但长期而言,好运、霉运会相抵,想要持续成功,必须依靠良好的技能和原则。花荣认为投资者应该永远保持学习的状态,而无知正是许多股民亏损的重要原因。


这位操盘手将自己的投资生涯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1999年之前。证券法、基金法尚未问世,这是证券市场的乱世,做庄行为被鼓励,胆子大的人才能生存。花荣的打法同样草莽,他的目标是“猎庄”,发现庄家、跟随庄家,激进操作,把基本面分析放在次要地位。


这期间花荣也中过枪。1994年时,花荣帮助一个民营老板操盘,当年的股市正经历第一轮熊市,沪市从1993年2月的1558点跌至1994年7月的333点,跌幅达到78%。当时花荣则注意到了新股内蒙华电,在大盘570点时以4元左右的价格建仓。本以为这支股票市盈率低,竞争力强,业绩稳定,结果大盘5月到7月间跌去50%,内蒙华电的股价也一泻千里。当时没有止损的概念,花荣只有越跌越买,加大仓位。


沮丧的花荣已经做好了被扫地出门,睡到火车站的准备,孰料1994年8月1日,管理层连颁三大救市政策,内蒙华电也趁势涨了起来,仅五天的时间,从2.32元涨到7.11元,花荣收益达到90%。


熊市无情,一批操盘手被清理。到1999年到2007年,市场上的主流群体已经由职业大户演变为券商、基金,交易也更为规范,花荣的投资进入了进取和稳健结合的阶段。花荣的策略是“题材是第一生命力”,即跟随重大社会事件、重大政策等进行投机,利用技术面分析判断卖出时机。


现在,花荣则琢磨了一套另类的投资方法——盲点套利,即在弱势市场寻找确定性的机会,在一般人熟视无睹的地方获利。花荣总结这一方法的核心要素有三点:低风险甚至无风险;利润明显、效率较高;有从盲点变为热点的可能性。这三大要素连接的关键因素是双轨价格。


盲点套利的最佳案例之一是投资樊纲钢钒。2008年,樊纲系谋划资产重组整体上市,重组方案中给予持有樊纲系三只股票现金选择权,其中樊纲钢钒股东在规定期限内可将所持有的公司股份按9.58元/的价格出售给大股东所指定的第三方。这就意味着,只要在9.58元下方买,就可以视作无风险。


樊纲也被花荣认为是投资生涯里记忆最深刻的股票,原因是当时买卖股票的整个操作过程在博客上公开,并引发了圈内广泛讨论。当时存在证监会不批准、鞍钢集团单方面毁约等多种可能性,2008年8月1日樊纲系一度全线跌停。花荣在他的书中引用一名知名的券商分析师的评论:“樊纲钢钒的信息面是透明的,股价的表现大家也都全看到的。花荣的看法与绝大多数基金经理、分析师的看法不一样,其中必有一方是傻瓜。不是我们大家是傻瓜,就是花荣是傻瓜。”


最后的结果是,当年8月到10月的三个月内大盘从3000点跌至1600点附近,樊纲钒钛则由6元左右涨到九块多,别人赔50%,花荣则净赚30%。


除了现金选择权的套利,还有闲置资金国债逆回购、公开增发股、定向增发股、可转债、权证等多种机会。“投资第一要务是保证不亏钱”,尽管不认同价值投资,花荣和巴菲特的投资思路却异曲同工。


“顺势而为”,是花荣一切投资方法的基础。“我的方法是波段操作,牛市做多,熊市做空。趋势是投资者最好的朋友,你要顺应整个大势才能生存。”怎么度时审势则看成交量是否活跃、指数均线系统的方向、市盈率倍数等,以发现时间和价格的大概率性和确定性。当沪市成交量高于1500亿,选股做多;当成交量低于800亿,观望为主。两个成交量的数字不是绝对化,关键是市场的持续成交量越大,越说明市场活跃。


至于现在的A股,花荣认为仍处在熊途中。“两市最大的问题是供求关系失衡。新股发行得太多,投资者的资金不足以支撑这样的量。”在熊市中,人是非理性的。一支股票无论基本面如何,只要股价不稳,就会引来大量的抛售,“聪明人应该以防守为主。”


自称“花狐狸”的花荣对更多的问题则狡猾地以“标准答案”略过。如何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操盘手?“有个好爸爸。”国内有哪位操盘手值得关注?花荣想了想,又摇了摇头:“也许有,但到现在我还没发现。”


花荣并没有一个好爸爸。把时间快转回1991年,大学毕业不久的花荣还在郑州一家酒店负责弱电系统的管理和维护。听说朋友的哥哥炒股赚了一大笔钱,他也跑去证券公司开了个户。就像发现了世界的一个秘密一样,他开始利用每天中午一个小时的空闲时间炒股。在当时,这种投机倒把的行为被看做是不务正业,尽管输赢参半,但在炒股笔记本的第一页上,每天勤奋研究股市的花荣仍旧立下了志向:“平庸不如死,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乎!”


1993年,券商自营盘开放。花荣决定曲线救国,他寻找机会进入证券公司IT部门担任技术员,并在参加了上交所红马甲培训后,逐步担任了操盘手。


这期间对花荣影响最大的一件事是他刚入行时到公司老板家吃饭。席间,他被邀请参加一个游戏,互相模仿对方的动作。老板喝下一口水,花荣也跟着喝下一口水。接着,老板一张口将那口水吐回水杯,花荣却傻眼了,他的那口水早就咽了下去……


这让花荣开始明白,所有的操作都得留有余地,许多看似绝对的事情都可以变成“没被喝下去的水”,而操盘手必须考虑隐形变化。


几次胜利的狙击战后,花荣成长为一名耀眼的操盘手,1997年买卖深发展等战绩让他名震江湖。在花荣创作的小说里,他为男主角塑造了战无不胜的操盘手形象,但现实中他则遭受过更严重的打击。


一直到2001年破产前,花荣都是一路春风,无往不胜。他辗转于信托、期货、租赁、券商各类公司,世纪初来到北京后,花荣的心态突然失衡了,“之前太顺利导致头脑膨胀,我开始希望自己的财产迅速升值”。在2001年,花荣和他的合作伙伴本来持有五粮液、重庆啤酒、中成股份,之后仅重仓了当时的主力南方证券重仓的中成股份。不巧的是,他们遇上了下半年国有股减持引发的并一直持续到2006年的大熊市。由于融资杠杆的原因,花荣迅速地赔尽持有五粮液和重庆啤酒曾获得的盈利,并输光了全部财产。没有钱,在2002年到2004年之间,他蛰伏在书房中,只能靠写字谋生,当时在博客上有网友这样评价他:“花荣炒股没挣钱,挣钱靠写书。”


“写书就像搬砖,一个字相当于一块砖。”这是花荣最惨痛的经历,写书写到主人公破产时的情节,他也忍不住痛哭流涕。


“窘态”,这是网络上流传广泛的一篇评价国内第一代操盘手下场的文章里,花荣的名字后面跟随的两个词。


花荣对这些评价的反应是哈哈大笑。“每个人对窘态的定义不同,有的人认为不到100亿都是窘态。”不过他又突然变得严肃,“如果以破产为时间点,我当时确实是窘态。”现在的花荣除了重新积攒了财富,还找到了另一种存在感——财经作家。


早在上世纪90年代,他就以“花荣”这一笔名为报纸撰写专栏。他所创作的小说《操盘手》,是2007年中国书市十大畅销书之一,描述了证券市场原始时代的内幕交易、挤占保障金、股价操纵等不规范行为和操盘手实战交易的过程,第一次将操盘手这个神秘的群体曝露在阳光下。2012年写就的股市实战手册《百战成精》,则在一年内重印五次。除了销量,让花荣津津乐道的是他的书曾被《纽约客》评选为“快速了解中国的五本书之一”。“现在遇到比我更富裕的人,我不再自卑。物质财富不会得到传承,但精神财富可以。”


尽管困难总会给人带来无尽痛苦,花荣仍然志在股市。这次破产也直接催生了花荣的“盲点套利”方法论。财富被清零使他厌恶风险,开始在股市的风险中追寻无风险,在无规律中追求确定性。


翻身的第一仗在2004年,他成功发现了潜力股中集集团,这只股票基本面超预期高成长,在6月进行10送6除权时花荣重仓介入。在当年阴跌不止的股市,该股涨幅超过100%。


由于整体收入有限,花荣当时在这只股票上赚的钱不多,但他重建了自己的威信,那个自信、好运的职业操盘手又杀回来了。之后他将盲点套利加热点投机的手法使用得愈发纯熟,即使在2008年的大熊市里,由于只在明确的涨势中进行操作,也获得了近40%的正收益。


头发花白的花荣谈到破产,依然心有余悸:“现在不过是因为咸鱼翻身,还能笑着说。还有多少人赔尽了财产,无言地消失了。”


二十多年观察和接触各类投资者,也让花荣发现了中国股市常胜将军们的共同特点:没有被大熊所伤,没有出现重大的失败,没有一刻让心智和账户失去控制。


投资心态尽管是玄妙的,难以量化,花荣认为是自己当年惨败的重要原因。“我当时心里着急,急于赚到1个亿。把交易变成生死决战的后果就是,不仅一个亿没赚到,所有的身家都烟消云散。”恐惧和贪婪,往往会让投资者在完全错误的时间作出完全错误的决定。一个交易者必须管理好自己的情绪,并有一个合理的心理预期,只要急于挣钱,就会完蛋。花荣这样总结。


二十多年的经验让花荣意识到股市里永远是一赢两平七亏:“这一概率不仅适用散户,对于基金、私募等机构,全部都适用,一个交易者来到股市就必须认识到这点,要做好失败的准备。”


他现在只为自己打工。“古话说的是达则兼济天下,在股市里,是达则独善其身。”多年的操盘经历,则为他的身体留下了另外的痕迹,他告诉记者操盘手们普遍肠胃不好:“炒股时人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很容易反胃,饭都没法吃下去。”放松方法则有很多,他爱讲笑话、编段子,发表的每一篇博文里都不忘加上一个笑话为股民和自己减压。


笑话背后是投资这条路上的斑斑血迹。花荣的朋友当中,有自杀的、坐牢的、销声匿迹的、亿万身家赔光的。当年一同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参加职业操盘手培训的33个人,仍留在股市的只有花荣一人。“所谓良言难劝该死的鬼,就是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运。这么多年我最大的无奈就是有时候看到朋友在走向深渊,却无能为力,拦都拦不住。”


回首萧瑟处,有些什么样的感悟?花荣闭上了眼睛:“我所遭受被称为“中国十大操盘手之一”的花荣毫不讳言自己是投机者。他1991年就入市,先后经历了五轮牛熊转换,不仅担任过券商、信托、私募操盘手,还一直是一名财经写手。在疯狂且投机氛围极重的市场,他一边在书中告诫投资者要“舍得头颅做酒杯”,敢于追涨换手率最高的龙头股,一边自相矛盾地介绍自己的“盲点套利”理论。


花荣不认为投机是个贬义词。“投机就是投资机会,没有机会就不进场交易”,他始终认为在中国股市进行投资,尤其是价值投资难度很大,“企业也是有周期和寿命的,一支股票不会永远上涨,也不会永远下跌。很多人的缺点是要么过于短线,要么把自己命运和企业放在一块。一直拿着股票不卖是错误的,你应该把钱不断的投向处于周期最好企业。”


跟随证券市场一起成长的花荣,有时候会谦虚地宣称自己能成为“不死鸟”是运气,有时候却严厉地批评股市和投资者。“A股依旧是不成熟的市场,绝大多数人都是傻瓜。这些人在证券市场分不清楚黑白、对错,不知道市场的规律和本质。”


在花荣看来,最重要的功课发生在交易前。一名合格的交易者,需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必须考虑各种情形和后果,对交易制度和公司治理情况有清晰了解,之后才是买入卖出,即落实一切原则的交易本身。“比如交易制度是常识,但很多投资者却不感兴趣。一个人去菜场买颗白菜都知道挑挑拣拣,为什么到了股市,还不熟悉游戏规则,却可以草率地买入卖出?”花荣将自己的博客命名为“中暑山庄”,比喻股民们进到股市就晕头转向,如中暑一般。


正如菲利普·费雪说,股票投资有时难免需要运气,但长期而言,好运、霉运会相抵,想要持续成功,必须依靠良好的技能和原则。花荣认为投资者应该永远保持学习的状态,而无知正是许多股民亏损的重要原因。


这位操盘手将自己的投资生涯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1999年之前。证券法、基金法尚未问世,这是证券市场的乱世,做庄行为被鼓励,胆子大的人才能生存。花荣的打法同样草莽,他的目标是“猎庄”,发现庄家、跟随庄家,激进操作,把基本面分析放在次要地位。


这期间花荣也中过枪。1994年时,花荣帮助一个民营老板操盘,当年的股市正经历第一轮熊市,沪市从1993年2月的1558点跌至1994年7月的333点,跌幅达到78%。当时花荣则注意到了新股内蒙华电,在大盘570点时以4元左右的价格建仓。本以为这支股票市盈率低,竞争力强,业绩稳定,结果大盘5月到7月间跌去50%,内蒙华电的股价也一泻千里。当时没有止损的概念,花荣只有越跌越买,加大仓位。


沮丧的花荣已经做好了被扫地出门,睡到火车站的准备,孰料1994年8月1日,管理层连颁三大救市政策,内蒙华电也趁势涨了起来,仅五天的时间,从2.32元涨到7.11元,花荣收益达到90%。


熊市无情,一批操盘手被清理。到1999年到2007年,市场上的主流群体已经由职业大户演变为券商、基金,交易也更为规范,花荣的投资进入了进取和稳健结合的阶段。花荣的策略是“题材是第一生命力”,即跟随重大社会事件、重大政策等进行投机,利用技术面分析判断卖出时机。


现在,花荣则琢磨了一套另类的投资方法——盲点套利,即在弱势市场寻找确定性的机会,在一般人熟视无睹的地方获利。花荣总结这一方法的核心要素有三点:低风险甚至无风险;利润明显、效率较高;有从盲点变为热点的可能性。这三大要素连接的关键因素是双轨价格。


盲点套利的最佳案例之一是投资樊纲钢钒。2008年,樊纲系谋划资产重组整体上市,重组方案中给予持有樊纲系三只股票现金选择权,其中樊纲钢钒股东在规定期限内可将所持有的公司股份按9.58元/的价格出售给大股东所指定的第三方。这就意味着,只要在9.58元下方买,就可以视作无风险。


樊纲也被花荣认为是投资生涯里记忆最深刻的股票,原因是当时买卖股票的整个操作过程在博客上公开,并引发了圈内广泛讨论。当时存在证监会不批准、鞍钢集团单方面毁约等多种可能性,2008年8月1日樊纲系一度全线跌停。花荣在他的书中引用一名知名的券商分析师的评论:“樊纲钢钒的信息面是透明的,股价的表现大家也都全看到的。花荣的看法与绝大多数基金经理、分析师的看法不一样,其中必有一方是傻瓜。不是我们大家是傻瓜,就是花荣是傻瓜。”


最后的结果是,当年8月到10月的三个月内大盘从3000点跌至1600点附近,樊纲钒钛则由6元左右涨到九块多,别人赔50%,花荣则净赚30%。


除了现金选择权的套利,还有闲置资金国债逆回购、公开增发股、定向增发股、可转债、权证等多种机会。“投资第一要务是保证不亏钱”,尽管不认同价值投资,花荣和巴菲特的投资思路却异曲同工。


“顺势而为”,是花荣一切投资方法的基础。“我的方法是波段操作,牛市做多,熊市做空。趋势是投资者最好的朋友,你要顺应整个大势才能生存。”怎么度时审势则看成交量是否活跃、指数均线系统的方向、市盈率倍数等,以发现时间和价格的大概率性和确定性。当沪市成交量高于1500亿,选股做多;当成交量低于800亿,观望为主。两个成交量的数字不是绝对化,关键是市场的持续成交量越大,越说明市场活跃。


至于现在的A股,花荣认为仍处在熊途中。“两市最大的问题是供求关系失衡。新股发行得太多,投资者的资金不足以支撑这样的量。”在熊市中,人是非理性的。一支股票无论基本面如何,只要股价不稳,就会引来大量的抛售,“聪明人应该以防守为主。”


自称“花狐狸”的花荣对更多的问题则狡猾地以“标准答案”略过。如何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操盘手?“有个好爸爸。”国内有哪位操盘手值得关注?花荣想了想,又摇了摇头:“也许有,但到现在我还没发现。”


花荣并没有一个好爸爸。把时间快转回1991年,大学毕业不久的花荣还在郑州一家酒店负责弱电系统的管理和维护。听说朋友的哥哥炒股赚了一大笔钱,他也跑去证券公司开了个户。就像发现了世界的一个秘密一样,他开始利用每天中午一个小时的空闲时间炒股。在当时,这种投机倒把的行为被看做是不务正业,尽管输赢参半,但在炒股笔记本的第一页上,每天勤奋研究股市的花荣仍旧立下了志向:“平庸不如死,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乎!”


1993年,券商自营盘开放。花荣决定曲线救国,他寻找机会进入证券公司IT部门担任技术员,并在参加了上交所红马甲培训后,逐步担任了操盘手。


这期间对花荣影响最大的一件事是他刚入行时到公司老板家吃饭。席间,他被邀请参加一个游戏,互相模仿对方的动作。老板喝下一口水,花荣也跟着喝下一口水。接着,老板一张口将那口水吐回水杯,花荣却傻眼了,他的那口水早就咽了下去……


这让花荣开始明白,所有的操作都得留有余地,许多看似绝对的事情都可以变成“没被喝下去的水”,而操盘手必须考虑隐形变化。


几次胜利的狙击战后,花荣成长为一名耀眼的操盘手,1997年买卖深发展等战绩让他名震江湖。在花荣创作的小说里,他为男主角塑造了战无不胜的操盘手形象,但现实中他则遭受过更严重的打击。


一直到2001年破产前,花荣都是一路春风,无往不胜。他辗转于信托、期货、租赁、券商各类公司,世纪初来到北京后,花荣的心态突然失衡了,“之前太顺利导致头脑膨胀,我开始希望自己的财产迅速升值”。在2001年,花荣和他的合作伙伴本来持有五粮液、重庆啤酒、中成股份,之后仅重仓了当时的主力南方证券重仓的中成股份。不巧的是,他们遇上了下半年国有股减持引发的并一直持续到2006年的大熊市。由于融资杠杆的原因,花荣迅速地赔尽持有五粮液和重庆啤酒曾获得的盈利,并输光了全部财产。没有钱,在2002年到2004年之间,他蛰伏在书房中,只能靠写字谋生,当时在博客上有网友这样评价他:“花荣炒股没挣钱,挣钱靠写书。”


“写书就像搬砖,一个字相当于一块砖。”这是花荣最惨痛的经历,写书写到主人公破产时的情节,他也忍不住痛哭流涕。


“窘态”,这是网络上流传广泛的一篇评价国内第一代操盘手下场的文章里,花荣的名字后面跟随的两个词。


花荣对这些评价的反应是哈哈大笑。“每个人对窘态的定义不同,有的人认为不到100亿都是窘态。”不过他又突然变得严肃,“如果以破产为时间点,我当时确实是窘态。”现在的花荣除了重新积攒了财富,还找到了另一种存在感——财经作家。


早在上世纪90年代,他就以“花荣”这一笔名为报纸撰写专栏。他所创作的小说《操盘手》,是2007年中国书市十大畅销书之一,描述了证券市场原始时代的内幕交易、挤占保障金、股价操纵等不规范行为和操盘手实战交易的过程,第一次将操盘手这个神秘的群体曝露在阳光下。2012年写就的股市实战手册《百战成精》,则在一年内重印五次。除了销量,让花荣津津乐道的是他的书曾被《纽约客》评选为“快速了解中国的五本书之一”。“现在遇到比我更富裕的人,我不再自卑。物质财富不会得到传承,但精神财富可以。”


尽管困难总会给人带来无尽痛苦,花荣仍然志在股市。这次破产也直接催生了花荣的“盲点套利”方法论。财富被清零使他厌恶风险,开始在股市的风险中追寻无风险,在无规律中追求确定性。


翻身的第一仗在2004年,他成功发现了潜力股中集集团,这只股票基本面超预期高成长,在6月进行10送6除权时花荣重仓介入。在当年阴跌不止的股市,该股涨幅超过100%。


由于整体收入有限,花荣当时在这只股票上赚的钱不多,但他重建了自己的威信,那个自信、好运的职业操盘手又杀回来了。之后他将盲点套利加热点投机的手法使用得愈发纯熟,即使在2008年的大熊市里,由于只在明确的涨势中进行操作,也获得了近40%的正收益。


头发花白的花荣谈到破产,依然心有余悸:“现在不过是因为咸鱼翻身,还能笑着说。还有多少人赔尽了财产,无言地消失了。”


二十多年观察和接触各类投资者,也让花荣发现了中国股市常胜将军们的共同特点:没有被大熊所伤,没有出现重大的失败,没有一刻让心智和账户失去控制。


投资心态尽管是玄妙的,难以量化,花荣认为是自己当年惨败的重要原因。“我当时心里着急,急于赚到1个亿。把交易变成生死决战的后果就是,不仅一个亿没赚到,所有的身家都烟消云散。”恐惧和贪婪,往往会让投资者在完全错误的时间作出完全错误的决定。一个交易者必须管理好自己的情绪,并有一个合理的心理预期,只要急于挣钱,就会完蛋。花荣这样总结。


二十多年的经验让花荣意识到股市里永远是一赢两平七亏:“这一概率不仅适用散户,对于基金、私募等机构,全部都适用,一个交易者来到股市就必须认识到这点,要做好失败的准备。”


他现在只为自己打工。“古话说的是达则兼济天下,在股市里,是达则独善其身。”多年的操盘经历,则为他的身体留下了另外的痕迹,他告诉记者操盘手们普遍肠胃不好:“炒股时人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很容易反胃,饭都没法吃下去。”放松方法则有很多,他爱讲笑话、编段子,发表的每一篇博文里都不忘加上一个笑话为股民和自己减压。


笑话背后是投资这条路上的斑斑血迹。花荣的朋友当中,有自杀的、坐牢的、销声匿迹的、亿万身家赔光的。当年一同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参加职业操盘手培训的33个人,仍留在股市的只有花荣一人。“所谓良言难劝该死的鬼,就是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运。这么多年我最大的无奈就是有时候看到朋友在走向深渊,却无能为力,拦都拦不住。”


回首萧瑟处,有些什么样的感悟?花荣闭上了眼睛:“我所遭受的最大挫折,来自A股;今天的一切财富,也来自于A股。我将一生最美好的时光都献给了它。”的最大挫折,来自A股;今天的一切财富,也来自于A股。我将一生最美好的时光都献给了它。”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