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ing.com

Booking.com

Favorite Links

Sunday, September 22, 2019

让市场永远饥饿!/拿督刘明

2019年9月20日

友人问我有没有听说过Supreme 这品牌?我说好像听说过,不过没深入研究。

他说他也刚从念中学的孩子那里知道这品牌,他说这潮牌真的有够牛,竟然连砖头都卖的吓吓叫!

是的,2016九月美国滑板品牌Supreme突发奇想,既然粉丝们无论什么都秒杀一空,不如卖砖块试一试吧!

售价30美元(约126令吉)的面砖,限量发售,一推出立刻被抢购一空!

今天一块毫无作用的Supreme 面砖,已经被抄至1000块钱美元(约4200令吉),着实令人膛目结舌!

这就是饥饿行销,而Supreme把它发挥到淋漓尽致。

历史追溯至1994年,那时19岁的詹姆斯·杰比亚(James Jebbia)在纽约的曼哈顿开了一家毫不起眼的滑板店,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25 年后的今天,他创办的Supreme会成为潮流的风向标!

其实,一切得从2001年纽约“911事件”开始。

当时纽约的零售市场愁云惨雾,James 想,反正东西都卖不出去,不如将计就计,让他的东西“求过于供”,干脆来个饥饿行销!

这个逆向策略,让Supreme 迈向巅峰。

他没有在行销上投入大量的资金,反而乘互联网崛起时和一些街头艺人串联,推出全新的嘻哈产品,这在90年代是一个蛮新鲜的概念。

Supreme 跟世界很多大品牌都搞串联,所以在这些名店都能够看到Supreme 的标志。

Supreme创互联网潮流

不久,他的品牌开始在互联网病毒式般疯传,他摆脱了实体店约束,创造互联网+潮流的典范!

有别于其他强势品牌,Supreme 在全世界只有11家分店。2家在美国的纽约和洛杉矶、巴黎、伦敦各一家,还有6家在日本。

其实Supreme 根本不在乎自己有多少的分店,因为他跟世界很多大品牌都搞串联,所以你在这些名店都能够看到Supreme 的logo。

想象一下连Levi’s 、The North face 、Nike、Champion 等大品牌都争着和他串联,有些大牌如louis Vuitton 和他的定位南辕北辙,但都不惜放下身段借用他的logo 来吸引年轻人,足可见Supreme 的魅力!

限量品掀抢购潮

Supreme 的成功,其实只沿着一个简单的关键因素,就是一个设计只做一次,永不重复,而且绝不多做,让市场永远饥渴!

就是这个看似简单的策略,让全世界所有年轻人疯狂,不惜掏空自己所有也要在星期四凌晨,在纽约、伦敦或其他为数不多的专卖店前排队,希望以第一时间抢购每星期推出一款的产品。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是,这些人根本不知道他们排队买的是什么,因为Supreme 不像其他品牌大肆炒作新品,但粉丝们心中非常清楚,任何Supreme 推出的产品因为限量,都会在不久的将来被抄高至数倍。

漏夜排队的结果,未必买得到你梦寐以求的新品,因为限量!所以那些排了一个早上买不到新品的铁粉们,进到店里见什么买什么,星期四的Supreme 专卖店,经常被狂扫一空!

所以在这种逻辑下,毫无作用的砖块也在推出的瞬间被抢购,两三年后的今天,从30美元炒至1000美元,增值数百倍,是有其道理的。

扩展式饥饿考功夫

Supreme 在2017年被美国私募基金凯雷集团买下50%股权,现在市值11亿美元(约46.2亿令吉)。

我在Supreme 的官方网站查了一下,一件简单的T恤要价最低120美元(约504令吉)!所以,你在他的官方网站以外购买的Supreme 产品,99%都是赝品!

2018年三星在中国推出他的最新手机时宣布和Supreme 合作,让双方粉丝雀跃万分。

可是后来被人踢爆此Supreme 乃意大利注册的“合法山寨版”Supreme Italia,让粉丝狂嘘不已!

这件事情,却意外的让Supreme nyk的魅力和知名度抄至另一高峰!

提起饥饿行销,小米在推出他的第一款手机的时候也因限时、限量,曾经掀起一阵热潮,但因为数量庞大,加上利润空间太小,这种饥饿行销的策略不能持久。

历史上饥饿行销的案例蛮多,但一般上只是一些零星的成功个案。像Supreme 这种因让粉丝长期饥饿而获得成功的奇葩企业,真的是前无古人!

我比较期待和好奇的是,创办人James Jebbia 接受了投资者那么庞大的资金,肯定是有所作为,听说打算用来开拓亚洲市场。

他如何在积极开展业务的同时却让求过于供,继续让粉丝保持饥饿,是我非常期待的答案!

https://www.enanyang.my/news/20190920/让市场永远饥饿

Friday, September 20, 2019

[转贴] 限卖150份的羊羹 - 水星

Friday, September 20, 2019

日本有家名叫“小笹”小店,仅靠3平方米起家,就成为世界闻名,受人尊敬的店铺。

它位于东京吉祥寺边上的小巷子,店里只卖羊羹和最中饼两种点心,年收入却能达3亿日元。

许多人凌晨四点就来排队,而且这种情形持续了四五十年。

羊羹是种常见的中华传统美食,根据资料,其原料普通,作法简单,就是把红豆煮熟,碾碎,再和砂糖,琼脂混合,放进锅里煮,最后倒入模具就大功告成。

这家小店的老板是稻垣笃子,她经营这家店已有60多年光景。她坚持了60多年的习惯是,每天早晨,她要烧炭生火,然后淘洗红豆,蒸煮,碾碎,羊羹做好后,需要冷却一天,次日才可食用。

她回忆时提到,她父亲在世时,每天早上她和父亲都要试吃当天即将发售的羊羹,父亲总是一脸严肃地发表精简的评论,比如“熬的时间不够”,“火候不足”等。对于不满意的羊羹,父亲都会倒掉,因为他绝不允许把味道不好的食物卖给顾客。

稻垣笃子说:“熬制羊羹时,是我一个人的世界,谁也不能打扰我和羊羹的独处。全神贯注于一件事,如果心存杂念,就一定做不好。”

为了保证品质,“小笹”规定,每天的羊羹只卖150份,每人限购5份。因为一锅3公斤的红豆,只能做出50份羊羹,超过3公斤,就会影响羊羹的品质。而限购是为了让更多的客人能品尝到美味的羊羹。

更让人尊敬的是,小笹的员工中有10%是残障人士。

稻垣笃子最让水星熊印象深刻的一番话是:“一辈子做好一件事,什么事都可以。一旦决定做,就不能半途而废。”这是她一生信守的工作准则,也是给水星熊的投资意念最大启发的话。

在门派五花八门的现代投资世界,大家都想取长补短,觉得学越多方法越有利,并从中找出综合性的必胜之法,但投资从来就没有什么必胜之道,学到的技巧准则过多,也总会有互相矛盾与冲突的地方。

每种投资法皆有其长短处,与其每种方法略知皮毛,不如专精一门最合适自己个性的方法,并花一辈子的时间做好它,简单枯燥的方法也无所谓,就像稻垣一辈子都把简单的羊羹做好一样,个人认为,这样做,胜利女神的微笑,更有可能朝我们望来。

Posted by 水星 at 12:00 AM

http://mercurychong.blogspot.com/2019/09/150.html

譚新強:今天在耶魯法律學院香港問題講座 盡「真•香港人」責任

文章日期:2019年9月20日

【明報專訊】昨天剛在華盛頓參加完季度CEO峰會,然後再去了黑石老闆Steve Schwarzman的新書發布會。現正坐在往紐約的火車上,但因路軌出現問題而延誤了3小時,到酒店時應該已近天光!本想譏笑美國火車系統落後,但最近香港出現了40年來最嚴重載客列車出軌事故,就無謂批評人家了。

不如先講下Schwarzman自傳《What It Takes》的發布會,在非常漂亮,鄰近白宮的Smithsonian Renwick Gallery舉行。整個派對有點政經、財金界,紅地氈「首影禮」的感覺。星光熠熠,除不少金融界鉅子和大企業CEO出席外,更有很多華盛頓政治權貴和社交界的中流砥柱,都畀面出席。最搶鏡的應該是前後腳到埗的The Ultimate Power Couple——交通部長趙小蘭和她的老公、參議院多數黨領袖Mitch McConnell(早前跌倒,左手仍吊着繃帶)。商務部長Wilbur Ross亦有來臨,還帶着年輕漂亮的夫人。

趙小蘭仍然優雅,長袖善舞,穿插在嘉賓之間,但其實她近日有點煩惱,被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Oversight Committee調查有否與她父親的船運公司出現利益衝突。 所以雖然Mitch McConnell喜扮作對華鷹派,但說服力明顯不足,因為他是靠老婆發達的,選舉工程亦非常倚賴老婆外家捐獻。

Schwarzman的新書是講述他如何奮鬥致富的故事。他雖年屆72,身家過百億美元(已捐了很多錢),但仍非常好勝。他不止做生意好勝,連寫書都一樣,在發布會上,不遺餘力地鼓勵大家多買幾本送給朋友和家人,且擔保好看甚至會笑出聲來。他更主動提到雖只出版了一天,已登上Amazon最暢銷榜的第8位。毫不意外,他將捐出所有來自賣書的收入。
黑石老闆預言Uber生意模式永不賺錢

除推銷自傳外,他也指出美國經濟仍然良好,房地產沒有泡沫,銀行資金充裕,股市有點高,但不算嚴重。反而他最擔心的是他最善長的private market,原因是息口過低,甚至出現負利率,導致某些獨角獸出現泡沫,並特別舉出WeWork為危險例子。他亦批評Uber的生意模式,預言將永不賺錢!英雄所見略同,正是這些原因,所以我多次提醒大家要小心Softbank和旗下的Vision Fund。

峰會的最主要嘉賓是美國貿易代表Robert Lighthizer(萊特希澤)。 不少其他嘉賓也是外交和貿易專家,包括前貿易代表Carla Hills(老布殊年代),第一任國家情報局長(掌管NSA和CIA)John Negroponte,前駐華大使Stapleton Roy(真正中國通,出生於戰前南京),前副國務卿Bob Hormats(曾跟隨基辛格見過毛主席和周恩來總理),澳洲前總理Kevin Rudd(陸克文,峰會常客)。連美國前國務卿Colin Powell將軍都賞面出席。

最搞笑的是Lighthizer花了最少3分鐘,半開玩笑、半認真投訴峰會座位安排。他以為既然邀請他來演講,就必讓他站在台前,但竟然不是,反而安排他如「壞學生」般,坐在最後排來發言(後排「同學仔」陣容其實也不弱,包括Powell將軍,波音和強生CEO等)。原來這是個故意安排,且有雙重原因。第一是上次安排了Peter Navarro在台前發言,他講到不肯停,且幾乎跟Bob Woodward「開拖」,因他剛寫完一本批評特朗普白宮的書,Navarro指摘Woodward從未訪問過他,但在書內多次引述他言論,且斷章取義。汲取教訓後,為免Lighthizer與亦在場的Woodward或其他人過度爭拗,就索性不讓他在台前演說。安排他坐在後排的另一原因是逼他不止發表意見,也需留心聆聽其他與會嘉賓意見。這招非常成功,Lighthizer本只打算逗留半小時,但結果非常畀面,留了近一個半小時,且見到他不停寫筆記。

Lighthizer是位非常專業的談判專家,講話頗直接,且具幽默感,沒有Navarro和剛被炒的Bolton那麼惹火,應該是好事。他首先提到USMCA(美墨加貿易協議)的重要性,不停稱讚眾議長Pelosi(佩洛西)能幹,有信心她支持法案,且希望兩黨盡快合作以大比數通過。聽來有機會在今年內成功。請同時記住Navarro曾多次公開預測(干擾巿場?),如聯儲局繼續減息(已在發生),和USMCA獲通過,道指將升至3萬點。他有時再加一關,德國採取積極財政政策,仍未發生。
萊特希澤:跟中國改革派談判才可成功

Lighthizer提到,無論去到任何國家如印度或日本,他們都必定追問中美貿易談判的進展,興趣甚至超過對本國的關心,證明中國有多重要。他首先聲明他不知談判會否成功,即使知道也當然不會泄密。話雖如此,但從他的講話,已有不少得着。他提到中方副部長級團隊已到達華盛頓,即將重啟談判,然後10月初,部長級團隊亦將到華府展開會談。

他提到5月時,談判確曾接近成功,但不承認有90%那麼高,後來似乎協議因中方鷹派反對而被拉倒。這一點非常重要,這是我第一次正式聽到美方如此高級官員,直接指出中方也有分為鷹鴿兩派。

他更強調只可跟改革派談判才有可能成功,因為只有改革派才會相信貿易協議的條件,包括IP保護、減少國企保貼,和開放市場等措施,對中國發展也有好處。即是說,鴿派必須成功說服所有其他人。

好幾位其他嘉賓指出中美談判困難之處是中美關係複雜,除貿易外,還有其他方面的考慮,包括國防、科技、以及意識形態等等。例如華為,超過八成與會者相信這是個跟國防相關的問題。有人指出美國對中國發出的信息混亂和矛盾,一邊要求中國在貿易上遵守遊戲規則,但同時又似乎正企圖阻礙中國崛起。那麼從中方利益考慮,即使達成貿易協議,有何好處?
前國務卿:互相尊重方能化解危機

Powell是位old school外交家,仍苦口婆心建議特朗普政府必須尊重中國,千萬不可把它看作敵人,因為按他過去60年,在不同崗位接觸核武的經驗,核武真的絕對不能用,所以剩下來的途徑只有和平談判。 他更以2001年在海南島發生的中美戰機相撞事件為例,講出他如何親手以互相尊重的外交手段,化解那次危機。

Rudd剛從北京回來(現居美國),上周曾跟劉鶴副總理開會。他認為中國現今經濟情况比5月時更嚴峻一點,所以有更大誘因要達成協議,最快可在感恩節前完成(其與會人士沒這麼樂觀,過半不相信在年底前可談攏)。但這將只是一個較簡單和狹窄的貿易協議,其他問題將拖延到明年美國大選後。此簡單協議亦不可牴觸早前公開宣布的三條底線:

(1) 美方必須在達成協議後,馬上取消所有關稅;

(2) 美方不可隨意再次單邊制裁中國,且不容許中方還擊;

(3) 美方不可要求中國修改法律。

Lighthizer的最主要反應是針對第二條,他指出貿易協議跟商業合約不一樣,幾乎無法確保執行(enforcement),不可能每次都以打仗為解決方法,加上美國從不相信獨立仲裁(independent arbitration),所以唯一方法就是單邊主動制裁權。他的這一點有些道理,但我不認為無法解決,只要條件平等,容許中方同樣的主動制裁權,不就可行嗎?
貿易協議綑綁香港 將問題複雜化

我最感意外,亦最欣慰的是,Lighthizer竟隻字未提到香港。這不可能是個疏忽,亦即證明最少從他角度來看,不應亦不可把兩件事綑綁在一起,只會將問題複雜化。他多次重複他的宗旨,stay in the lane和stay out of the news,即只集中精力在貿易問題上,盡量不管其他問題,亦同時盡量低調。他認為如能解決貿易紛爭,也必對其他事情有幫助。只希望特朗普和其他官員也有同感。

我建議峰會邀請另一位來自香港的年輕嘉賓。他本來答應了,但竟不見人。後來才知道原來他有來過,但拒絕坐下來,就速速離開了。這種行為,有點小家和失禮香港人吧!連我都有點尷尬,不好意思把他推薦給如此高層次的峰會。

我亦在峰會上發言簡單解釋香港的真實現况,跟他們在CNN和《紐約時報》看到的不太一樣。很多嘉賓極感興趣,在會後午餐上追問我很多問題。

今天下午,我將在耶魯法律學院,舉行一場較深入的以香港現况為題的演講,包括探討《基本法》的憲法問題。很高興不少各院系的學生和教授表示有興趣出席。有點班門弄斧的感覺,因為耶魯是美國首屈一指的法律學院,出過無數最高法院大法官,總統都有兩位,今次將出席的更可能包括國際憲法權威學者Bruce Ackerman教授。
這是我作為「真 • 香港人」的責任。

中環資產投資行政總裁
[譚新強 中環新譚]

湯文亮:佩洛西的支持 口惠而實不至

文章日期:2019年9月20日

【明報專訊】有老友問我,黃之鋒以及何韻詩爭取到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支持《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究竟這法案對香港有幾重要,又會不會獲得通過?如果重要,點解沒有泛民的大佬輩出馬,甚至連中層泛民亦不去,而由兩個小輩去見美國議長,如果他是佩洛西,一定不會見黃何二人,更遑論支持及開記者招待會。
乞求外人制裁自己將成罪人

老實說,法案是什麼我亦不甚了解,但應該與制裁有關,同時是一個民族罪人的法案,無人會出外國乞求制裁自己生長的地區,所以,即使是泛民成員,亦不敢去美國乞求制裁香港,所以黃何二人才有機會。

其實,泛民的大佬輩以前並不是未去過美國乞求這條法案,但是他們反其道而行,在去美國之前,公開表示此行是希望游說美國不推出任何制裁香港的法案。如果美國不制裁,就可以說是他們的功勞;如果美國制裁,他們又可以說已經盡了力,這才是政治。如似黃何二人這樣明刀明槍真的是很少見,無論成功與否,他們都是大多數香港人心目中的罪人。

再講佩洛西,環球金融海嘯有多少由她而起,當時美國財長保爾森需要7000億美元解燃眉之急,即使單膝跪佩洛西但仍然得不到她的答允,最後令到雷曼兄弟倒閉,金融資產價格暴跌,最後更演變成為環球金融海嘯,雖然即使佩洛西答允,保爾森亦未必能夠扭轉乾坤,但最低限度不需要負上這個不光彩名字,與今次黃何二人的舉動大同小異。

佩洛西今次有機會面對中國及封殺香港,所以不惜自貶身價接見及支持黃何二人,佩洛西不知道,她這樣做是降低了美國國會議員的身價。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微不足道

就算這個法案獲得美國參眾兩院通過,最後都要等總統特朗普支持作實。現在中美貿易戰,在未有迹象解決之前特朗普一定不希望節外生枝,如果中美貿易戰達不成協議,美國有很多方案推出制裁中國,區區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根本微不足道,如果達成協議,特朗普更加不會答應。我了解的事佩洛西當然了解,她支持黃何二人及香港的民主發展,講得實際一點,只不過是口惠而實不至。

紀惠集團行政總裁
[湯文亮 敢說反話]

周顯:李小加就任前 港交所最輝煌

文章日期:2019年9月20日

【明報專訊】話說港交所(0388)行政總裁李小加對於港交所和倫交所合併的計劃,比喻為「羅密歐與茱麗葉」,這當然是一個非常不好的比喻,皆因羅密歐所屬的Montague家族,和朱麗葉所屬Capulet家族,是世仇,這正是這段愛情之所以失敗,最後以自殺告終的理由。我相信以李小加的文學修養,應該沒看過《羅密歐與朱麗葉》這套莎劇。如果要我下比喻,港交所對倫交所頂多像羅密歐對Rosaline的單戀,後來因為單戀不遂,才改而求其次,轉而去溝未成年少女茱麗葉,可能是貪14歲的未成年少女易呃吧!

《羅密歐與朱麗葉》比喻不吉利

Rosaline這名字在莎翁筆下,出現過3次,還有兩次是在《徒愛一場》和《皆大歡喜》,每次都是以索女、上菜的形象現身,用來比喻倫交所,我想也更為適合。此外,羅密歐還有兩個朋友,分別是Benvolio和Mercutio,好比《精裝追女仔》和《最佳損友》中的陳百祥和成奎安,也好比同是中國交易所的滬交所和上交所。

我作為投資者,總之,港交所最輝煌的時期,正是李小加就任之前,而李小加在2010年1月上任以來,都沒有做過什麼好戲,牛市短,熊市長,股票經紀的工作時間愈來愈長,收入愈來愈低,券商執笠不斷,好些吃到嘴邊的大企業都到別的地方上市了,基金跑光了,只剩下搵快錢的對冲基金,大價股比細價股更加老千,細價股頻頻被DQ,散戶血本無歸。

莫非當局的心力,就只放在收購倫交所這些提出來都笑死人的項目上嗎?

[周顯 投資二三事]

Thursday, September 19, 2019

5G时代即将要来临,半导体前景看好,作好准备了吗

Author: koko888 | Publish date: Thu, 19 Sep 2019, 1:13 PM

虽然世界半导体销售已经是连续7个月按年走低,但是按月已有回升,预期需求会在末来几个月温和复苏。

分析师表示,从1977年至今,半导体行业已经历了10个上升周期和10个下行周期,平均而言,上升周期通常会持续3年左右(38.7个月),而下行周期则往往只会维持大约1年的时间(12.1个月)。
虽然上升周期的时长似乎有减少的趋势,显示半导体行业的逐渐成熟,如果以历史作为依据,半导体行业的当前下行周期已持续了7个月,而这也表示下一个上升周期或许即将到来。

中国2019年进入5G预商用阶段,预计2020年实现正式商用,到时5G换机潮即将开始,华为将引领5G换机风潮。
美银美林预估,今年全球5G智能手机出货量将达1700万支,2020年增至1.3亿支,2021年再增至3.27亿支,台积电和Broadcom将成为最大受益者。
爱立信在6月推出2019年6月版(爱立信移动市场报告),预测到2024年底,5G用户将达到19亿人。

2-3个月前,我已开始逢跌买入马股的科技股(OSAT,ATE),有的还买到接近最低价,大多数都已有赚利了,由于5G时代即将到来,相信明年科技公司(OSAT,ATE)会开始接获订单,然后接下来几年将会是它们的暴发期。
而近期受半导体周期影响走低的科技股(OSAT,ATE),作为中长期持有的潜质高,综上所述,半导体行业的下行周期似乎即将结束,如今或也是为投资者带来买入的好时机,可趁低分批买入,若觉得有些股价高,可以等股价回调时才买入,买后耐心等待,相信会有大丰收。

近期业绩比较差的科技股,目前股价也比较软
AEMULUS
ELSOFT
INARI
MMSV
VIS

近期业绩比较好的科技股,目前股价也比较硬
FRONTKN
MI(我在Rm1.5多时开始买入,业绩出炉后,又在Rm1.80以下加码)
PENTA
VITROX

其它板块的股,也会受益于半导体或光纤计划(NFCP)
DUFU
FPGROUP
OCK
QES
REDTONE

(只供参考,若有买卖,盈亏自负)

Hartalega Holdings Berhad - Light at the End of the Tunnel

Author:   |    Publish date: 


We believe the oversupply episode faced by the glove makers previously is now done and dusted and the operating environment is improving. Based on our channel check, the glove makers are experiencing an uptick in demand for their gloves. We believe the pickup in sales was partially due to the US China trade war as some Chinese manufacturers are diverting their orders to other countries, in order to avoid tariffs imposed by the US government. However, due to the delay in the commissioning of Plant 6, Hartalega is not able to fully capture and benefit from the demand uptick in FY20F. We revise down our FY20F earnings by 14% after factoring in lower margin due to higher cost per unit. For FY21-22F, we are forecasting 10-14% earnings growth, mainly due to higher sales volume as capacity expansion kicks in. Considering the improving operating landscape as we move into 2020, we raise our TP to RM5.20 (from RM4.00 previously), rolling over our valuation to CY20F and pegging a higher PE multiple of 35x, which is near +1.0 SD of its 5-year historical mean. As such, we upgrade Hartalega to Neutral.
  • Better times for glove makers. Following the oversupply condition previously, some glove makers have pushed back their expansion plans from CY19 to CY20 to rebalance the demand and supply. By deferring their expansion plan, it has resulted in less intense competition among the glove producers. Glove makers are also seeing a surge in demand for nitrile gloves starting from the month of June. We reckon the increase in demand was partially due to the US-China trade war, as some of the Chinese manufacturers are diverting their orders to other countries, in order to dodge additional tariffs imposed by the US government. In view of the increase in demand, we believe that ASP can be revised upwards easily to accommodate and fully pass on the increase in gas cost and higher nitrile prices. Nitrile prices have been on the rise as suppliers are cutting back on production, in view of the sluggish automotive sector globally.
  • Pickup in utilization rate. Note that previously in 1QFY20, Hartalega’s average utilization rate has fallen to 76% due to a conscious effort to scale down production as the low prices for nitrile gloves were unfavorable to manufacturers. The current uptick in demand for nitrile gloves has lifted the average utilization rate to 85%, with the lines in NGC running at above 90% utilization rate. We expect the high utilization rate to sustain, following the surge in demand experienced by the glove makers.
  • Expansion updates. Plant 5 of NGC has been fully commissioned in 1HCY19. Plant 6’s (+4.7bn pcs pa) construction works are underway, targeting to commission its first line in 1QCY20. As for Plant 7 (+3.4bn pcs pa), the first line is expected to commission by 2HCY20. In light of the recent foreign workers shortage issue faced by many manufacturers, we find comfort that Hartalega has already secured approvals from relevant authorities and was allocated with the required amount of foreign workers to run Plant 6 once the operations begin. On a side note, Hartalega has also set aside capex of RM630m to grow its manufacturing facility for CY20-22F. An additional RM115m is also allocated for investment in IT and automation solutions.
  • Expecting slight decline in full-year FY20F results. While we expect to see gradual QoQ improvement in the Group’s performance from this point onwards due to higher utilization rate on existing capacity, we believe that on a full-year YoY basis, the performance will be weaker due to high base effect.
Source: PublicInvest Research - 19 Sept 2019